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林黛玉:仙姝本是俗世女

2018-11-19 16:12| 发布者: 新媒体-Echo| 查看: 148| 评论: 0|原作者: 查晶芳

黛玉,芳姿玉颜,冰雪聪颖,才华比仙。其前生乃三生石畔绛珠仙草,故曹公称其“世外仙姝寂寞林”。世人亦多谓其孤高自许,目下无尘,且性冷习僻,量小气窄,更不识人间烟火;美则美矣,却难亲近喜爱。窃以为,此乃大大误解:细细读来,黛玉骨子里恰恰是一腔活泼泼的俗世烟火气。

活泼俏皮性爽直

眉间若蹙,娇喘微微,两靥生愁,泪光点点:这是很多人心目中的黛玉形象。多愁善感,成了她最醒目的标签。事实上,很多时候林妹妹楚楚可爱、活泼跳脱一如邻家女孩。

她会爆粗口,瞬间变身野蛮小女友。十九回,黛玉午睡时宝玉缠着她,非要跟她睡一个枕头,黛玉毫不客气地骂他:放屁!后来,又听到宝玉胡诌“林子洞”里的耗子变成香芋来打趣自己,便翻身爬起来,按着宝玉,直嚷着要“撕了你这个烂了嘴的”。第一次读到这些细节,我忍不住以书覆面,兀自笑了半天。千金淑女也爆粗口甚至“动武”,委实有趣。其实,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时时刻刻端着淑女绅士的架势,在最亲的人面前毫无顾虑地放松,恰恰是人性的真实。而那俩并不文雅的字眼从黛玉这样一个娇弱小姐口中软绵绵地蹦出,更觉鲜活可爱。

她平日里说话也幽默搞笑,是个开心果。端午节那日,晴雯因不慎跌坏了一把扇子被宝玉指责了几句,心中不忿,和宝玉、袭人闹气。黛玉看到几人皆在伤心垂泪,便笑着说:“大节下,怎么好好的哭起来了?难道是为争粽子吃争恼了不成?”一句话说得宝玉和袭人都“扑嗤”笑出了声,一扫怡红院尴尬沉闷气氛。

四十二回,姐妹们为惜春绘大观园出谋划策。宝钗最有见识,一口气说出了一大堆用具:各种型号的排笔、浮炭、柳木炭、生姜、酱------正说得起劲,黛玉高声接口:“铁锅一个,锅铲一个”众人愣了,要这做甚?“你要生姜和酱这些作料,我替你要铁锅来,好炒颜色吃的。”众人笑喷。看了宝钗开的一长溜用具单,黛玉又私语探春:“想必糊涂了,把他的嫁妆单子也写上了。”探春笑得撑不住。李纨请大家商议该给惜春多长时间来画大观园,黛玉一本正经道:“论理,一年也不多。这园子盖就盖了一年,如今要画,自然得二年的工夫呢。又要研墨,又要蘸笔,又要铺笺,又要着颜色,又要——”说得众人一并笑开了,连宝钗都夸“颦儿这几句话,虽没什么,回想却有滋味,我倒笑的动不得了”。黛玉的幽默恰如林语堂所言:最上乘的幽默,表示心灵的光辉和智慧的丰富。

她还时不时“坏坏地”调侃人。一张“促狭嘴”,常“叫人恨又不是,喜欢又不是”。乡野村妇刘姥姥进大观园,鲜花插满头,手舞足蹈之,且在各色美味前馋态尽显,吃相难看。黛玉形容其“母蝗虫”,笑嚷着惜春的画上“一定不能少了昨儿的母蝗虫,不然岂不缺了典呢”,一面说一面笑得两只手捧着胸口:“你快画罢,我连题跋都有了,名字就叫携蝗大嚼图!”众人皆笑得东倒西歪,湘云更是连人带椅子都倒了------湘云说“二”时总不会卷舌,黛玉便打趣她是“爱哥哥”;探春给自己起诗号为“蕉下客”,别人都觉雅,惟黛玉直嚷“快做鹿脯来”,众人方想起“蕉叶覆鹿”的典故,皆笑称其语甚妙------

黛玉教香菱学诗,更显其可爱爽直。“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既要作诗,你就拜我为师,我虽不通,大略还是教得起你。”不故作谦虚,不拿腔捏调,完全像个豪爽又贴心的邻家姐姐。

可见得,黛玉本性机灵俏皮,爱逗乐又爽直,只是因为身世境遇,才免不了见月伤怀,迎风洒泪。

本性纯良明世故

爱使小性,说话刻薄,不通人情世故,更不谙家务经济,这也是很多人对林黛玉的评价。

然,黛玉使小性,都是针对宝玉。两人本是三生石上旧精魂,今世再见,两相情好。奈何“金玉之论”如芒刺在骨,令其身心难安。但她无法明言,各种酸楚便只发在宝玉身上,对他一会恼一会喜的。而宝玉在贾府是凤凰般地存在,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极其引人注目。故而,黛玉的“坏脾气”才满府皆知。

黛玉总针对宝钗,逮到机会就奚落她。特别是她嘲笑宝钗“就是哭出两缸眼泪来,也医不好棒疮”这个情节,让很多人坐实了其刻薄的性子。其实她是误以为宝钗为宝玉挨打而哭,说到底,是女孩子家拈酸吃醋。她和湘云间时常的斗嘴,也不过是小孩间的玩闹罢了。惟有周瑞家的送宫花时,她不管不顾发了火,实是被那势利眼的下人气坏了,才一时语急。

