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李纨:锁衔金兽连环冷

2018-1-16 10:35| 发布者: ryanlrh| 查看: 174| 评论: 0|原作者: 小扣肉儿

无数个玉阶生露的寒夜,你拖着疲惫,小心地掩上门扉。或许你会坐在镜前,静静地端详自己依旧称得上美丽的容颜。卸妆是不必了——素面朝天早已多年。落满灰尘的妆奁,还放着他曾插在云鬓的簪环。不远处,年轻姑娘们的欢声笑语与恩爱夫妻们的插科打诨隐隐入耳。你面上依旧古井无波,只是轻轻垂下眼帘。更漏一声声敲在心上,或许害怕梦及往事,你竟不敢合眼。夜太长太黑,你逐渐觉得有些生寒。或许你会疑惑,为何身上裹着世间最精致厚实的绫罗,却还是会这样冷?辗转反侧中思来想去,这一世,究竟还有什么是你还能抓住的?你回首,暖炕上,只有小小稚子,兀自睡得香甜。你紧紧地拥住这个你和他血脉的延续,就像拥抱整个世界。

——致李纨

落笔写下这段文字时,我正单曲循环着火影里一曲叫孤独的BGM。脑子里,竟忽然想起了前两天在知乎上看见的一个问题:《红楼梦》里,有哪些细思恐极的细节?一个获赞不多的回答竟狠狠波动了我的心弦:前八十回,王夫人不曾对李纨说过一句话。

细细想来,在前八十回漫长而精彩的故事里,并没有一个人,是她的知心人。

实际上,虽然锦衣玉食,虽然待遇优厚,但是李纨母子,虽然在身份上,其矜贵不亚于他人,其实一直处在一种边缘化的状态。

当我们排除个人能力与品性因素,就会发现,末世贾府错综复查杂的权力结构中展现出来的荒唐与畸形。在中国古代的权力体系中,长幼有序是维护稳定大局的必要条件之一。从理论上看,荣国府的权力中心应该是承袭了爵位的长子贾赦。可是众所周知,贾赦蜗居在荣国府花园一隅,而占据象征着权力的荣禧堂的却是身为次子的贾政。而匪夷所思的在于,似乎贾府中所有人对这件不合常理的事情都异常自然地选择接受。因为所有人对贾赦王夫人的称呼是老爷和太太——这自然而然地象征着主人的称呼,而贾赦夫妇则变成了大老爷和大太太。就连凤姐在为贾府的财政前景预算的时候,都将自己的亲小姑,贾赦的亲女儿迎春排除在外。而身为贾赦儿子儿媳的贾琏夫妇,获得荣国府的管事权,原本是顺理成章。而在文中他们扮演的却是给二房打工的角色。以至于我的学生读书之时经常会问我,凤姐到底是是谁的儿媳。至于这样畸形的权力结构的原因和其可能造成的隐患我们不谈,在二房这个小世界里,当精明强干的凤姐承担起了媳妇与管家的双重角色,相对老实的李纨,就从原本该有的管家角色变成了六十五回里茗烟口中:“大菩萨”的形象。所谓神佛,对于信奉者而言自然是可敬,可对于那些不信仰的人而言,就只是形同虚设的摆设而已。或许有人说,李纨之所以不掌权是因为寡妇身份或者是和顺的性情,但是有时候做人就是如此:

当一个位置,从理论上讲应当属于你,但实际上却由别人占据,即使中间有一万个客观的理由,也无非是安慰自己和说服别人的幌子而已。而自己的心中,就真的没有半分失落吗?当赫赫扬扬的琏二奶奶万众瞩目的时刻,李纨就只是像木偶泥胎一般,垂下眼帘,像所有安静的寡妇一样,静静咀嚼那一份未必情愿的恬淡。即使在没有强大娘家和超强能力的前提下,就算权柄在手,她也未必能握住。

权力已然是没有了,那么从情感上来讲,李纨母子,又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呢?让我们回到开篇之时,那个看似简单却发人深省的知乎答案:前八十回,王夫人没有对李纨说过一句话。

我们有理由相信,当中年丧子这样巨大的不幸笼罩在王夫人的头上时,这位当时已是中年的贵妇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那不仅是她养了十几年的儿子,更是她巩固地位,振兴家族的指望。实际上她对于贾珠的疼爱,从三十三回中,面对挨打的宝玉,王夫人的哭诉中可见一斑:“若有你活着,便死一百个我也不管了!”即使无数人因为这句话质疑王夫人的母爱是否也是因人而异,优胜劣汰,但每每读到此处,我都感觉,这是一位失去爱子的母亲最绝望的哀鸣。而在三十三回中,当情节已经推进到王夫人婆媳两个,都在为贾珠的死亡哀哀哭泣之时,似电视剧中那般,婆媳二人抱头痛哭的场景,却未曾出现。

实际上,作为荣国府二房的嫡长孙,于情于理,贾兰都应该获得最好的优待。因为贾珠的去世,王夫人也失去了她的嫡长子。而眼前的这个孩子,是儿子生命的延续,无论是出于对儿子的缅怀还是隔辈人之间特有的亲情,王夫人都应该将贾兰置于掌上明珠的位置。而嫡孙,不仅是贾珠的血脉,也是这个人丁不旺的大家族里难得的希望。那么贾兰在书中获得的真实待遇怎么样呢?

