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史湘云:你的乐观,最让人心疼

2018-1-16 10:38| 发布者: ryanlrh| 查看: 1328| 评论: 1|原作者: 小扣肉儿

作为一个重点高中里最年轻的班主任,每天的日子,就是对孩子们的全程陪伴。因此,夙兴夜寐的我,几乎没有什么时间可以休息。而闲暇之余刷一刷火影,几乎就是唯一的休闲时光。七百多集的漫长故事已经过半,从小被视作怪物的男主漩涡鸣人也终于成为了人人敬仰的英雄。本以为这部动漫不会再把我惹哭,直到我看见鸣人的启蒙老师,回忆起鸣人的幼年。

从第一集我就知道,虽然总是能遇见善待他,爱他的可贵之人,但是一出生就未曾见过爹娘,且一直被当做怪物的鸣人,是饱受孤独和歧视的。但毕竟我已经看到他得到肯定的一刻,所以看这段回忆的过程中,并未觉得有多么难受。直到我看到了这样一幕:他与许多小伙伴在操场奔跑玩耍,难得地,这样欢乐。夕阳西下,每个孩子都有爸爸妈妈来叫一声回家吃饭,于是最终空旷的场地上只有鸣人孤独的留在原地,或许他若是真的哭出来还能好些,可这个孩子却摇摇头,依旧强撑出大大的笑容。

于是我,在无人的办公室里,失声痛哭。

最让人心痛的,不是他曾经的孤苦与无助,也不是他为了获得肯定无数艰辛的努力,而是他在孤独无依时,默默吞下泪水,强撑出的乐观。

于是我想到了另外一个与他那样相像的孩子,那就是湘云。

史湘云,与贾母一样,皆是金陵史候家的小姐。父母双亡,寄人篱下。而偏偏她的出场就带有一丝与众不同的豪爽与烂漫:‘且说宝玉正和宝钗玩笑,忽见人说:‘史大姑娘来了。’宝玉听了,连忙就走。宝钗笑道:‘等着,咱们两个一齐儿走,瞧瞧他去。’说着,下了炕,和宝玉来至贾母这边。只见史湘云大说大笑的,见了他两个,忙站起来问好。”

她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样子,不是日常的说笑,而是洒脱的大说大笑。与所有未出阁的女儿都不同,她能侃侃而谈,纵情欢笑。仿佛就是一个天然的乐天派,自有一段与众不同的娇憨可爱处。

实际上,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都能感到,即使青春的世界里也有些封建社会固有的繁文缛节,她也是充满情趣的。湘云也一直是开心果一般的,豪爽与洒脱的存在。

三十一回中对于湘云的描写,就让这个天真活泼的小淘气包跃然纸上:

宝钗一旁笑道:“姨娘不知道,他穿衣裳还更爱穿别人的衣裳。可记得旧年三四月里,他在这里住着,把宝兄弟的袍子穿上,靴子也穿上,额子也勒上,猛一瞧倒像是宝兄弟,就是多两个坠子。他站在那椅子后边,哄的老太太只是叫‘宝玉,你过来,仔细那上头挂的灯穗子招下灰来迷了眼。’他只是笑,也不过去。后来大家撑不住笑了,老太太才笑了,说‘倒扮上男人好看了’。”林黛玉道:“这算什么。惟有前年正月里接了他来,住了没两日就下起雪来,老太太和舅母那日想是才拜了影回来,老太太的一个新新的大红猩猩毡斗篷放在那里,谁知眼错不见他就披了,又大又长,他就拿了个汗巾子拦腰系上,和丫头们在后院子扑雪人儿去,一跤栽到沟跟前,弄了一身泥水。”说着,大家想着前情,都笑了。宝钗笑向那周奶妈道:“周妈,你们姑娘还是那么淘气不淘气了?”周奶娘也笑了。迎春笑道:“淘气也罢了,我就嫌他爱说话。也没见睡在那里还是咭咭呱呱,笑一阵,说一阵,也不知那里来的那些话。”

