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美国搜救坠机氢弹的“断箭”行动始末

2018-12-24 15:15| 发布者: 新媒体-Echo| 查看: 174| 评论: 0|原作者: 叶尼

1966年1月17日这个阴沉的星期一,天气寒冷,狂风怒号,但帕克仍然出海去了,他住在安达卢西亚省海岸边,在一个叫作帕罗玛列斯的村庄,生活艰难。这里稍有能力的人,都外出打工挣工薪去了,其余留下的人都以种植西红柿、洋葱、豆角、橙子之类的蔬菜、水果为生,或是像帕克一样靠贫瘠的海产过活。今天帕克仍如往日一样劳作,可就在此时,出了件怪事……

重大空中事故

在位于塞维利亚的这个北约的军事基地,这天9时30分,起飞了一架KC-135大型加油机,载着110吨燃油。机上的查普尔少校正在安全空廊中执行着一项例行的向其“客户”加油的任务,地点是在盟国西班牙的海岸边。

10:05分,这位“客户”,美国空军中一架八引擎的号称“空中堡垒”的B-52型战略轰炸机,它随着一个由“同温层堡垒”组成的大机群,从美国本土北卡罗来纳州飞来,在连续飞行不着陆情况下,沿着苏联国土边界飞过这里。机上载着的是为“灾难帝国”准备的“礼物”(这“礼物”就是4枚B28氢弹,其爆炸当量为每枚2500万吨梯恩梯,是当年在日本广岛投下的“小男孩”原子弹的1250倍。那枚“小男孩”曾杀伤了14万人,即使这样,与现在这些氢弹相比也是小巫见大巫)。再过6分钟这架飞机将与与加油机对接。

10:11分,按事先的精确计算,这两架飞机在距海岸8公里处相遇,时速600公里,高度9300米,两机距离50米,然而就在加油完毕收起加油软管时,加油机人员惊讶地发现,两机距离开始接近,说时迟那时快,B-52轰炸机撞上了加油机的下部机身,随着一道闪光出现,

B-52飞机的一台发动机爆炸了,火焰顿时罩住了机翼,刹那间还波及油箱,而着火的两架飞机还在向前疾驶。

10:22分,在距离帕罗玛列斯村1公里处,B-52飞机的座舱已然完全失去密封,机长做了应急投弹动作抛下4枚氢弹,并命令乘员们全部弹射跳伞离机。然而全部7人中只有4人来得及这样做,因为这架“同温层堡垒”很快就爆炸了。

两架飞机全都爆炸解体,残片带着黑烟散落到地上。幸存的飞行员们凭借降落伞缓缓地坠落到冰冷的海里。他们将3名同事火化的遗体带走了,而飞机残骸仍旧散落在方圆40公里的地面上,直到5个小时后才完全烧尽,最后这些废金属全被收集、运走。虽说在失事当时投下的氢弹全都带有降落伞,然而后来才发现,只有两枚是带着降落伞落下的,另两枚硬着陆的后果不堪设想。

第一个坏消息

当地人霍歇·查摩拉指着一处长满野草的小丘说道:“当时有个炸弹就掉在那儿”,直到现在还在提醒着他,别忘记曾降临到他家田里的这场灾难的,就是带着天线装在不透光的铝匣子中的四个核辐射量计数器,一看就是外来闯入者留在这里的印记。

其中一枚炸弹完好无损地落在阿里曼索尔河干涸的河床上,这本来是个好消息。然而就在三分钟过后,另两枚炸弹以时速300公里的速度扎入了土地里,一枚正好落在村子中央,而第二枚落在这块地里。由于触地时的一击,其中的三硝基甲苯炸药被引爆,使得氢弹外壳破碎,内部20公斤军用钚239产生物理、化学反应,形成巨量的核辐射,污染区域高达数公里,这是第一个坏消息。

而村中的1500居民中当时竟然无人察觉,而这种辐射的危害首先作用在人的大脑组织。许多人仍在田间劳作,其中就有霍歇·查摩拉的父亲。他一看见降落下来的美军飞行员,就上前帮他解开了沉重的伞绳,并且扔下自己手里的笨重工具,立马送他去医院。等他回到田里又继续劳动时,就感到严重的不适,一直到去世身体也没恢复过来。

