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贾环之殇: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2018-1-16 10:34| 发布者: ryanlrh| 查看: 165| 评论: 0|原作者: 小扣肉儿

如果有来世,我希望他可以做一朵花。既有资格绽放只属于自己的美丽,也能够迎接来自他人真诚的欣赏。被真心喜爱他的人轻轻采撷,又在那人的掌心悄然枯萎。不必承担身为豪门庶子的自卑,不必无时无刻的痛恨自己,也不必遭人摒弃与白眼——实际上,贾环一直承受的一切,都不应该属于一个孩子。

——笔者寄语

如果让宝玉和贾环站在一起,让我们选择其中一个去认识,去结交。宝玉肯定是大多数人的选择。人们总是会对看似美好的事物有着更温柔的想象。神采飘逸,秀色夺人的宝玉,与形容猥琐,举止荒疏的贾环相比,我们当然会更喜欢前者。但是我不免思考:贾环难道天生就是这般不堪吗?实际上,好与坏暂且不论,他也只是一个孩子罢了。而作为一名教师,我始终坚信,这世上原本没有哪个孩子注定好或者必定坏。从小到大,周围人给予的温情会在他的心中生根发芽,而周围人留下的伤痕也会是他终生痛楚,甚至去伤害别人。而悲剧恰恰在于,我通读全书,发现贾环获得的,只有后者。

实际上,在我看来,中国古代的庶子之所以悲惨,并不完全在于与嫡子相比,物质待遇上的巨大悬殊,而在于其近乎变态的家庭结构会夺取他们的尊严,彻底毁掉他们的三观。

试想,当一个庶子和你介绍他的家庭,你可能会听见这样的话语:

这是我的父亲,也是我的老爷。

这是我的母亲,她不是生我养我的人。

这是我的娘亲,她是我的奴才。

这是我的嫡兄,我是他的兄弟,他的奴才,他的陪衬。

我承认,中国古代的宗法制度在维护社会稳定方面确实有深远的贡献和影响,但是这样畸形的家庭,以及这样畸形的家庭衍生的一切,也确实远远超出一个孩子所能承担的一切。

而在贾环成长的过程中,也就是书中与他有过交集的人实际上不多。但是很遗憾,几乎所有人,都未曾给过他半点温情。

可恨,也渴望爱

贾环是一个熊孩子。

他因为嫉妒,打翻灯油,险些烫瞎了宝玉的眼睛。也曾为了嫉妒,在贾政面前无中生有,污蔑宝玉,导致宝玉被痛责。更因为自己可怜的自尊,狠狠的伤害爱自己的彩霞。诚然,他有无数的劣根性和弱点,他心中的恶实在是无法辩护。但是如果我们追本溯源,贾环的恶,无非就是将自己曾经承受过得恶意,变本加厉的还给了别人。

贾环也是一个渴求爱的孩子。

二十四回,贾环与宝玉,贾兰共赴宁国府探病,去邢夫人处请安时,有了这样一段描写:“贾环见宝玉同邢夫人坐在一个坐褥上,邢夫人又百般摩挲抚弄他,早已心中不自在了,坐不多时,便和贾兰使眼色儿要走.贾兰只得依他,一同起身告辞.宝玉见他们要走,自己也就起身,要一同回去.邢夫人笑道:‘你且坐着,我还和你说话呢。’宝玉只得坐了.邢夫人向他两个道:‘你们回去,各人替我问你们各人母亲好。你们姑娘,姐姐,妹妹都在这里呢,闹的我头晕,今儿不留你们吃饭了。’贾环等答应着,便出来回家去了。”

邢夫人如此大张旗鼓的厚此薄彼,到底是真心喜欢宝玉,还是想借此机会挑起二房嫌隙,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此处我们不做讨论。但是贾环不自在的理由乍看起来实在荒唐,邢夫人又不是他的母亲,且平时几乎没有什么走动,何至于连邢夫人和宝玉之间亲密的互动都使他这样嫉妒?一个孩子究竟是有多可怜,才会因为原本不亲近的人的摩挲而不自在?因为,贾环应该是从未被摩挲过的。

他的父亲,木讷的贾政乃是腐儒一枚,即使心中对孩子有爱,只怕也不会用摩挲他的方式来表达。他的母亲王夫人对于贾环的鄙视与嫌弃几乎人人皆知。况且王夫人连自己的老來子宝玉还爱不够,怎会想到这个自己眼中“黑心不知道理下流种子”?而生养他的赵姨娘,也是对他非打即骂,似乎将自己人生的所有不幸,都报复给了自己的孩子。他的亲姐姐探春,对于赵姨娘母子的嫌弃也是路人皆知,哪里会有姐姐对同胞弟弟的温情。因此,贾环在成长经历中几乎没有得到任何纯粹的爱。因此,他对于爱有着几乎偏执的追求。

