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唐琬:大宋寂寞花

2018-9-20 09:58| 发布者: 新媒体-Echo| 查看: 167| 评论: 0|原作者: 漪澜

江南阴雨,片片散入青檐人家,氤氲着几世清婉。江阴,沈园飘絮,红颜未老。抬头而望,却又停笔凝泪。世情薄,人情恶,黄昏花易落。纵使才华横溢,最后也只是香消玉殒,含恨而终。一世深情款款,一世提心吊胆,心已空,人不在,自是寂寞痛楚。

唐琬,如花如水,如梦如幻,却还是花落去、水流走。人生就是选择,选择生死、选择爱恨。可谁叫爱的是陆游,是那个举世闻名的陆务观。而她正是他心中不敢提起,却无法放下的回忆与遗恨。

花团锦簇,姹紫嫣红。只剩她,在秋日离去,再无讯息。

寂寞花,空枝桠,剪年华,惟愿他。

一支凤钗,注定此生姻缘

云卷云舒几多,参差人家花落。只是凤钗一支,却结爱恨纠缠一生。心归何处,似水流年。

唐琬出身名门,祖父是颇有政誉的唐翃。受家庭影响,从小聪慧好学,出类拔萃。另一边,是尚书右丞陆佃之孙,陆游。陆、唐两家本就有亲戚关系,而陆游、唐婉在儿时也是经常来往。青梅竹马的感情,想必早比金坚。不久后,陆家以传世凤钗为信物,正式于唐家订亲。对于唐琬,自然是欣喜;对于陆游,更是忻悦。人生苦得才女一人,如日星耀眼,如花香满园。他也更庆幸,自已还没有深陷封建思想的漩涡中,还能爱所爱,惜所惜。

姻缘连理,前生注定,愿不负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一梦虚影,谁料终为土灰

人生如梦,可以在梦中幻想着一切美好。可一旦梦醒,生活继续,道路坎坷无限,离则离,逃则逃,好似从未珍惜过便人走茶凉,好似从未得到过便人去楼空。今夕何夕,可否在唱一曲;一梦虚影,谁料终为土灰。

陆游在十九岁时迎娶唐琬。凤冠霞帔,桃之夭夭,每一瞬间都是缘的拟定。相逢一笑,好似此生嫣然。安处即为乡,得一人心,得一世太平。

婚后,两人伉俪情深,无比恩爱。陆游眼里的唐琬,如美玉嵌在芙蓉中央,清水丽人;从青丝到踝骨都散发着一种虽为人妇,仍留青涩的温婉与才情傍身,兰心蕙质的高雅;此时正好。

只羡鸳鸯不羡仙,志趣相投的两人,已是坊间美闻。共剪红烛西窗下,泼茶香,梦未央。

当时的陆游,正在为科举考试做准备。陆母自然是支持陆游的仕途道路,甚至胜过支持他与唐琬的感情。在她眼里,唐琬是大家闺秀,出身名门,气质不凡,与自己儿子的结合也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但是女子无才便是德。陆游因为与唐琬成日沉溺于琴棋书画诗酒花之中,差点误了学习。这一点引起陆母的极大反对:身为人妻,应该以夫君为重,并且协助他,而不是害了他。女子要管的永远都是、只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起初,只是相劝两句,她希望陆游能改,也希望唐琬能退。然则还是无用。

情之深,怎是三言两语能推开的?

我们无法言说评价封建王朝的思想闭塞与传统观念,该怎样就怎样,不仅仅是禁锢人身,更是束缚人心。

陆母的反对,对唐琬的感情生活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但让陆母更加忍无可忍的是两人结婚已久,却未曾生育。陆母怎会容忍陆家无子嗣?于是逐唐琬回娘家,好让陆游发奋学习。情思剪不断,陆游背着母亲私下购置一处房产,将唐婉安置于此,不时与其相聚。

毕竟不再同一屋檐下,唐琬开始变得多愁善感。秋雨潇潇,蝉声渐退,虫鸣不再,寂寞花开,等谁来怜?

