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红楼说梦

2018-4-17 15:31| 发布者: Candy糖| 查看: 124| 评论: 0|原作者: 庞凌云

梦,在《红楼梦》中,是个很重要的符号,代表了事实与真相,作者多次借助梦,推进了情节发展,给人物和事件一个最终的判决。恰如书中反复强调的: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作者写《红楼梦》,是愧悔之作,惭愧自己无补天之才,回天之力,悔恨自己的年少无知自以为是,并不是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的全盘肯定。《红楼梦》前八十回中,作者曹先生雪芹安插了十四个内涵丰富的梦,不乏深意。

一 贾宝玉之梦

1 宝玉幻境梦金钗

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是《红楼梦》全书最重要的章节,是全书之总纲,伏全书之脉。此回通过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看金钗们的册页与判词,听红楼十二支曲,为整部书定下基本的框架,埋下伏笔。

此一梦可谓千古第一梦,其重要程度无需多言。深刻地揭示了主题:梦,即人生。

2宝玉愧悔梦金钏儿

第三十四回,宝玉因与戏子棋官儿,母婢金钏儿的不当言行遭父亲笞挞。风暴过后,宝玉昏昏默默,只见蒋玉菡走进来,诉说忠顺府拿他之事,又见金钏儿进来哭说为他投井之情。

这个梦,作者着墨不多,简单概括。有意思的是接下来的两句,“宝玉半梦半醒,都不在意。”我实在有点搞不懂这两句话的含义,宝玉不在意的是什么?是二人之事,还是二人之情?最是怜香惜玉的人,宝玉真正在意的又是什么?

3宝玉梦斥金玉缘

第三十六回。大中午,怡红院,宝玉午睡。宝钗来访,代替袭人守着宝玉,并顺手拿起袭人给宝玉做的兜肚绣起来。忽见宝玉在梦中喊骂说:“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薛宝钗听了这话,不觉怔了。

现实里,宝兄弟是不可能当面对宝姐姐说这些话的,作者就让他在梦中说给宝钗听了。因为“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不吐不快。

4 贾宝玉梦甄宝玉

五十六回。宝玉闻说江南甄家也有一个宝玉,心中不免存疑。在房里默默盘算,不觉就忽忽的睡去,梦到了一座园子,一群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一个和他做了同样梦境的翩翩少年。

袭人在旁听他梦中自唤,忙推醒他,听了原委,笑道:“……你镜子里照的你影儿。”

这个梦,应该是作者想表明,一切看来假的事,其实都是真的。

5 贾宝玉梦晴雯

第七十七回。晴雯被逐出大观园,看似时日无多。宝玉无可奈何,辗转至五更方睡去时,只见晴雯从外头走来,仍是往日形景,进来笑向宝玉道:“你们好生过罢,我从此就别过了。”说毕,翻身便走。宝玉随哭道:“晴雯死了。”

曾经年少,我以为贾宝玉喜欢晴雯超过袭人。贾宝玉喜欢晴雯,毋庸置疑。贾宝玉喜欢任何一个青春的女儿,甚至为秦可卿送殡路上偶然遇见的一个“二丫头”,他都“恨不得下车跟了她去”,何况是跟他朝夕相处了五六年娇俏无比的晴雯呢。

但是,说晴雯是宝玉的至爱之人,我是有些想法的。宝玉随父亲出门赏桂花回来后,悄悄问两个小丫头袭人可曾打发人瞧晴雯去,回说打发宋妈妈瞧去了。宝玉又道:“回来说什么?”小丫头道:“回来说晴雯姐姐直着脖子叫了一夜,今日早起就闭了眼,住了口,世事不知,也出不得一声儿,只有倒气的分儿了。”宝玉忙道:“一夜叫的是谁?”小丫头子说:“一夜叫的是娘。”宝玉拭泪道:“还叫谁?”小丫头子道:“没有听见叫别人了。”宝玉道:“你糊涂,想必没有听真。”

这一番对话,如果晴雯听见,不知作何感想。孤零零一个人在黑夜里悲惨痛绝致死,宝玉没有心痛不忍闻,竟然只关心晴雯临死是不是还想着自己,听见晴雯只叫着自小就没有了的娘,竟然不甘心,直到另一个小丫头扯了一篇漏洞百出的谎言,才“不但不为怪,亦且去悲而生喜。”因又想:“虽然临终未见,如今且去灵前一拜,也算尽这五六年的情常。”如此这般,就放下了一份真感情?