列位看官,纵观全文,你可曾见贾母或者王夫人将贾兰拥入怀中百般摩挲?你可曾见哪位长辈对贾兰嘘寒问暖,关怀备至?你可曾见贾兰身边奴仆成群,前呼后拥?给生病的贾赦问安,邢夫人甚至没有客气的留饭,半是请半是撵,贾环便与庶出的贾环一起回来。留下了躺在榻上的宝玉。元宵节那样重大的场合,贾兰没有出席,贾母与王夫人,竟都没有想起,反而是贾政,还记得自己有这么个孙子,派人请了来。而贾母偶然间想起的给重孙子吃的一碗肉,相比宝玉的万般娇养可以说,贾兰为数不多的出场,都没有自带任何身份光环。相比长房长子,难得的遗腹嫡孙,除了优越的经济条件之外,他似乎与旁支族人,别无二致。

我曾经看过这种论调,李纨母子之所以获得爱不多是因为王夫人认为李纨克死了自己的长子,但这明显是无稽之谈。纵观史书,越是这样的高门华第,对于寡妇的态度就越宽容。因为节妇的存在是在为本就熠熠生辉的门楣贴金。妾夫妇二人婚姻原本就是父母出于自愿和喜爱的包办,下过龙凤大帖,三媒六证,十里红妆,李纨性情遵礼顺和,何来克死一说?更何况李纨已经非常争气地为贾珠生下孩子,从古代家族繁衍的角度上看,李纨和贾兰的存在,让贾珠没白死。那么,贾兰受到的待遇却为何这般?

因为贾府,有了宝玉。

相对于在父亲死后不久才出生的贾兰,年纪较大,且奇迹般衔玉而生的宝玉,总是更能缓解祖母与母亲心中的哀痛。而当贾环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婴儿时,宝玉,这个带着仙气儿出生的可爱孩子,俨然已是祖母和母亲心中冉冉升起的希望之星。对于他们来说,随着宝玉一日日地长大,心中对于贾珠的哀痛也就一日日地被稀释。而贾兰则不同,看见他,贾母与王夫人就会重新想起当初失去贾珠的切肤之痛,人,总是希望靠近让自己舒心一些的事物罢。况且,尤其是对于王夫人而言,贾珠在,李纨是儿媳,贾珠不在,李纨就成了另外一个女人。而这位原本薄情的中年妇人自然会更愿意相信自己的血脉,而不会去相信另外一个女人生下的孩子。所以,无论是贾母还是王夫人,她们对李纨母子绝无厌恶,否则她们不会让她们获得与自己相同的经济地位并在金钱上百般优待,她们只是,没有时间和精力而已。

前两天在火影里,学到了一个词的解释:归属感。其含义就是,有牵挂你的人。而除了他势单力薄的母亲,贾兰是无人牵挂的。所以元宵家宴,他不肯出席的原因是没有人请他——他从不认为这是自己家的宴会,他的牛心古怪,来自于敏感与自尊。

或许来自长辈的爱与重视不过尔尔,那么作为园中姐妹的陪伴者与守护者,李纨可曾获得理解与同情?答案是没有。

书中,李纨唯一一次对着众人,表达对逝去丈夫的怀念,是在三十九回。

“李纨道:‘你倒是有造化的,凤丫头也是有造化的。想当初你大爷在日,何曾也没两个人?你们看,我还是那容不下人的?天天只是他们不如意,所以你大爷一没了,我趁着年轻都打发了。要是有一个好的守的住,我到底也有个膀臂了。’说着不觉眼圈儿红了。”

这是李纨在云淡风轻的外表下,最深重,最痛楚的心声。但是,众人对于这样的心声所做的反应是什么样的?“众人都道:‘这又何必伤心,不如散了倒好。’说着,便都洗了手,大家约着往贾母王夫人处问安。”

所以,李纨这一席话,倒成了不合时宜的搅局。大家的反应不是同情她,安慰她,而似乎是觉得这样的欢宴上不允许有这么深刻的伤心。所以,这样的悲切扫了兴,于是大家选择散了。若是宴会上的都是恶人倒也罢了。偏偏他们都是最为善良的少男少女。其实哪里是她们的错。在青春世界欢乐的王国里,风华正茂的她们享受着青春所带来的一切欢乐,李纨心中的悲苦,她们真的不能理解,也不想理解。况且那样的社会原本如此,一个寡妇对于丈夫的怀念,原本就是最为稀松平常的事情,没有人会刻意安慰她,没有谁会好好抱抱她。