黛玉本性绝非刻薄无情,细读来,便知其温柔纯善。她怜惜满地落花,先以锦囊悉心收之,再轻覆泥土于其上;即便和宝玉拌嘴怄气,也不忘檐下的燕子,嘱咐丫环“看那大燕子回来,把帘子放下来,拿狮子倚住”。最动人的是她待紫鹃情同姐妹。小姐与丫环,身份判若云泥。可她和宝玉闹气,紫鹃敢说她的不是,还敢在薛姨妈面前,要其为宝黛婚姻向老祖宗进言;还对宝玉说“偏偏她又和我极好,一时一刻我们两个离不开”。换了别的丫头,谁有这个胆量?谁又有底气这般言语?宝钗是出了名的贤良大度,可莺儿对她也只是“敬”远胜于“亲”。此外,黛玉悉心教香菱写诗,也足见其善。

而所谓的人情世故,她更是通透于心。

初入贾府,她便“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惟恐被人耻笑了去”,其察言观色的本领丝毫不逊于宝钗。初见贾母,尽管老太太一把搂住“心肝儿肉”地叫着,她也不忘乎所以,仍依礼拜见;邢夫人留饭,她婉拒得言辞得当,令邢夫人连连称是;王夫人“再四携她上炕”,她方挨着坐了;听出贾母对女孩读书不以为然,宝玉问起时便说自己只“些须认得几个字”,其实她博览群书;凤姐送的暹罗国进贡的茶叶,宝玉宝钗都反应淡淡的,唯有她热情称赞;宝钗打发下人雨夜送燕窝,她又是让茶,又是赏钱,口中还不住抱歉,说耽误了她们夜赌发财。便是对赵姨娘这等人人不喜的主儿,她也从不失礼数,每每相见,含笑让座。可以说,待人接物,进退分寸,她拿捏得极好。

黛玉的洞察力也很强,绝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宝玉生病,人人探望,独不见凤姐影,黛玉便觉奇怪:以她的性子,为做给老太太、太太看,也必得要打个照面呀!正想着,果见凤姐带着一班人浩浩荡荡就来了。对妻妾相处之道,她也有自己的见解:但凡家庭之事,不是东风压了西风,就是西风压了东风。久居贾府,她看出荣国府财政状况堪忧,私下里跟宝玉说起,不无忧虑:进得少,出得多,长此以往,必将后手不接。所以,她极力赞扬探春在大观园兴利除弊、开源节流的举措。显然,她并非不懂理家兴业,只是志不在此。而她从不像宝钗、湘云那般劝宝玉“用功上进”,正是因为两人志趣相投,性情契合。

芳心惟系有情郎

愿得一人同心,盼携一人白首,黛玉和俗世间任何一个女子毫无二致。

然,痴情女情重愈斟情,她常和宝玉吵闹怄气。连贾母都说两人“不是冤家不聚头”。吵则吵矣,一颗芳心却时时相牵系。

宝玉只出门一日,她便觉得“闷闷的”,一晚上打发人去问三四次;听闻宝玉被贾环烫伤了,连忙赶来,也忘了自己素来性洁,凑近要瞧伤情;宝玉替丫头们淘漉胭脂,脸上染了块纽扣大的红渍,她用自己的手帕悉心为其擦拭,姐姐般叮嘱他少做那些事,免得“吹到舅舅耳朵里”;担心宝玉被贾政查问功课,不顾病体,熬夜为他抄了整整一大卷老油竹纸临的蝇头小楷,且字迹与宝玉十分相似,其他姐妹虽也帮忙,但肯如此付出心血精力的唯有她。

她体弱多病,一年到头也做不了什么针线活,但她为宝玉做香囊、手帕、玉穗子、荷包等许多小东西,都“十分精巧,费了许多工夫”;宝玉雨夜来坐,她嫌他打的灯笼不够亮,怕他摔跤,硬要把自己用的玻璃绣球灯送与他;元妃省亲,出题命大家作诗,她怕宝玉出糗,替他写好将纸条掷于他面前;即便因吃醋和宝玉生气,也还是忍不住嘘寒问暖,担心他“回来伤了风”,细心为他戴斗笠,系绳扣,温柔细致令人感动;知道宝玉被贾政叫去,一日未回,心中忧虑不已,虽早上刚拌了嘴到底不放心,着人去打探;宝玉挨了打,她更是把两只眼睛哭得像个桃子一般无法见人,见着宝玉也哽咽难语------

纯粹的爱情,是她毕生的信仰。可叹,木石前盟终成空。她心神俱碎,焚稿断情,香消玉殒。像极了最近霸屏的如懿,心死于昔日情郎今朝陌路,断发相祭,决绝惨烈。也像那个民国临水照花人张爱玲,爱,可为你把头低到尘埃里;绝望了,便去书永绝,不复相见。

这样的女子,其实很“俗”。她只渴望烟火尘世里一段地久天长的岁月静好,即便满头新雪,“而你,仍宠着我的喋喋不休”。所以,她深情,她嫉妒,她绝望,她崩溃。相比之下,宝钗很“仙”:素来廉静寡欲,从不失端庄持重;即便宝玉出家,她也能保持冷静与理智。曹公称其为“山中高士”实是恰当。

我更喜黛玉。宝钗像个小圣人,时时刻刻完美得无懈可击。明张岱言: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黛玉虽小缺点多多,但她纯真,感性,诗意,更有尘世的气息,更具鲜活的魅力。席勒说,女人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天性纯正,一个女人未受污染的感性,最具智慧的魅力。当然,这需有心人也要有缘人方能读懂。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