宝玉夜祭晴雯,作《芙蓉女儿诔》,不觉伤痛,反“更觉别致”。 接着,黛玉来了,两人就笑着切磋起了诔文中的措辞,这一段共用了九处“笑道”“笑说”,其中不乏宝玉“跌足笑道”,“拍手道”,晴雯的死,沦落为一个创作的素材。

也许心比天高,不屑仰人鼻息的晴雯,在生命的终点想清楚了一切,才会闭眼前喊的是“娘”,才会在梦里告别时那么简单而决绝,平静又冷淡。其实,没有什么值得留恋。没有人像你想象的那样爱你。

或许在那个年代,本来就是那样的价值观,又或许是离那个年代太遥远,我尝试着理解,却依旧无法认同。

二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红楼梦》第一回。一日,炎夏永昼,士隐于书房闲坐,不觉朦胧睡去,梦至一处,不辨是何地方。忽见那厢来了一僧一道,且行且谈。接下来,甄士隐就听到了神瑛侍者与绛珠(仙草)仙子的故事,即贾宝玉与林黛玉的前世传奇。与通灵宝玉有了一面之缘,并见到了“太虚幻境”。

这个梦,重要可比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窃以为,甄士隐应该是贯穿《红楼梦》始末的关键人物,故事由他开始,由他结束。曹先生的后文里,甄士隐应该还会出现的。

甄士隐是贾宝玉在尘世像预言一样的分身,悟透人生,看破红尘,遁入空门。

三 秦可卿梦警王熙凤

第十三回。凤姐方觉星眼微朦,恍惚只见秦氏从外走来,含笑说道:“婶子好睡!我今日回去,你也不送我一程。因娘儿们素日想好,我舍不得婶子,故来别你一别。还有一件心愿未了,非告诉婶子,别人未必中用。”随说了石破天惊的警示之语:“贾府目前面临的状况:赫赫扬扬,已将百载……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登高必跌重…..树倒猢狲散……盛筵必散……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并告诉了破解善后之道:趁今日富贵,在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并将家塾亦设于此……云云。

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抛开秦氏“情可轻”短短的一生,单单说她对贾府现状的分析和日后的铺排,是最清楚明白的人,如果王熙凤领会了,且在攸关家族命运的大事上有决策权,能按照秦氏说的去做,贾家或许不至于到最后“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只可惜,偌大的贾府,没有一个男人具补天之才,能扶大厦之将倾,王熙凤精明的杀伐决断只是维持眼下日常生活正常运转,在家族大事上并没有说话的份儿。贾家败落后唯一的一条生路,就这样永远地成了一场梦。

四 林红玉相思惹梦

第二十四回。林红玉,贾府管家林之孝之女,她们家原是荣国府中的世代旧仆,因名字犯了宝黛二人的讳,大家都叫她小红。因大观园中偶遇贾府族中子弟贾芸,两人暗生情愫。不想这日“又遭了秋纹一场恶意,心内早灰了一半。正闷闷的,忽然听见老嬷嬷说起贾芸来,不觉心神恍惚,情思缠绵,回房朦胧睡去,梦见贾芸说拾了她的手帕,并要走上前来拉她,急的小红转身一跑,被门槛绊倒,唬醒过来,方知是梦。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小红虽被分在怡红院当值,却被晴麝秋碧等挤兑排斥,自付难以得志,愁闷寡欢。自那日见了贾芸后,不免动了心思。贾芸虽是贾家的细枝末节,家境贫寒,却也是贾家正经八百的族中子弟,况又生的长挑身材,斯文清秀,一个丫鬟嫁人如此,也不算是辱没了她。难怪后来连精明的琏二奶奶都看上了这个伶牙俐齿的心机girl。

不过,据脂批,后来的后来,贾家败落,宝玉被关押在狱神庙,正是小红和贾芸感念旧情,千方百计地救出了宝二爷。有心机,不害人,就是好人。

五 秦钟黄泉路上的似梦非梦

有趣的是,第十六回,秦钟将死之际,做了个似梦非梦的梦。彼时,秦鲸卿已经魂魄离身,因宝玉来看他,再三呼呼,竟又醒转过来,与宝玉一别。这段诡异的描写,看似荒诞,却有两个让人深思之处。