一场浮华,落得满目疮伤

枯叶叩疏窗,院清风凄凉,佳人倚外墙,泪落凭思量。

纸包不住火,陆、唐二人偷偷的举动很快引起陆母的注意,遂命令陆游休妻,并另娶一位王氏女子。

秋雨无声湿梧桐,梦碎镜缺泪几重。手指在颤抖间,心凉透。早知无可挽回,得之,是幸;失之,是命。此刻的唐琬,终成了那个最寂寞、最痛苦的人,只能远远的望着陆家的方向,无声地抽噎着。害怕春的明媚,害怕夏的洒脱,害怕秋的冷漠,害怕冬的肃穆。四季轮回,何处是吾乡……

浮华梦一场,却只能落得满目疮伤。眼无神,而心怎能死?

一阙词句,再无数年煎熬

一年一年,一圈一圈,人还是回到最初的原点,只是再也无法心无旁骛的追求与向往。

陆游另娶了沉稳本分的王氏,并育有两个孩子;而唐琬也遵循家命,嫁给了另一位读书人——南宋宗室赵士程。

从此,形同陌路,各不叨扰,再无瓜葛,也无牵绊。中国因此,少了一位曾经温柔灵巧、优雅如水的唐琬,恐怕也多了一位一心走上仕途的诗人陆游。可是,两人仍未从彼此心中离开;扎下的根,依然在,却只能用点点回忆温养……

唐琬走后,陆母便加紧督促陆游学习。几年后以优异成绩和丰富学识得到考官陆阜的欣赏。但却遭到了当朝宰相秦桧的嫉妒。第二年春礼部考试,秦桧偷动手脚,使陆游最终榜上无名。

考试失利,仕途受挫,陆游带着一种遗憾而悲怨的心情重回故里。江南还是往日的风景,桥头的乌篷船依旧停泊。柳绵吹又少,花开正好。不过却只是物是人非。为了排忧解难,散步于沈园之中,看花开,等风来。

竹掩幽径,微闻鸟雀掠过,空气清爽,风景怡人。可那日,唐琬正携夫君赵士程游于园中。也许是天命注定,也许是心有灵犀,沈园之小,竟也让旧时的恋人迎面相逢——十年后,不知你可安好……

四目相对,泪湿眼眶,手指微颤,心涌波澜。内心封闭许久的唐琬,寂寞凄清十年的唐琬,在那一刻没有微笑,没有皱眉,没有挥手,没有不屑。时光恍惚了昔日的绝情,曾经的一切浮动,互不相干换来的是永远相欠。欠彼此一份真诚、一份温柔,欠时光一份等待、珍惜。有一债,从未一笔勾销。

流光逝年华,因果轮回,只愿与他执手相伴,赴一生朝雨夕阳,痴情太痴狂。

我没有那么坚强,忍了许久,到头来只是凄凉一场,煎熬折磨。泪永远是流给自己的,所有的伤恨在那一刻只能越来越痛。空愁怅,本就是命运,凄楚一世,一样要自己忍受。明知道痛苦,却为何还要坚持着……

转身,泪千行,刺穿了心,唯留一瞥。回首而望,记住你,也忘记你。

流苏抖动,面色惨白。只能把这一切,咽下喉中,封在心里。不怕,却又不敢提起。

他看着她远去的方向,没有一句话,无语凝噎。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一字一句,凝结着一种爱和怨。陆游,那个写下“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陆游,因为她而变得深情、温柔;也只有她,是一生的牵挂。

一年后,秦桧亡,陆游得到朝廷召用,踏上仕途之路。而唐琬也在那年重游沈园,看见墙壁上题有陆游的词,品读过后,又是泪落满襟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叹人生几经波折,不过是荒唐一笑。岁月变迁,红颜未老,只是心有所触,不觉感伤。

1156年秋,还是那个秋雨缠绵的秋天,清冷梧桐黄菊花凉,目光依旧望着远方,再也找不到曾经的家。一朵花,寂寞了大半生,倒不如就此谢去,了结所有爱恨,留着遗憾,等到来世一一抹去。一身尘灰,挖空了心与血。瞒着世人,装作欢喜,实则她只剩下空壳一副。一阕词,但愿他看得到……

唐琬,自是清欢寡言之人,不必李清照,也不输每个人。只是太过悲凉。寂寞之花,开了不到三十年,清香犹存,可还是让人惋惜。红颜多薄命,亦是空寂寞。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