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红楼梦里晴雯之死——读懂晴雯之死,不做职场冤死鬼

2018-6-5 10:18| 发布者: Candy糖| 查看: 190| 评论: 0|原作者: 唐美红

水蛇腰,削肩膀,眉眼有些像林黛玉,手上有两根指甲,足有三寸长,用金凤花染的通红,晴雯无疑是很漂亮的。王熙凤说:所有丫头中长的最漂亮的就是晴雯。

贾母给宝玉的雀金呢,金翠辉煌,碧彩闪灼,是哦啰斯国拿孔雀毛拈了线织的,被宝玉参加宴会的时候不小心后襟子上烧了一块指顶大的烧眼,麝月用包袱包了,交与一个妈妈送出去修补,婆子去了半日回来说:“不但能干织补匠人,就连裁缝绣匠并作女工的问了,都不认得这是什么,都不敢揽。”重病中的晴雯说:“咱们也拿孔雀金线就像界线似的界密了,只怕还可混得过去。”一面坐起来,挽了一挽头发,披了衣裳,只觉头重身轻,满眼金星乱迸,实实撑不住。若不做,又怕宝玉着急,少不得恨命咬牙捱着,好容易补完了,晴雯已嗽了几阵,说了一声:“补虽补了,到底不像,我也再不能了!”嗳哟了一声,便身不由主倒下,晕到了。麝月说“除了晴雯,这里还有谁会界线?”宝玉的大红点撒花裤子就是晴雯做的。晴雯无疑是很能干的,手工女红是丫头里面最好的。

能干的丫头也许尚多,能干并且可以为上司这样舍命的也只有晴雯了。

宝玉夜间常醒,又极胆小,每醒必唤人。因晴雯睡卧警醒,且举动轻便,故夜晚一应茶水起坐呼唤之任皆悉委晴雯一人。舍了好睡眠照顾宝玉的是晴雯。

宝玉应付老爸突击考试,怡红院全体加班陪读,芳官说看到有人从墙上跳下,晴雯因见宝玉读书苦恼,劳费一夜神思,明日也未必妥当,心下正要替宝玉想出一个主意来脱此难,正好忽然逢此一惊,即便生计,向宝玉道:“趁这个机会快装病,只说唬着了。”能给上司出这样邪门歪主意的也就只有晴雯,不要说主意邪门,管用就好。

平儿在坠儿偷了虾须镯事败后,平儿单告诉了麝月说:“晴雯那蹄子是块爆炭,要告诉了他,他是忍不住的。”忍不住不是对工作评判的唯一标准。忍不住里也含了晴雯的一个两面性的性格:脾气差和单纯。宝玉是个不称职的中高层管理,每每甘心为诸丫鬟充役,竟也得十分闲消日月的人怎能管理?。但宝玉不傻,知道送黛玉旧手帕要支开袭人(背着袭人)让晴雯去送。袭人是不能派去送帕子的,唯有晴雯是宝玉可以信赖派去送黛玉信物的,晴雯对宝玉是绝对的忠诚、对怡红院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认可,临死之前看着宝玉给他倒茶洗碗三遍四遍便说:那就是茶了,那就能像我们的茶,把怡红院说成我们的,把怡红院当成了自己的家了。姑舅哥哥家到成了他家。他家能让她死在这里,怡红院是不能容她活的地方。晴雯的单纯也就在这里,这个16岁的漂亮女孩单纯的让人泪奔。

晴雯无疑是很优秀的一个职场员工:对上司忠诚、为人单纯、漂亮、聪明、能干,用职场术语说:专业胜任能力很强的一个人。

相信很多管理人员喜欢用这样的下属,这样的下属让你睡的安稳。这样的下属跟你顶撞几句又有什么所谓呢,反正是有心没肺的顶撞完了就完,交代她的工作绝对做好就行。工作中难免会跟其他部门冲突,部门之间的冲突中她会帮你冲锋陷阵,绝对的好前锋。如果晴雯在贾母处不动会怎样?会被贾母很看重的。晴雯如果投在王熙凤或者探春探春名下,晴雯真的会成为她们的悍将。关键是晴雯被贾母送给了宝玉,结局在一开始就注定了。