一是执牌捉拿秦钟的众鬼判。先说秦钟百般求告,无奈这些鬼判都不肯徇私,反叱咤秦钟道:“亏你还是读过书的人,岂不知俗语说的‘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我们阴间上下都是铁面无私的,不比你们阳间瞻情顾意,有许多的关碍处。”后宝玉来了,都判官听说是荣国公的孙子,竟唬慌起来,怪鬼使不早放秦钟魂魄回去。众鬼道:“你老人家先是那等雷霆电雹,原来见不得‘宝玉’二字。依我们愚见,他是阳,我们是阴,怕他们也无益于我们。”都判道:“放屁!俗语说的好,‘天下官管天下事’,自古人鬼之道却是一般,阴阳并无二理。别管他们阴也罢,阳也罢,还是把他放回没有错了的。” 这一幅无原则无羞耻的官场嘴脸,把自己的见风使舵推给了两句“俗语说”,把人鬼无异的黑暗现实刻画的实在是不能更传神了。

二是秦钟遗言,“以前你我见识自为高过世人,我今日才知自误了。以后还该立志功名,以荣耀显达为是。”说毕,便长叹一声,萧然长逝了。

说实话,我很讨厌秦钟。我觉得作者为之取名“情种”,本就是反意和讽刺之意。可是,作者借这样一个不学无术,风流无品的将死之人之口,劝诫宝玉不可再这样活着,应该干点正事了,可看作是作者自己的愧悔之言。

六 和尤三姐有关的两个梦

1 柳湘莲愧梦尤三姐

第六十六回。柳湘莲悔婚,尤三姐绝望自尽。冷二郎不知尤三姐刚烈至此,自悔不及。茫然无所之,正走之间,见尤三姐前来泣别:“妾痴情待君五年矣。不期君果冷心冷面,妾以死报此痴情。妾今奉警幻之命。前往太虚幻境修注案中所有一干情鬼。妾不忍一别,故来一会,从此再不能相见矣。”又说:“来自情天,去由情地。前生误被情惑,今既耻情而觉,与君两无干涉。”说毕,一阵香风,无影无踪去了。湘莲警觉,似梦非梦,睁眼看时,竟在一破庙内,随斩去烦恼丝遁入空门。

2 尤三姐托梦尤二姐

六十九回,凤姐弄小巧把尤二姐接进贾府,使尽手段借刀杀人。尤二姐梦见三姐,说:“……此亦系理数应然,你我生前淫奔不才,使人家丧伦败行,故有此报。……自古‘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天道好还。你虽悔过自新,然已将人父子兄弟致于麀聚之乱,天怎容你安生。”尤二姐泣道:“即不得安生,亦是理之当然,奴亦无怨。”二姐梦醒。不久,吞金自尽。

湘莲梦里,三姐提到太虚幻境,意指注定要发生的事。让人纳罕的是那个曾经放浪形骸素有淫荡之名的三姐,竟然说起这么文绉绉的话,讲出这么深刻的道理,并且姐妹二人对如此的结局全盘接受,自认自悔。这就是那个男权时代的主流价值观——女子失掉了贞洁之名,终须以命相抵。

七 两个与诗词有关的梦

1 香菱梦中得佳句

第四十八回,慕雅女雅集苦吟诗。香菱学诗入魔,满心想诗,至夜不能寐。某日早间,宝钗只听香菱从梦中笑道:“可是有了,难道这一首还不好。”香菱的如醉如痴得到了众人的认可:“这首不但好,而且新巧有意趣。可知俗语说‘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社里一定请你了。”

2、史湘云醉梦说酒令

第六十二回,宝玉等一大票人过生日。吃酒行令,湘云醉眠芍药裀,香梦沉酣,飞花落满衣襟,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

此二梦,自己以为并无其他深意,热衷和痴迷而已。

八 为救藕官编假梦

第五十八回,藕官在大观园里给逝去的菂官烧纸钱,犯了大禁忌,被一个婆子逮到。为给菂官开脱,宝玉假说自己梦见杏花神和他要一挂白纸钱,要一个生人替烧,不得其他人知道,病才好了。发现此事的婆子信以为真,糊弄过去完事。

荣宁二公寄予厚望的家族继承人,为了这等摆不到台面的事,不惜信口雌黄,破坏家规,后来还千方百计打听藕官,菂官,蕊官的事。如此八卦的宝二爷,是否也听见中秋夜祠堂里的一声叹息。

最后,忍不住多说一句。前八十回的十四个梦,作者并不累述,短而精炼,读来只有欣赏与感叹,并无一丝恐怖之感。可是后四十回续书中,也有三个梦,长篇累牍,读来让人毛骨悚然,无一丝美感,弃书不敢再看,此其一。前八十回,林黛玉没有做过一个梦,后四十回,却连连做梦,且都是为争做宝二奶奶,费心劳神,忧心忡忡,一点儿没有了前面清高脱俗的仙子形象。如果林黛玉肯这样做,那根本就不是林黛玉了。此其二,故,只说前八十回。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是国内领先的中医类教育培训服务商,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