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古代大多数的小说里,千金小姐们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大多是带着几分朦胧美的遥不可及。而曹公笔下的湘云,却像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见到的任何一个下可爱一般,许多小孩子都曾经趁着四下无人,穿过大人的衣衫,用过妈妈的口红吧?湘云没有妈妈,贾府成为了她最重要的归属以及童年乐趣的重要来源之一。因此,湘云会穿上慈爱的姑祖的披风玩耍,也会扮成亲爱的“爱哥哥”,与人玩笑。也喜欢像一个小话痨一样有说有笑,连睡梦里都是欢声笑语的模样。

或许在所有人的眼中,她都是那个充满欢乐且给人带来欢乐的小天使。

可是在当时的森严礼法下,这样与众不同的乐观,如果是家庭完整的孩子,大概是因为幸福。但对于父母双亡,寄人篱下的湘云来说,在我看来,大概是因为孤独吧。就像《火影忍者》里描述的漩涡鸣人,他的恩师曾经深刻地描述过鸣人年幼时不断耍宝甚至恶作剧的原因:因为没有父母在身边陪伴,即使做的很好,也不能像别人一样获得来自父母的肯定,所以便会很努力地获取别人的注意,虽然来自双亲的爱是任何人也代替不了的,但总归,心中孤独的伤口可以愈合一点。

细读湘云判词,她心中的孤独与苦闷,实在不是空穴来风之谈。

襁褓中,父母叹双亡。

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

锦衣玉食的侯府,自然是能满足湘云的物质生活,或许是出于那一点稀薄的亲情,或许是因为总要维护自己的名声,至少为了面子,衣食上,湘云的叔叔婶婶是不会亏待她的。但是叔叔婶婶,终究也有自己的孩子。一个人,无论长了多大,走过多远,在父母眼中,也永远是可爱的孩子。那么当叔叔婶婶的孩子腻在父母的怀中撒娇撒痴,年幼的湘云,或许就站在边上。而此时的她,又在做什么呢?我想,习惯了孤独的孩子,对这样的落差,终究是会坦然接受的。就像是习惯了受伤的人,痛感会逐渐迟钝。或许不断地说话,在亲近之人面前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终究会让快乐在这个天性纯良的孩子心中占据上风。但是细细想来,这是个从未被人搂在怀里的孩子呀!所以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她会那样粘着宝钗。会那样想有宝钗那样一个亲姐姐。

“我天天在家里想着,这些姐姐们再没一个比宝姐姐好的。可惜我们不是一个娘养的。我但凡有这么个亲姐姐,就是没了父母,也是没妨碍的。”

我们总是说,这世上对我们最好的就是父母,父母之爱,岂是任何其他人能代替的?而正是因为没有父母,正是因为没有享受过来自父母哪怕一天的爱,所以她其实根本不知道那该是多么幸福的感觉,所以才觉得,来自他人的温暖,也可以如此的弥足珍贵。

我很想送给湘云的叔叔婶婶一句话:可以不爱,但请别伤害。

哥哥嫂子相继去世,我不知道身为次男三男的史鼎和史鼐是否因此获得了原本不该属于他们的爵位,就算不是如此,湘云作为遗孤,也是兄嫂血脉的延续。身为贵族的叔叔婶婶,即使是从内心没有过于深厚的亲情,也总该事事优待,不让孩子受委屈。况且,湘云只是个女孩子,正像宝钗对黛玉说的:“将来不过多一份嫁妆罢了。”谁又能与他们争一点爵位和家产?可是我们看看,湘云在家过的是什么日子?

“我近来看着云丫头神情,再风里言风里语的听起来,那云丫头在家里竟一点儿作不得主。他们家嫌费用大,竟不用那些针线上的人,差不多的东西多是他们娘儿们动手。为什么这几次他来了,他和我说话儿,见没人在跟前,他就说家里累的很。我再问他两句家常过日子的话,他就连眼圈儿都红了,口里含含糊糊待说不说的。想其形景来,自然从小儿没爹娘的苦。我看着他,也不觉的伤起心来。……上次他就告诉我,在家里做活做到三更天,若是替别人做一点半点,他家的那些奶奶太太们还不受用呢。”

湘云的叔叔婶婶,赫赫扬扬的忠靖候及其夫人,声威显赫的保龄候及其夫人,你们是有多缺钱,至于让一个出于成长发育期的女孩子日日做活到三更?你们是有多狠毒,才会将一个少女手中刺绣的每一针的去向都探知得这样清楚?你们又是有多无耻,才会觉得自己有资格连湘云为谁做活都能掌控?这个孩子之所以锦衣玉食,那不是因为你们的恩惠,只要她是史家血脉,只要她一息尚存,这些都是她应得的。虽说她活在你们名下,但是扪心自问,你们可曾有过半分父母的样子?没有便也罢了,何必给这个孩子这样的零碎折磨?