他一直承受伤害

对于贾环来说,身边的人不爱自己或许不是最糟糕的。而残忍的是,前八十回中几乎所有与贾环产生关系的人,甚至是没有直接关系的人,都狠狠地伤害着他。让他的人格逐渐扭曲。

因为从贾环第一次出场,他便已经把自己看成是必然的受害者。

第二十回,贾环的自卑与无力在与莺儿玩耍时显露无疑:“ 贾环急了,伸手便抓起骰子来,然后就拿钱,说是个六点.莺儿便说:‘分明是个幺!’宝钗见贾环急了,便瞅莺儿说道:‘越大越没规矩,难道爷们还赖你?还不放下钱来呢!’莺儿满心委屈,见宝钗说,不敢则声,只得放下钱来,口内嘟囔说:‘一个作爷的,还赖我们这几个钱,连我也不放在眼里.前儿我和宝二爷顽,他输了那些,也没着急.下剩的钱,还是几个小丫头子们一抢,他一笑就罢了。’宝钗不等说完,连忙断喝.贾环道:‘我拿什么比宝玉呢.你们怕他,都和他好,都欺负我不是太太养的。’说着,便哭了.”

贾环耍赖自然是不对的。莺儿是宝钗的丫鬟,其身份和待遇决定了她根本不缺这个钱。也就是说,赌钱对于她而言只是游戏,并无其他。而贾环则不同,长期的卑微使得他看重哪怕及其微小的得失输赢。或许他觉得,只要赢了,自己就能让人刮目相看,从此后抬得起头。况且虽说有和宝玉相等的月钱银子,但实际上,二者的贫富实在是天壤之别。因此对于金钱的渴望使得他对于这场游戏的定义变成了赢和金钱。所以他与莺儿注定不欢而散。

而扎心的是,莺儿给了他钱,却也说出了在贾环看来最诛心的话。你看看你的哥哥,是如何的慷慨体贴,再看看你,是如何的小家子气,如何配得上主子的身份。

于是,贾环哭了。因为在过去长久的岁月中,他一直是那个近乎完美的嫡兄的陪衬。他地位尊崇,锦衣玉食,万千宠爱。自己身份尴尬,处境窘迫,遭人白眼。这也罢了。自己永远是被比较的对象,仿佛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衬托宝玉的完美。身为庶子的他,可能唯一的反抗,就是哭泣。

但是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贾环回到家以后发生的事情:赵姨娘见他这般,因问:“又是那里垫了踹窝来了?”一问不答,再问时,贾环便说:“同宝姐姐顽的,莺儿欺负我,赖我的钱,宝玉哥哥撵我来了。”赵姨娘啐道:“谁叫你上高台盘去了?下流没脸的东西!那里顽不得?谁叫你跑了去讨没意思!”

“又是哪里垫了窝踹回来?”你又在哪里挨了窝心脚?又在什么地方受到了欺凌和耻辱?这位母亲的三观实在是感人的出奇,你眼见你的孩子面有泪痕,不问他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竟说出这么一句恶心的话。她已经习惯性的将自己儿子定位成了“垫窝踹”的角色。

贾环给出的解释,比起撒谎,我倒更愿意相信这是他的真情实感。或许,整件事情在他看来,就是如此。

明明是他赖莺儿的钱,有错在先,因为莺儿的话伤害了他的自尊,他就自然而然的将自己定位成了受害者。

宝哥哥撵我,宝玉真的撵他了吗?

“ 宝玉道:‘正月里哭什么?这里不好,你别处顽去.你天天念书,倒念糊涂了.比如这件东西不好,横竖那一件好,就弃了这件取那个.难道你守着这个东西哭一会子就好了不成?你原是来取乐顽的,既不能取乐,就往别处去寻乐顽去.哭一会子,难道算取乐顽了不成?倒招自己烦恼,不如快去为是。’贾环听了,只得回来。”

这一段话,我确实没感觉到宝玉对贾环的责备,更像是一个年长的大哥哥在讲道理。但是话说回来,此处不管宝玉说什么,怎么说,贾环都会把它理解成是宝玉欺负他,撵他。他的受害者思维是尾大不掉的。

而贾环已经通过半真半假的方式,让自己的娘知道他受了委屈。而这位母亲的反应更是惊人。没有安抚,没有劝慰,没有教导。而是再用更刺耳的话凌迟着自己的孩子。你原本就和我一样,是卑贱的奴才。即使你受了委屈,也是自取其辱!