晴雯的死是王夫人和袭人两人共同促成的,无关晴雯的个性,除非晴雯活的不再是晴雯,把自己活成袭人,或许跟袭人拼下内功,内功不及袭人还是会败下阵来的。

晴雯和袭人原本都是贾母的丫头,她们的工资(袭人每月1两银子,晴雯每月500钱)一开始都是从贾母丫头的编制里出的帐。贾母把袭人和晴雯一起给了宝玉,晴雯被撵出过世后,王夫人当时并没有据实回报贾母,事后趁贾母高兴谎称晴雯得了女儿痨(不治之症)上报贾母,贾母说:“晴雯那丫头我看她甚好,我的意思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他,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袭人本来从小儿不言不语,我只说他是没嘴的葫芦。”贾母的初衷里:是希望晴雯将来成为宝玉的妾而并不是袭人。王夫人笑道:“老太太挑中的人原不错。只怕他命里没造化,所以得了这个病(女儿痨)。俗语又说,‘女大十八变’。况且有本事的人,未免就有些调歪。老太太还有什么不曾经验过的。三年前我也就留心这件事。先只取中了她,我便留心。冷眼看去,她色色虽比人强,只是不大沉重。若说沉重知大礼,莫若袭人第一。虽说贤妻美妾,然也要性情和顺举止沉重的更好些。就是袭人模样虽比晴雯略次一等,然放在房里,也算得一二等的了。况且行事大方,心地老实,这几年来,从未逢迎着宝玉淘气。凡宝玉十分胡闹的事,她只有死劝的。因此品择了二年,一点不错了,我就悄悄的把她丫头的月分钱止住,我的月分银子里批出二两银子来给他。不过使她自己知道越发小心学好之意。且不明说者,所以直到今日才回明老太太。”

袭人的小妾之路逆袭到王夫人上报贾母也就算是基本成功了,成功的过程里可谓充满了处心积虑。

首先袭人对上司的上司的选择:宝玉的上司一个是贾母,一个是老爸贾政,一个是王夫人。

贾母是个很优秀的企业管理者,贾府的整个发展过程直到鼎盛都是她在管理,贾母不单纯具备一个优秀管理人员的管理技巧,心胸、品德,而且贾母是个很优秀的女人,林间听笛、水上听曲都是富贵过后沉淀下的一种高雅的文化品味。贾母因见黛玉窗上纱的颜色旧了,便和王夫人说道:“这个纱新糊上好看,过了后来就不翠了。这个院子里头又没有个桃杏树,这竹子已是绿的,再拿这绿纱糊上反不配。我记得咱们先有四五样颜色糊窗的纱呢,明儿给他把这窗上的换了。”在不动声色的指责王夫人管家没到位,王熙凤是很要强的,马上说:我昨天看到库房有什么什么蝉翼纱要拿来换,贾母说“你能够活了多大,见过几样没处放的东西。那个软烟罗(不是蝉翼纱)只有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晴,一样秋香色,一样松绿的,一样就是银红的,若是做了帐子,糊了窗屉,远远的看着,就似烟雾一样,所以叫作‘软烟罗’。那银红的又叫作‘霞影纱’。如今上用的府纱也没有这样软厚轻密的了。”一个退休了二十年的老太太,脑袋里的帐一清二楚。贾母因为优秀,所有自信,她就能容下美丽优秀的职员,对美好的人或物都是一种欣赏的态度,她当然给宝玉挑选最美的妾。

一方面贾母没有看中袭人,另外一方面贾母年纪大了,看到子孙的不堪,家族的败落选择了装傻,管不了就不去管了,由父母听天命:迎春的婚事,宝玉的妾,统统不管。因为知道挽救不了。袭人没有选择贾母也是明智的。

王夫人是个很无能的人,尴尬的夹在一个能干的上司(贾母)和一个能干的下属(王熙凤)之间,如果王夫人能干,贾府应该是王夫人管家,比如贾母没有对王熙凤说而是对着王夫人说,林黛玉的窗户纱窗该换了没换。因为按伦理该王夫人管家,她虽然让王熙凤做经理,但王夫人还是要担管理监督之责,所有贾母不找王熙凤而是找王夫人。