况且,纵使湘云这样努力地做活,在银钱上也是做不得主。

湘云一时兴起,要建诗社,却还是心疼她也人情练达的宝钗直言不讳:“既开社,便要作东。虽然是顽意儿,也要瞻前顾后,又要自己便宜,又要不得罪了人,然后方大家有趣。你家里你又作不得主,一个月通共那几串钱,你还不够盘缠呢。这会子又干这没要紧的事,你婶子听见了,越发抱怨你了。况且你就都拿出来,做这个东道也是不够。难道为这个家去要不成?还是往这里要呢?”

我想,精明一世的贾母一定想不到吧!自己看成史家擎天玉柱,架海金梁的侄子侄媳妇竟能刻毒至此。每每来时总在自己眼前膝下承欢的侄孙女,每个月的月钱,还不如自己房里的一等丫头多。那些和湘云一起分享欢乐时光的兄弟姐妹,谁又能想到看似快乐的湘云,私下里受到的是这样零碎的折磨?所以不难理解,为何湘云离开大观园的时候总是那样的依依不舍:“只是眼泪汪汪的,见有家人在眼前,又不敢十分委屈”,一再嘱咐宝玉,‘便是老太太想不起我来,你时常提着打发人接我去’最终“凄凄惶惶地洒泪而去”。

在刷火影的时候,无数弹幕都这样说到:“我若是鸣人,一定要报复。”他承受了无数的伤害,即使报复,也是无可非议的。而湘云,即使对这个世界抱有恨意,又有什么不好理解的?

可偏偏,她“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將儿女私情略萦心上”。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她始终有一颗善良赤诚的心:宝琴初来乍到,史湘云就直截了当的告诉她:“你除了在老太太跟前,就在园里来,这两处只管顽笑吃喝,到了太太屋里,只管和太太说笑,多坐一回无妨;若太太不在屋里,你别进去,那屋里人多心坏,都是要害咱们的。”;邢岫烟因为贫贱被人欺负,湘云仗义执言:“等我问着二姐姐去!我骂那起老婆子丫头一顿,给你们出气何如?”贾府众人吃螃蟹,只有湘云赶着去给人人轻贱的赵姨娘和周姨娘盛热乎的螃蟹送去。而即使对自己最亲近的宝姐姐,她虽然也倾诉着生活无尽的苦闷,却未曾对刻薄的叔叔婶婶有半句恶言。

明明承受了这样深重的恶意,明明过着不必任何人好的生活,她却从未舍弃心中的善良,还尽其所能地去温暖别人,这样的孩子,是多么让人心疼呀!

我很喜欢用四个字来形容她的生活:风光霁月。

琉璃世界白雪红梅,她能让大嚼腥膻吃鹿肉与锦心绣口作诗文也能相得益彰,秋水长天一色;醉卧芍药圃,又是怎样一段娇憨的小女儿情态?不禁让人怦然心动;海棠诗夺魁,她自信地挥洒着属于青春的才情。湘云,就是这样乐观与坦荡地活着。

终究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

这个让人无比疼惜的姑娘,最终似乎也不曾拥有真正的幸福。但是我相信,即使在最终落魄的岁月里,噩梦中惊醒的一刻,她想到的,也绝不会是曾经受到的伤害与委屈,而一定是在大观园里幸福而温暖的岁月,因为她永远都是最快乐的湘云,越是艰难的岁月,越能展现出她的可贵。只是若这世间有如湘云一般坚强乐观却又让人心疼的姑娘啊!你们一定要一直一直幸福下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引用 ryanlrh 2018-1-18 17:21
已发

查看全部评论(1)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