表面虽然若无其事,但实际上幕后的相关方面立即紧锣密鼓地料理后事。五角大楼开始了一项代号为“断箭”的秘密行动,针对的就是这次核武器事故。在这些氢弹的着陆地点,很快出现了西班牙的军人和警察们。到第二天早晨又来了300名美国人,其中包括军官、处理重大事故的专家以及带着大量装备的科技人员,一切活动均在搭好的帐篷下以严格保密的方式进行。被上帝忘却的这个小村庄,一下成了北约关注的重要目标,在未公布真实原因的情况下,受到放射性沾染的方圆10公里内区域被封闭起来,划为禁区。最让当地居民伤心的是,成群的穿着防护衣好似外星人的家伙们带着辐射量计数器,践踏着这片邻近的良田,用军队的皮靴毁掉那些西红柿秧苗,而这里种植的西红柿品种又是享有盛名的。

在这些大批前来的人中,也有不少是非军事性质的专家,他们绞尽脑汁思索的就是,他们费尽心机在这里搜索,究竟是为什么,然而华盛顿官方人士对此噤若寒蝉。

直到美国方面陆续又增加了300多人以充实调研队伍,一切才清楚,这里的情况比原先想象的还要糟得多。在一份简略又简略的五角大楼的公报中含含糊糊地承认,出现了极其意外的局面,“在西班牙沿岸正常执行空中加油任务的战略轰炸机,发生了空中事故。由于机上运载的核武器处于保险装置控制之下,经过在当地所进行的核辐射量检测,确认这一事件不足以对人员造成伤害。”于是,这一事件算是解密了。总的说来就是,没有更多严重情况,事故发生后的18小时之内,在当地陆上已发现了3枚氢弹,而官方的头面人物始终言之凿凿:在B-52飞机上总共只有一枚氢弹。

第二个坏消息

在这两架飞机空中相撞时,帕克的小艇正好位于离岸边5公里远的地方。在解网捕鱼时,空中的一道闪光引起了他的注意,接着就是一个橙黄色的奇异东西爆炸开来,瞬间从其下方传来一声轰鸣,向下散落着灼热的碎片。很快地,在离他有100米远的水中,落下了一个金属的圆柱体,上面还罩着一个灰色的降落伞,沉了下去。但他当时无暇对付,只因为马上又有3名飞行员在近处溅落。回家之后,帕克将其所见说给当地警察局的人,但对方仅仅是耸耸肩,不可理解。

直到3月1日,也就是该事件发生并且飞行员丧生7周之后,五角大楼终于决定公开承认,这次事件中还损失了几枚氢弹。其中两枚损坏后释放出放射性元素钚,其半衰期长达2万5千年,不过其辐射范围仅限于100公顷内土壤的表层。现已将这些表土以5千个200立升容积的大桶全部运走,保存在美国的核废料仓库之中。

仿佛一切都适得其所了,然而在帕罗玛列斯这次确实丢失了武器,也就是说4枚氢弹中的1枚现在不知去向。

3月8日,西班牙新闻部长曼努埃尔·弗朗哥和美国驻西班牙大使安吉耶尔·比德尔·杜克亲自上阵,在摄像机前像作秀似地下到帕罗玛列斯附近的海里浸泡一阵子,也就是代表官方宣布,核辐射的威胁不存在,一切正常,任何小变动都没发生。天空布满了搜寻和救护的飞机,数十艘渔船、快艇、游艇、干货船甚至游轮都成群拥来,收集掉落的残片,使这个原先不出名的小村广为人知。

在华盛顿召开的紧急会议上,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的首脑们作出决定,搜寻和打捞落在海里的那枚氢弹这项工作由美国海军进行,而为此支付的相应费用则由丢失该武器的军种也即空军承担。至于这一“断箭”行动的负责人,委派的是美国海军驻扎欧洲的打击力量副总指挥威廉·盖斯特海军少将。

帕罗玛列斯附近海底的地势是十分复杂的,陡峭的硬地上横贯有多条峡谷,深度均在一公里以上,四周峭壁全被淤泥覆盖着,只要海水轻微动荡淤泥就会浮起,使得水下能见度变差。

在这一专用水域内驶来了整整一支大舰队,包括扫雷舰、驱逐舰以及带有声纳装置的救生船只,还有潜水搜寻所用的大量设备。搜寻组在处置现场采用了更为先进的设备,如“威斯汀豪斯(西屋)”公司出品的专门用于海底搜索的声纳设备,时速为一节的海底牵引工具,可下潜达600米、附带陆上实况显示屏幕的摄像设备及船只,“哈尼韦尔”公司出品的根据方位、动向、深度对水底目标做测距的声纳装置。应美国防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的请求,美国一家私人企业派出了实验性的潜水装置“阿尔文”、“阿留米诺特”前来增援,并携带着能下沉到二公里深的带有机械手的机器人,还有操作人员同来。

美国海洋管理局建立了用以确定坐标的地标体系,无论是用于搜寻组的,还是用于搜寻目标的,一概都详之又详。参加这一大工程的这个专家和潜水员大组中,包括有130名潜水员和水上战斗员,总顾问由乔治·穆尼担任,他曾于1964年下海搜寻到核动力艇“特列舍尔”号潜水箱中遇难者的遗骸。