王夫人有个心结:恨漂亮的女人。我觉得赵姨娘应该很美貌,赵姨娘没文化,没教养,丫头出生,哥哥做贾府的保安,跟大家闺秀出生的王夫人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是赵姨娘给贾政生了探春和贾环。王夫人应该是很寂寞无聊才转去念佛吃斋的,念佛未必就能成佛。王夫人应该很恨赵姨娘,自己老公喜欢别的女人,红楼梦的女性不会恨自己老公,会恨别的女人,找机会把别的女人治死,比如王熙凤治死尤二姐,金桂治死香菱。王夫人可以让王熙凤(侄女又是下属)对付赵姨娘,这个“让”一个眼神就可以示意,所以王熙凤处处为难赵姨娘,克扣赵姨娘丫头的工资,辱骂赵姨娘是常事,赵姨娘的日子不好过,赵姨娘找了马道婆不惜重金要治死宝玉和王熙凤。

曹雪芹当然不会写宝玉的妈妈不好,只词片语很隐晦的说王夫人:面慈心软,(没有说她听信挑拨)。王夫人撵走晴雯后审视惠香,王夫人细看了一看,虽比不上晴雯一半,却有几分水秀。视其行止,聪明皆露在外面,且也打扮的不同。王夫人评判人的第一点:漂不漂亮,第二点:聪不聪明,第三点:打扮是否不同。王夫人的用人原则很深刻的印证了“帕金森定律”,所以她觉得:袭人笨笨的丑丑的很好,对她没有危险性。王夫人这样的母亲很奇怪,绑不住老公就绑儿子,总要找个人在身边才感觉踏实,就如金锁记里面的曹七巧用鸦片把儿子绑在身边。

袭人唯一可以选择的是王夫人,不能去选择贾政,没有说话见面的机会。

袭人在宝玉被老爸暴揍一顿后去王夫人哪里,袭人道:“论理,我们二爷也须得老爷教训两顿。”王夫人一闻此言,便合掌念声“阿弥陀佛”,由不得赶着袭人叫了一声“我的儿,亏了你也明白。”袭人陪着落泪。又道:“二爷是太太养的,岂不心疼。便是我们做下人的伏侍一场,大家落个平安,也算是造化了,我也没什么别的说。我只想着讨太太一个示下,怎么变个法儿,以后竟还教二爷搬出园外来住就好了。”王夫人听了这话,如雷轰电掣的一般,正触了金钏儿之事,心内越发感爱袭人不尽,忙笑道:“我的儿,你竟有这个心胸,想的这样周全!难为你成全我娘儿两个声名体面,真真我竟不知道你这样好。你今既说了这样的话,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好歹留心,保全了他,就是保全了我。我自然不辜负你。”保全宝玉,就是保全自己,把自己跟宝玉绑在一起的,宝玉的感受重要吗?不重要的,王夫人要的是对宝玉的掌控。王夫人在怡红院撵人的时候说:“可知道我身子虽不大来,我的心耳神意时时都在这里。难道我通共一个宝玉,就白放心凭你们勾引坏了不成!”谁勾引坏了谁?宝玉都已经跟袭人早已上过床,早已经跟黛玉偷看禁书(《西厢记》《牡丹亭》)袭人一席话成功的和王夫人结盟了。鼓捣王夫人把宝玉搬出大观园是为了避开林黛玉,因为宝玉的魂在林黛玉身上,袭人在此之前和宝钗共同为宝玉绣鸳鸯肚兜的时候就结成同盟了,她们要的是宝玉,拆开木石前盟是第一。袭人不图一时,图的是一世,林妹妹不是好伺候的。

袭人在宝玉第一次遗精后就跟宝玉上床,自此宝玉视袭人更比别个不同,袭人待宝玉更为尽心。成功做妾的第一步在第六回就完成。大观园很难藏秘密,袭人和宝玉的关系,很多人知道,黛玉就叫袭人“嫂子”,佳蕙就跟小红说:“袭人那怕他得十分儿,也不恼他,原该的。说良心话,谁还敢比他呢?别说他素日殷勤小心,便是不殷勤小心,也拼不得。”拼不得什么?很显然三四等的丫头都知道因为袭人跟宝玉只是没开脸的妾。

