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红楼梦里贾府的男人们——测一测你穿越到贾府想成为(嫁给)谁? ...

2018-6-5 10:20| 发布者: Candy糖| 查看: 1194| 评论: 0|原作者: 唐美红

自古,比喻男人是天,男人能顶天立地。

仰视下贾府的天:

贾赦是贾母的大儿子,一个不受宠爱的儿子,一个年老昏聩的不停的娶小老婆的男人。

贾赦姬妾丫鬟最多,皆是恨老爷年迈昏愦,贪多嚼不烂,除了几个知礼有耻的,余者或与二门上小幺儿们嘲戏的,甚至于与贾琏眉来眼去的,贾琏每怀不轨之心,只未敢下手。

邢夫人禀性愚弱,只知承顺贾赦以自保,帮着老公找小老婆就是邢夫人的一项重要工作,依赖帮着老公找小老婆得力来保住大老婆的位置。无论邢夫人怎样卖力,还是遇到了鸳鸯女誓绝鸳鸯偶,这对不讨喜欢的夫妻更让贾母不喜欢了。中秋节,贾赦讲了个母亲偏心的笑话,众人听说,都笑起来。贾母也只得吃半杯酒,半日笑道:“我也得这个婆子针一针就好了。”一个60多岁的男人抱怨80岁的妈妈偏心小儿子,就因为80岁的老妈妈不给丫头给自己做小老婆。终究各处遣人购求寻觅,费了八百两银子买了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来,收在屋内。

贾赦看中石呆子二十把旧的扇子,命儿子贾琏买来,偏那石呆子说:“我饿死冻死,一千两银子一把我也不卖!”贾雨村设了个法子,讹他拖欠官银,拿他到衙门里去,把这扇子抄了来,作了官价送了来贾赦。贾赦拿着扇子问贾琏说:‘人家怎么弄了来?’贾琏只说了一句:“为这点子小事,弄得人坑家败业,也不算什么能为!”贾赦听了就生了气,把贾琏打了个动不得,脸上打破了两处。心情高兴的时候称赞贾琏办事得力赏了贾琏一百两银子,又将房中一个十七岁的丫鬟名唤秋桐者,赏他为妾。

宝玉和王熙凤被马道婆念咒昏迷的时候贾赦各处去寻僧觅道。贾政见不灵效,着实懊恼,因阻贾赦道:“儿女之数,皆由天命,也只好由他们去罢。”贾赦也不理此话,仍是百般忙乱。

贾赦做主把自己唯一的女儿迎春嫁给了孙绍祖,贾母心中却不十分称意,想来拦阻亦恐不听,为此只说“知道了”三字。贾政倒劝谏过两次,无奈贾赦不听。迎春第一次回娘家跟王夫人哭诉孙绍祖:“你别和我充夫人娘子,你老子使了我五千银子,把你准折买给我的。好不好,打一顿撵在下房里睡去。”出嫁没够一年,迎春被孙绍祖活活打死。

贾琏是贾赦唯一的儿子,这个20岁左右的男人不坏,不会为了扇子要人性命,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倒是他老婆王熙凤就可以为了3000两银子,假托贾琏所嘱,修书一封轻描淡写,两个年纪轻轻小人物的性命就没了。

周瑞家的跟刘姥姥说:“这位凤姑娘年纪虽小,行事却比世人都大呢。如今出挑的美人一样的模样儿,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他不过。”娶了这么个能干心狠的,老爸是九省都检点(军区司令)的美人对于贾琏来说是福还是祸?

贾敬过寿,宁国府摆席,看戏没一会儿王熙凤就站起来看了看说:“爷们都往那里去了?在这里不便宜,背地里又不知干什么去了!”王熙凤时时刻刻想把贾琏看的死死的,但是怎么能看的住?男人可以随时出去追欢买笑。女人是不能随便出门的。

贾琏说跟平儿说王熙凤:“她防我像防贼的,只许她同男人说话,不许我和女人说话,我和女人略近些,她就疑惑。”也许是报复王熙凤的像防贼的,那个贾琏,只离了凤姐便要寻事,独寝了两夜,便十分难熬,便暂将小厮们内有清俊的选来出火。厨子的老婆多姑娘恣情纵欲,满宅内延揽英雄,收纳材俊,上上下下竟有一半是多姑娘考试过的,就在贾琏女儿出痘疹时考试了贾琏。多姑娘赠贾琏的头发后面被平儿发现。

王熙凤过生日,贾琏来房里睡了一会醒了,打发人来瞧瞧凤姐,说才坐席,还得好一会才回家呢。只要有酒席片刻好一会儿的功夫,贾琏就可以去找个女人(鲍二老婆)来家里偷晴。被王熙凤当场堵在房内。贾母闲取乐偶攒金庆寿给了王熙凤最大的荣耀,就在荣耀当中,贾琏给了王熙凤一个最大的羞辱。