海军的分析人员试图凭借电脑拟定飞机爆炸瞬间的精确坐标,在经过复杂计算得出结果后,根据陆上所发现的氢弹的地点,来确定海中氢弹坠落的最大可能范围,那呈现出的是个高10英里、底部为20英里的三角形。然而在描绘B-52轰炸机投下氢弹状况的全景图以便制作相关模型时,却因其落入深渊杳无踪迹而作罢。所有前来的各种船舰均是新型的并配备有复杂精密的设施、装备。

到了3月9日已打捞起了358件物品,175件飞机残骸和碎片出水,其中小至300克、大至10吨的都有,但就是没有找到氢弹。随之出现了这种担心,它已被强劲的潮汐海浪拖到了深海里,搜索面积还要扩大数倍,这样原先期望的结果根本没达到。

这些工作是按照数学公式严密计算的方法并在规范的理论结构框架下组织进行的,并且全都以最先进的现代技术为基础具体操作的,但当人们都已希望渺茫时,那个外号叫帕克大名叫弗朗西斯科的渔民,其记忆中可作证词的那些内容派上了用场。帕克把这些人领到了那片渔场,那些美国佬点头哈腰、礼数周到地向他请教,并且耐心地观察并按照帕克的指点,在地图上标注与那个溅落于此的目标相关的坐标,然后又一窝蜂似地回营去研究。经过这么几个来回他们得到了这条经验:随便找个借口将甲板上的东西全撤掉,把船挪个窝,然后就像是随便问话似地对帕克说:“你敢确认那个金属圆柱真的落在这儿吗?”但是帕克总是回答道:“你们刚离开的那地方还记得吗?那东西就在那里。”由此他们确信,这位渔民属于具备罕见的强识记能力的那类人,于是盖斯特下令了:“现场见证人所指定的这片区域,可被认作是第二个有可能的氢弹坠落地带”,并且带上“阿尔文”潜水设备从3月15日出海,在该地区下潜至777米的深处。这里能见度始终是2.5米,然而降落伞的残片通过舷窗一下就发现了。在任务保障船上,开始显示出的这枚氢弹的代号为“仪表板”,而为了找到它,最终还是依靠帕克所指出的原点,总共付出了80分钟的时间,而任务进行到此时后,其代号已更改为“帕克氢弹”。

氢弹找到了,但使命只完成了一半。它现在平躺在大裂罅的边缘,任何轻微的动作都有可能将它推入裂罅深处,除此之外,触发引爆的危险也不可小看。起先是在降落伞上固定好了一个自动应答机,用于水声测距定位。水下摄影证实,这个获取物的确是那枚氢弹于是给它一个数码代号“罗伯特”。为将它从水底搬上来,调来了带机械抓手的水下作业专用设备,该设备所设计的工作深度达600米,在此基础上又对该设备进行改装,使其能下潜到水下850米。3月25日该设备自加利福尼亚运至帕罗玛列斯,为抓取氢弹设计了专门的接头,并准备在解开它时借助降落伞。然而就在这时,海上起了风暴,波涛汹涌,打捞工程不得不中止。而“罗伯特”在此时一点点滑向大裂罅,每昼夜的挪动速度是90米。

到了4月7日,也就是过了三周之后,捞起氢弹的尝试终于成功实现。当日8:45分它已浮出水面。整个搜寻从头算起耗费了79天22小时23分,其中自水底捞起上岸用了1小时45分,放射性物质剂量测试显示无外溢迹象。随后工兵拆卸了雷管。10:14分盖斯特少将简短宣布:“罗伯特”结束了海底漂泊,氢弹危机已解除。次日,各个媒体的记者纷纷前来采访、拍照,准备正式发表去制止各种传闻。就此,世界历史上最昂贵的一次抢救行动终于结束,参加这一行动的有美国海军的18艘舰船,还有大量的民用船只及4台潜水设备,还有3800名各类人员。总成本高达8400万美元。

这次氢弹危机的后果还在延续,主要是因为它对环境的破坏以及对人类健康的危害。到了2005年,西班牙报刊上又开始了这个话题的讨论。迫于各方压力,美国不得不做出些姿态。2006年10月8日,西班牙国家广播电台宣布:“美国和西班牙两国政府签署了协议,为净化1966年事件造成的环境损害,决定共同合作,进行长期治理。”而美国类似的“断箭”事件并不只限于海外的这一起,就连在其本国国内发生的尚且不了了之,不知何时还会浮出水面。究竟如何,世人还在拭目以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