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红楼梦》:贾府里的那些大小牌局

2018-11-19 16:07| 发布者: 新媒体-Echo| 查看: 146| 评论: 0|原作者: 龙少

大观园里景色是不错的:园子里佳木茏葱,奇花闪灼,清溪泻雪,石磴穿云……。

然纵有此美景,天天看日日赏,也总有疲倦之时,所谓熟地无胜景。里面住的人儿不免就会有无趣无聊的时刻。

娱乐自然是少不了的。打麻将牌,掷骰子、抹骨牌、赶围棋等等都是丫鬟婆子们的极爱。

1、打牌让贾府的人们不再那么寂寥无趣

夏日晚间只要有空,晴雯、秋纹就会去找鸳鸯琥珀耍戏,晴雯输得要么"忙忙走进来取钱",要么就是气恼得躺床上不干活;

麝月实在离不开岗位时,就独个儿灯下抹骨牌,愣是把多人游戏玩出一个人的寂寞来;

宝玉奶妈子李嬷嬷则输得颠着小脚拄着拐棍子到怡红院里骂人出气;

贾环呢?一个爷们输了一二百钱就急了眼,要赖小丫头莺儿的钱。

日子里有了棋牌相伴,充满了生气。

至于主子这一层级的,贾母对打牌更是钟爱。闷了就拉上赖嬷嬷们斗上几圈,再一边聊些老年人们才有的话题,比如槽牙动了,眼花了,听力降了之类的话。

2、红楼梦里最热闹的一场牌局

这里面,凤姐儿也是牌桌上活跃分子。红楼梦里最热闹的那一次牌局就是她打出来的。

贾母的儿子贾赦看上了贾母最倚重的丫鬟鸳鸯,想纳为小妾,让自己贤惠过了头的太太邢夫人来说媒。把个贾母气的浑身乱颤:我通共剩了这么一个可靠的人,你们还要来算计。

贾母烦了,众人自然也就不开心。事情最后虽然过了,可气氛实在有些尴尬。贾母自己都忍不住了,提议道:咱们斗牌罢。

牌局进行中,通过鸳鸯,知道贾母单等二饼,凤姐儿故意迟疑着打出来,再装作发觉不妙时要收回牌时,贾母笑的已掷下牌来,说:"你敢拿回去。老人家胡了!赢了彩头的贾母心中怒气开始有效削减。

好吧,输是输了,凤姐儿又故作掏钱不爽快,让看不懂的薛姨妈忍不住说了句:果然是凤丫头小器,不过是顽儿罢了。

凤姐听说,便站起来,拉着薛姨妈,回头指着贾母素日放钱的一个小木匣子笑道:"姨妈瞧瞧,那个里头不知顽了我多少去了。这一吊钱顽不了半个时辰,那里头的钱就招手儿叫他了。只等把这一吊也叫进去了,牌也不用斗了,老祖宗的气也平了,又有正经事差我办去了。"话说未完,引的贾母众人笑个不住。

到这一步,贾母的不爽已大部消除。然而到底还有些许气恼在丝丝游动。

凤姐儿这时的表演如有神助,偏有平儿怕钱不够,又送了一吊来。凤姐儿借势发挥道:"不用放在我跟前,也放在老太太的那一处罢。一齐叫进去倒省事,不用做两次,叫箱子里的钱费事。"

至此,这趣儿凑到高潮,那贾母笑的手里的牌撒了一桌子,推着鸳鸯,叫:"快撕她的嘴!"我想,曹公不经历此事,这一节断断是写不出的。

这打牌在贾母来看也就是个消遣的玩意儿,不出格不过度,又能说笑又可消磨这长天老日,真正的怡情怡性,玩玩何妨?

贾府里对一些诸如此类小打小闹的赌是属于睁只眼闭只眼的粗放式管理。

而牌类的一大好处,正如现代人归结的那样:它能使我们获得灵魂的片刻平静,甚至麻痹我们敏感的神经,来忍受生命的无意义这个全人类和每一个个人都必须面临的痛苦事实。

3、贾府的牌局被玩得走了大样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这么看的。贾府里总有人想要改变牌类这一健康属性,比如用它作为生财一大利器。

这自然和贾母对牌的认知是有冲突的。

第七十三回里,贾母从探春那里知道:下人们利用夜班坐更,竟开了赌局,甚至有头家局主,或三十吊五十吊三百吊的大输赢。半月前竟有争斗相打之事。

贾母作为贾府最大的财主,一吊钱尚要玩半个时辰。奴才们却敢玩得如此之大,完全走了大样。这让她深为震怒。她老人家对这般狂赌的危害性认识的还是比较深的。

夜间大赌,首先暴露了贾府对值夜人在管理上存在漏洞。虽有巡夜查岗,但也是形式上做做样子罢了。

没准这里面还有徇私舞弊,蝇营狗苟等诸多不端行为,比如常查夜的有林之孝家的,但参与大赌的头家局主里就有林之孝的两姨亲家,这会是巧合吗?

再者,贾母担心的还有:夜间既耍钱,就保不住不吃酒,既吃酒,就免不得门户任意开锁。或买东西,寻张觅李,其中夜静人稀,趋便藏贼引奸引盗,何等事作不出来。

而最让贾母放心不下的是"再有别事,倘略沾带些,关系不小"。那么这个别事到底是什么呢?其实这从她前句里已透露出来"藏贼引奸引盗",既然贾母说,贼盗事小,那就剩下引奸了。

园里有爱孙宝玉,有心肝肉肉黛玉,还有众多别的女孩,万一勾连的在这方面出了差错,事关风化,传出去,贾府整个的颜面性命还要不要?以后还如何在亲戚面前立足?如何在众达官显贵的诰命夫人前说嘴?这才是贾母动怒根源。

而这都是赌上面引来的祸水与混乱,所以贾母才斩钉截铁地说:这事岂可轻恕!

一顿处罚下来:烧掉赌具,赌资充公,有撵出永不录用的,革三个月月钱的,罚去扫厕所的等等。

事实证明贾母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大观园里接着就出现了不雅之物——绣春囊。王夫人闻风而动,随之发起抄检大观园、驱逐不安定分子等诸多打击行动。

表面看,荣府赌博陋习得到整治,人人恭肃严谨,不似先前放松随意。但与之相连的宁府却未受到丝毫影响。现任贾氏族长贾珍反而开头设局聚众夜赌。

这里玩法有打公番,斗纸牌,抢新快,打天九等花样繁多,之外,有大桌的美酒佳肴供众人胡吃海塞。更骄奢淫逸的,居然还有娈童相陪,醉酒的薛蟠动作更加放肆,输钱的邢大舅和娈童们较上了劲,再加上其他游荡纨绔子弟的污言秽语,真的是纸醉金迷、醉生梦死到了不堪地步。

关于牌类,李银河曾经说过:在随机现象带来的随机的快乐中走过无目的的漫漫人生,安然迎接无人可以逃脱的自身的死亡、解体和一切或曾有过的意义的消亡。

这一点,大约贾珍辈早已参悟透了吧,及时行乐成了他们的人生信条。

对贾珍这些滥赌丑行,贾母也许真不知道,可即便知道了又能如何?贾府的日暮西山又能是治理一两次赌博所能扭转的?

贾母早已看出贾府不祥的未来,赌博行为的盛行,正是贾府里人们空虚堕落,没有进取方向的行动写照。无能为力的她只是祈祷,这一天来得晚一些再晚一些。

在七十六回的中秋家宴上,她甚至想营造过去盛世光阴才有的热闹气氛,没有成功。相反,挥之不去的,却是一直萦绕心间的那种浓浓的悲凉与凄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