情欲是否也像鸦片一样,会中毒,中毒太深就难以自制?如果情欲是炼狱,贾琏应该在18层炼狱。贾母说贾琏:“那凤丫头和平儿还不是个美人胎子?你还不足!成日家偷鸡摸狗,脏的臭的,都拉了你屋里去。”

贾琏:惟知以淫乐悦己,并不知作养脂粉。

贾琏遇到尤二姐之后,好像变了。金屋藏娇尤二姐,在那个租来的小小院子里,尤二姐的温顺柔软抚平了贾琏的欲火。尤二姐在此之前跟贾珍有染,贾琏也不提已往之淫,只取现今之善,两人如胶授漆,似水如鱼,一心一计,誓同生死,贾琏一月出五两银子做天天的供给。若不来时,她母女三人一处吃饭,若贾琏来了,她夫妻二人一处吃,她母女便回房自吃。简单的生活,简单的饮食男女,一对普通的小夫妻烟火人生。贾琏又将自己积年所有的梯己,一并搬了与二姐收着。好像要跟尤二姐过长长久久的一辈子,一直到老!如果贾琏不是侯门将府的富贵公子,只是小门户的一个普通男人,会不会跟尤二姐就这样生儿育女,过普通人温情简单的人生?

贾琏的幸福生活在王熙凤把尤二姐骗进荣国府就结束了。

男人和女人的关系有个时候很复杂,好像不全关乎爱情。平庸的贾琏面对王熙凤的精明能干一直处于劣势,王熙凤每次对贾琏的态度是强悍、粗暴,带刺的,刺的贾琏不能把灵魂安放在荣国府的家里,回到荣国府的只剩贾琏欲望的皮囊。贾琏沉在与秋桐的纠缠里,秋桐之前就与贾琏眉来眼去,只惧贾赦之威,未曾到手,现在一对烈火干柴,如胶似漆,燕尔新婚,连日那里拆的开。

秋桐丫头出身,原是贾赦的妾,粗俗,愚蠢、泼辣,狠毒,成了王熙凤杀尤二姐的利器,尤二姐一定要死的。

尤二姐死后,贾琏连丧葬的银子都没有,只得开了尤二姐箱柜,去拿自己的梯己。及开了箱柜,一滴无存(全被王熙凤拿走了),只有些拆簪烂花并几件半新不旧的绸绢衣裳,不禁又伤心哭了起来。自己用个包袱一齐包了,也不命小厮丫鬟来拿,便自己提着来烧(很好笑:可怜可笑,一个大男人!)。平儿又是伤心,又是好笑,忙将二百两一包的碎银子偷了出来,到厢房拉住贾琏,悄递与他说:“你要哭,外头多少哭不得,又跑了这里来点眼。”(去外面大世界伤心痛哭,对付不了王熙凤,还要在王熙凤的小世界嚎啕,小心王熙凤再治你。)贾琏对尤二姐的过世哀伤在当时那一刻是真真切切的,他没必要装给谁看。

如果夫妻是姻缘,有轮回,那贾琏和王熙凤上辈子是什么姻结了这辈子的什么缘?

贾政是宝玉的爸爸,黛玉宝钗宝玉三人的爸爸都不会写的很差,把林黛玉和薛宝钗的的爸爸早早就写死了,让贾政好好的活着,肯定不是让贾政天天出去追欢买笑。林黛玉的爸爸跟贾雨村介绍贾政:为人谦恭厚道,大有祖父遗风,非膏粱轻薄仕宦之流。

贾政喜欢读书,深的贾母的宠爱。贾母因为宠爱贾政,也顺带宠爱贾政正室王夫人、儿子宝玉。也许我说的宠爱的次序不对,反正就是宠爱他们一家仨。

王夫人嫁给贾政应该也算命运两济了吧:出身侯门,嫁给侯门,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当王妃,儿子是太阳,去到那里都是光芒万丈,众目仰视。但是王夫人木讷,念佛。总觉得这位养尊处优的王夫人并不快乐,在宝玉被揍后王夫人哭:“你替珠儿早死了,留着珠儿,免你父亲生气,我也不白操这半世的心了。这会子你倘或有个好歹,丢下我,叫我靠那一个!”王夫人是大家闺秀出身,她的地位、教养、性格决定她的事事隐在心里成了内伤。