读到此刻,我真的感受到了王熙凤“正言弹妒意”的伟大意义。因为如果来自别人的伤害尚且可以承受,那么来自亲生母亲的伤害,一定会让一个孩子万劫不复。从始至终,与其说贾环是赵姨娘的儿子,倒不如说他是这位失败母亲的报复对象和争权工具。

而最让我痛心的,是第六十回中的事情。在这一回目中,人们对于弱者毫无怜悯的欺凌实在让人不齿。

贾环见到了蔷薇硝,心里喜欢,便想拿回去给彩云擦脸。宝玉已经应允要给,便让芳官给他。

“芳官听了,便将些茉莉粉包了一包拿来.贾环见了就伸手来接.芳官便忙向炕上一掷.贾环只得向炕上拾了,揣在怀内,方作辞而去。”

读红楼这么久,我始终没找到我最喜欢和最讨厌的人物。曹公悲悯,从未给哪个人绝对的恶评。但是唯独对芳官,我实在喜欢不起来哪怕一点。

无论是她还是贾环,都无非是封建社会下任人欺凌宰割的可怜人。都说物伤其类,原本应该多些同情。而你又是有多看不起贾环,才会给人东西的时候“往炕上一掷”再让人去捡。而芳官了解贾环吗?不,她或许也只是知道,贾环是让人轻贱的人,所以背靠怡红院这棵大树,她也就横行无忌,对贾环进行这样的侮辱。若是旁人倒也罢了,芳官身为戏子,自然也是遭受过白眼与折磨,可一旦得势,又要拜高踩低轻贱他人。人性之恶,实在是可怕得很。

他不敢接受温情

恐怕在这个世上,对贾环有纯粹的爱与温情的人,恐怕只有彩云和彩霞了。如果他哪怕能和其中一个终成眷属。或许贾环会有所改变。毕竟只有人心,才能填补人心上的空缺。

但是在受到了太多的伤害之后,贾环已经成为了一个不懂得接受爱,更不懂得给予爱的人。

二十五回,贾环在王夫人房中抄写经书。

“那贾环正在王夫人炕上坐着,命人点灯,拿腔作势的抄写.一时又叫彩霞倒杯茶来,一时又叫玉钏儿来剪剪蜡花,一时又说金钏儿挡了灯影.众丫鬟们素日厌恶他,都不答理.只有彩霞还和他合的来,倒了一钟茶来递与他.因见王夫人和人说话儿,他便悄悄的向贾环说道:‘你安些分罢,何苦讨这个厌那个厌的。’贾环道:“我也知道了,你别哄我.如今你和宝玉好,把我不答理,我也看出来了。”彩霞咬着嘴唇,向贾环头上戳了一指头,说道:‘没良心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彩霞对贾环的劝说是发自内心的为了他好。这是他嫡母的屋子,这屋里所有人都是她的心腹。每一个都不是身为庶子的贾环能得罪的起的。可是他却偏偏以这样令人厌恶的方式寻找存在感。这本身就是一种不智。甚至,他不仅没有理解彩霞的良苦用心,还伤害了她的感情。于是在后文中,直到彩霞被迫嫁给一个混蛋,我们也没看见贾环本该有的悲戚和失落。二者再无互动。

实际上,贾环也在报复。他也会将自己长久以来积压的负面情绪爆发出来,而实际上,那些伤害了他的人都是他无力去报复的,所以,这个可怜人把所有的悲伤与愤怒都重新施加在了爱自己的人身上——毕竟只有爱他的人,才有可能在乎他的感受。

彩云对贾环母子二人的帮助是实际的,她冒着极大的危险,从王夫人的上房屋偷来东西赠与他们。这不仅解决了贾环母子物质上的困境,更是一种心灵上的补偿——宝玉和王夫人拥有的东西,我们也能拥有。

六十二回,平儿行权,将说不清道不明的玫瑰露事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处理的十分妥帖。王夫人处的玫瑰露,是彩云偷偷拿出去给赵姨娘和贾环的。

“赵姨娘正因彩云私赠了许多东西,被玉钏儿吵出,生恐查诘出来,每日捏一把汗打听信儿.忽见彩云来告诉说:“都是宝玉应了,从此无事。赵姨娘方把心放下来.可是贾环听如此说,便起了疑心,将彩云以前私赠之物都拿了出来,照着彩云的脸摔了去,说出的话,句句扎心。

“这两面三刀的东西!我不稀罕.你不和宝玉好他如何肯替你应.你既有担当给了我,原该不与一个人知道.如今你既然告诉他,如今我再要这个,也没趣儿。”“不看你素日之情,去告诉二嫂子,就说你偷来给我,我不敢要.你细想去。"说毕,便摔手出去了。

于是,自此后,彩云与贾环恩断义绝,因为即使她心中仍有留恋,也是无用的。因为贾环再也没采取半点措施来挽回他们的关系。或许在他心中,自己在卑微也终究是个主子,怎会去俯就一个身份更卑微的丫鬟?可是我们分明看见,在此之后,贾环连人生中最后一点温情都消磨殆尽,最后的最后,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或许就是他的生母赵姨娘的样子。或许更甚,不懂得如何接受爱,也不明白如何去爱别人。他是个可恨的人,可也是个可怜的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科发路10号维用大厦3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是国内最大的中医类教育培训服务商,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商学院|马氏温灸|小儿推拿|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