在无数个漫长的黑夜里,李纨静静地听着不属于自己的欢乐,抱着想要与世无争或者不得不与世无争的心态,认真地教导着自己的孩子——她唯一的指望。

若说有什么能给这样的她带来安全感,大概就是钱了吧。

对于李纨对于金钱的严防死守,我们从四十五回可见端倪。大观园的姐妹要建诗社,于是李纨带着众姐妹向身为管家的凤姐要钱。凤姐的一席话不免令人深思:“亏了你是个大嫂子呢!姑娘们原是叫你带着念书,学规矩,学针线哪!这会子起诗社!能用几个钱,你就不管了?老太太、太太罢了,原是老封君。你一个月十两银子的月钱,比我们多两倍子,老太太、太太还说你‘寡妇失业’的,可怜,不够用,又有个小子,足足的又添了十两银子,和老太太、太太平等;又给你园子里的地,各人取租子;年终分年例,你又是上上分儿。你娘儿们主子奴才共总没有十个人,吃的穿的仍旧是大官中的。通共算起来,也有四五百银子。这会子你就每年拿出一二百两来陪着他们玩玩儿,有几年呢?他们明儿出了门子,难道你还赔不成?这会子你怕花钱,挑唆他们来闹我,我乐得去吃个河落海干,我还不知道呢!”

实际上,相对于凤姐的外强中干,李纨实在是大观园的隐形富豪。但是她却异常不情愿从自己收入中拿出哪怕一小部分与姐妹们共同分享快乐。其实理由很简单:他们的快乐是他们的,不属于李纨,而对于孤独的李纨而言,来自贾府任何人的亲情,都是单薄而且苍白的——至少不如钱来的踏实。

越挣扎,越失落,就越想从钱中获得满足于踏实。而这种想法,贯穿了李纨的一生。

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

也须要阴骘积儿孙。

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

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

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

实际上,一向悲悯的曹公,对于李纨的态度,是难得一见的激烈批判与嘲讽。

是的亲,可怜如你,你为自己打算是对的,你用钱为自己的后半生铺好路也是对的,但是总不该什么钱都攒,谁都不去管。你辛苦经营了一辈子,殚精竭虑了一辈子,最终也无非竹篮打水一场空。

以下内容,皆为我的猜测,姑妄言之姑听之。毕竟曹公没有给出的结局,允许我们去想象。

或许,在后来,贾府顷刻败亡之际,李纨还因着曾经的与世无争,曾经的节妇身份,在抄家灭门的惨祸中幸免于难。或许,她依旧能在一方净土中安静地抚养儿子长大。但是,对于贾府众人,甚至是曾经的骨肉至亲,富有的寡妇李纨,和她羽翼逐渐丰满的儿子,没有伸出援手。

或许,在差点毁了巧姐一生的狠舅奸兄里,除了王仁,还有贾兰的影子。其实也不必刻意去害,只要冷眼旁观,不给予帮助,就足以让原本戴罪之人深陷泥沼,不能自拔。

但是,在这点上,我与我爱的曹公却意见不同。

即使上述的这些,都是他们做下的事情,我也没有任何立场去责怪他们,在过去漫长而艰难的岁月里,李纨用自己的青春岁月换来了在贾府中经济的优待,但是无论是她,还是她的孩子,都未曾感受过来自贾府所谓家庭的温暖。他们有着让人心疼的恐惧和敏感。亲人落难,置之不顾终究不对。但是当我本人也承受过来自所谓近亲的欺骗和伤害之后,我瞬间觉得,李纨母子即使选择不帮,也是因为从心底,没有把贾府众人当成自己的亲人,就像是他们曾经对待自己一样。所谓亲情,大概是因为能给彼此归属和温暖,于是我们有着不顾一切也要保护彼此的冲动与热情。而当这份亲情还没有钱来的踏实与长久的时候,这份看似可贵的羁绊,也就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

或许,因着争气的儿子,李纨终于也拥有了梦寐以求的凤冠霞帔,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使奴唤婢了。可是她的生命,也猝然走向了尽头。或许会有人觉得这是她的报应,但我只觉得她可怜的紧。

一个女人,一辈子的光阴,要爱情没有爱情,要亲情没有亲情,要权势没有权势,只能靠冰冷的铜钱取暖,唯一的儿子,含辛茹苦培养成了栋梁之才,却也将自己的价值观全盘给了他。让他变得悭吝,感受不到一点温暖。好容易得来的富贵,没能享受一天便一命呜呼,这冰冷而破败的一生呵,实在是,让人情何以堪。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科发路10号维用大厦3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是国内最大的中医类教育培训服务商,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商学院|马氏温灸|小儿推拿|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