贾政的小老婆赵姨娘丫头出身,没文化,没教养,没心计,最重要的没地位,她同样生了贾政的儿子贾环,宝玉是众星捧月,贾环都不是一颗星星。王熙凤张嘴就可以随便骂她们娘俩个。善良的贾珍太太尤氏说赵姨娘是个苦瓠子,赵姨娘对自己的位置很不甘心,每每想要出头总是头没出露了屁股让人看笑话,导致地位更低。贾府给予赵姨娘的屈辱,赵姨娘回击就成笑柄或者让自己更受伤害,最终赵姨娘把这些全部给了她的子女:贾环和探春,辱亲女愚妾争闲气,可怜的赵姨娘常说:我在这屋里熬油似的熬了这么大年纪,连个谁谁都不如。她的性格决定她的人生,或者如果她不嫁给贾政,嫁给一个保安或者小厮,是否会更好一些?因为周围小厮保安具有攀比性些,她是站在平地跟天比,比不上就是痛苦,争就更痛苦。

贾政不惯于俗务,身边围着一大群清客相公詹光(沾光)、单聘仁(单骗人)。没事写《姽婳词》。对姽婳将军赞叹不已。姽婳将军林四娘,玉为肌骨铁为肠,捐躯自报恒王后,此日青州土亦香。自古养女人是很不错的选择,没事的时候当宠物,危机时刻女人可以救国救家。

穷人家的女儿是拿来卖钱吃饭的,富人家的女儿是用来联姻保利的。

元春省亲回家隔帘含泪谓其父曰:“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即使这样,探春也逃不过和亲的命运,远赴他国舍身救国救家。

贾宝玉是佛,是菩萨,是大观园的守护神,精神上的。

现世生活里,宝玉是巨婴,妈宝男,照顾不了任何人,因为他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太多人照顾他了,怡红院里贴身照顾的大丫头8个,外围小丫头8个,扫院子的多少个,妈妈没个数,小厮8个,李贵等彪形大汉保镖好几个,保镖还要带着随身小厮好几个。整个就是一个大太阳,只负责发光就好了,生活自有众人安排。喝的汤有人吹过的,吃的饭有人尝过,被窝有人暖的,衣服有人用香薰过的,出门有人拿簸箕装钱在前面撒的(祈福)。老爸交代的作业有枪手(黛玉,探春,宝钗都代宝玉写字)代做的。

短暂的繁华过后是无尽的苍凉,人生最大的落寞莫过于先把你捧在云端,然后再摔在万人脚下。

潦倒不通世务,贫穷难耐凄凉。

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

贾珍和贾蓉父子两个就是俩禽兽不如的家伙,焦大喝多了骂他们:“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贾珍逼奸儿媳妇秦可卿,以至于秦可卿淫丧天香楼。贾珍和自己老婆的妹妹(不是亲妹妹,后妈带过来的继女)尤二姐有染,二姐嫁给贾琏后,又想染指三姐,有些版本写的三姐和贾珍不清不楚,当天晚上三姐坐在贾珍腿上,两人喝酒的时候贾琏端酒进去,但我更喜欢程乙本的,没有这一段,我喜欢刚烈的三姐没有跟贾珍有染。

贾蓉和王熙凤关系暧昧,贾蓉去王熙凤处借玻璃炕屏,两人就是当众调情,王熙凤在贾蓉走后又叫回来,贾蓉回来了王熙凤又不说话,好一会儿才笑道:“罢了,你且去罢。晚饭后你来再说罢。这会子有人,我也没精神了。”晚饭后的事情没写了,谁知道晚饭后能干嘛?王熙凤就是调情高手,遇到贾蓉,能怎样?王熙凤和贾蓉当时的老婆秦可卿关系还很不错。

贾蓉撮合贾琏娶尤二姐亦非好意,素日因同他姨娘有情,只因贾珍在内,不能畅意。如今若是贾琏娶了,少不得在外居住,趁贾琏不在时,好去鬼混之意。

怎样评价这两父子?淫魔来着,不管天理和人伦。

国孝家孝期间,贾珍每不得游顽旷荡,又不得观优闻乐作遣。无聊之极,便生了个破闷之法。日间以习射为由,请了各世家弟兄及诸富贵亲友来较射,于是天天宰猪割羊,屠鹅戮鸭,好似临潼斗宝一般。

上天让人灭亡,先让人疯狂。

贾母,这个80多岁的老人,一品夫人,看惯了宦海沉浮,面对甄家抄家,她不会不知道自己家族的命运,奈何子孙都是这样了,只剩这个老人在中秋节那天晚上迟迟的赏月,无限的眷恋。

来、来、来,测一测:

如果让您穿越到贾府:

男性,你要做谁:

贾赦 贾琏 贾政 贾宝玉 贾珍 贾蓉

女性,你要嫁给谁:

贾赦 贾琏 贾政 贾宝玉 贾珍 贾蓉

我不想做贾府中任何人,做我自己就好,不羡荣华,不承落寞。

没事种种茄子,素炒或者加点肉炒。不羡慕贾府的茄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