宝玉身边一干人,都是伶牙俐爪的,她们的伶牙俐齿用在对付别的丫头,比如小红想接近宝玉,就被秋文兜脸啐了一口,骂道:“没脸的下流东西!正经叫你去催水去,你说有事做,倒叫我们去,你可等着做这个巧宗儿(给宝玉倒水)。一里一里的,这不上来了。难道我们倒跟不上你了?你也拿镜子照照,配递茶递水不配!”碧痕道:“明儿我说给她们,凡要茶要水送东送西的事,咱们都别动,只叫她去便是了。”秋纹道:“这么说,不如我们散了,单让他在这屋里呢。”什么将士带的什么兵,这群袭人把宝玉当唐僧一样团团围个水泄不通,那里容的别的丫头插的下手去。在那个年代做宝玉的妾真的很好,宝玉心疼女人,不像贾府里其他男人一样玩弄女人。秋文和宝玉就在一起洗澡洗半天弄得席上地上都是水,洗澡的时候什么都做完了。

袭人早早把麝月,秋文都收罗了。唯独晴雯是收罗不了的人,晴雯是宁玉碎不瓦全,秋纹感叹宝玉孝心一动,去给贾母和王夫人送花:“(贾母)那日竟叫人拿几百钱给我,说我可怜见的,生的单柔。这可是再想不到的福气。几百钱是小事,难得这个脸面。太太现成的衣裳就赏了我两件。衣裳也是小事,年年横竖也得,却不像这个彩头。”晴雯道:“要是我,我就不要。若是给别人剩下的给我,也罢了。一样这屋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把好的给他,剩下的才给我,我宁可不要,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软气。”。

袭人没被王夫人收编之前,晴雯跟袭人吵架:“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教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那里就称起‘我们’来了。明公正道,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上‘我们’了!”袭人被王夫人收编后晴雯冷笑袭人:“虽然碰不见衣裳,或者太太看见我勤谨,一个月也把太太的公费里分出二两银子来给我,也定不得。”说着,又笑道:“你们别和我装神弄鬼的,什么事我不知道。”袭人的卧榻之侧本就不容他人酣睡,更何况这么面上带刺腹内无心机的晴雯。

袭人在晴雯撕扇子那一次完全可以在宝玉的气头上添把火,让宝玉在气头上去禀报王夫人把晴雯开除,最恐怖的是袭人不这样做:第一:那个时候气头上的宝玉说的话不可信,可能不会撵出去,出去了回头想想还可以再要回来的,或者放到别的屋内也有可能,晴雯不会死,最重要的袭人不能丢掉贤良的名称,贤良是袭人的王牌,袭人选择忍耐到一招至晴雯于死地,并且落个贤良之名。宝玉说袭人:“你是头一个出了名的至善至贤之人。”

晴雯被撵走后,宝玉道:“这阶下好好的一株海棠花,竟无故死了半边,果然应在她(晴雯)身上。袭人笑道:“真真的这话越发说上我的气来了。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就费这样心思,比出这些正经人来!还有一说,他纵好,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便是这海棠,也该先来比我,也还轮不到他。想是我要死了。”我突然想起《汉武大帝》里面汉武帝的妈妈王太后在得知窦太后去世后的大笑,那种压抑,隐忍过后的爆笑。

撵走晴雯的时候宝玉一路打算:“谁这样犯舌?况这里事也无人知道,如何就都说着了。宝玉说袭人:“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单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毁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

在《芙蓉诔》里,温顺的宝玉表现了他对晴雯之死无比的愤怒:

孰料鸠鸩恶其高,鹰鸷翻遭罦罬,薋葹妒其臭,茝兰竟被芟鉏!

(鸠鸩憎恶它的高飞,鹰鸷翻扑遭荼毒,苍耳和蒺藜妒忌它的香味,兰草被铲除。)

诼谣謑诟,出自屏帏,荆棘蓬榛,蔓延户牖。

(谣言诬陷出自屏帏内,野草毒刺长满了屋)

无赖花原自怯,岂奈狂飙;柳本多愁,何禁骤雨。

晴雯在16岁,人生最美的年华,花柳之躯成了落日荒丘里的零星白骨,曾经陪伴宝玉5年8个月终成永恒记忆。

袭人看到宝玉被关押就赶赶的嫁给了蒋玉涵,面对衣履破烂的乞丐宝玉喃喃的说:幸好蒋玉涵不嫌弃我。对我很好。

如果晴雯没死,晴雯会怎样,晴雯的刚烈,纯真,我想不会那么急着赶着去嫁人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