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查看内容

《红楼梦》第九回解读 :贾府的学堂为什么乌烟瘴气,男风盛行,甚至大打出手? ...

2019-2-26 12:10| 发布者: 新媒体-Echo| 查看: 143| 评论: 0|原作者: 唐宋游吟者

红楼梦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起嫌疑顽童闹学堂”,描述了生命里的一些相互关系和情感,也涉及当时盛行的“男风”、同性情感。在各种欲望、利益、成见交织下,这些关系被扭曲、复杂化,并导致混乱、争端、暴力、破坏。这似乎是顽童们掀起的一场小风波,却也几乎可以反映一段人性的历史。

宝玉上学前,向众人辞行,分别和袭人、贾政、黛玉有一段对话。袭人作为宝玉最亲近的丫鬟,扮演的是姐姐或母亲的角色,对生活上的事千叮万嘱,既劝说要奋志读书,又担心功课多了影响身体,天冷了又怕冻着,预备好了大毛儿衣服、脚炉手炉。“袭人说一句,宝玉答应一句”,完全是“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的架势。宝玉之对袭人,从情感上来说有点类似姐弟恋,像孩子一样被照顾,以依赖为主。在黛玉面前,宝玉则获得一种真正的朋友、恋人关系。黛玉常常较随意地和宝玉开玩笑,“好,这一去可是要蟾宫折桂了!我不能送你了”。及至临走前,还要叫住宝玉:你怎么不去辞你宝姐姐来呢。宝玉对这些玩笑,也是心领神会,笑而不答。两人之间还有些青梅竹马走过来的小秘密:“等我下学再吃晚饭,拿胭脂膏子也等我来再制”。

两个女孩,风格不同,却都是柔情似水。其父贾政,则是一派家长的威权,纯粹的否定、斥骂。贾政冷笑道:“你要再提‘上学’两个——连我也羞死了!依我的话,你竟玩你的去是正经,看仔细站腌臜了我这个地,靠腌臜了我这个门!”之后,贾政还明确申明了自己的教育理念:那怕再念三十本《诗经》,也都是掩耳偷铃,哄人而已。你去请学里太爷的安,就说我说了:什么《诗经》古文,一概不用虚应故事,只是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贾政这番话,反映在当时社会教化中,诗与礼的分离分裂。贾府虽号称诗礼之家,注重的只是以约束压制个性为主的礼,对抒发、表达情意的诗却嗤之以鼻,教育纯粹以功利为标准,有助于科举应试的四书摆在几乎唯一重要的地位。

传统文化中,礼以节人,乐以发和。礼和诗(或乐)应是不可缺少的两翼,生命失去其一都无法平衡发展。但如果仅仅从功利角度看,人被培养成一部只按预定目标前进、毫无感情干扰的机器(入学则为考试机器,入仕则为官僚机器,从商则为商业机器,从军更为杀人机器)是效率最高的,没有情感波动就决不会偏离预定轨道。为此,专制的统治者、武断的家长等一切权威为了功利的管理目标往往合谋扼杀生命的个性。

但生命个体是会反抗的,当他们正常的情感、审美需求得不到满足,就会寻求各种发泄的途径。因此,我们看到,贾府的义学,是如此乌烟瘴气。

首先不能不提的就是当时盛行的男风。从现存史料、小说来看,中国古代的同性关系主要存在于男男之间。女同性恋自然也有,史料中也有若干记载。如汉武帝时期的皇后陈阿娇因失宠寻求同性的抚慰,“使女巫着男子衣冠帏带,与后寝居,相处若夫妇。”“上闻穷治,谓女而男淫”。但整体而言,古代女子交际范围狭窄,社会上大范围的同性恋风气不太可能。古代男风文化有过三个高峰:春秋战国、汉魏六朝、明清两代。据《史记佞幸传》和《汉书佞幸传》记载,汉代25个皇帝中,蓄养了男宠的就有10个。“断袖之癖”的著名故事便发生在汉哀帝身上。

明清以来,男风文化蔚为大观,除了在上层贵族、文人间盛行,甚至成为许多市民生活的一部分。在闽地流行“契兄弟”、“契父子”习俗,将同性关系以“伪血缘”的方式变成社会常态。乾隆年间的学者袁枚的《子不语》中有大量的同性恋故事,而袁枚本人与吴下秀才郭淳之间就有一段同性恋情。《随园轶事》中载:“先生好男色,如桂官、华官、曹玉田辈,不一而足。而有名金凤者,其最爱也,先生出门必与凤俱”。

只有了解了当时这样的社会风气,我们才能理解《红楼梦》里面的同性恋描写。少年公子哥们,最易受到社会萎靡风气的影响。如前所述,在科举功利导向的教育中,他们个性被严重压制、束缚,甚至本来属于儒家教育体系的“诗”的熏陶都被淡化,抹杀。缺少艺术和美的良好熏陶,对大多数人而言难免品味低俗,粗俗肉欲成为生命能量主要的发泄途径。

现代社会,从医学、生理角度研究同性恋,认为有些同性恋是由基因决定,持更加包容的态度。笔者也无意对同性恋这一现象进行道德批判。但古代尤其是明清时期的男风,与现代同性恋还不太一样,多数人并非真正的同性倾向,而更类似于“狎妓”的变体。地位高的“攻”和地位低的“受”之间毫无平等可言。明太祖禁止文武官员进入妓院,洪武三十年又颁布《大明律》严禁官员携妓宿娼,却对蓄养伶人没有禁令。当时京城和江浙地区男伎很常见,时称“小官人”、“小兔子”、“小相公”……他们学习琴棋书画,衣着举止与女性无异,年过二十就无人问津。所以这里面还混合着恋童癖的倾向。

因此我们看到,薛蟠偶动了龙阳之兴,“假说来上学,只图结交些契弟”“谁想这学内的小学生,图了薛蟠的银钱穿吃,被他哄上手了,也不消多记”。无节制寻求刺激、扭曲了的淫欲结合着物质功利,把生命之间原本干净清爽的关系严重毒化。贪婪、愚痴沉迷之后伴随着嫉妒、流言、暴力。社会就是这样走向腐化混乱。

有人或许会问,宝玉和秦钟、香怜、玉爱等人不是也相互倾慕,眉目传情吗?他们间的关系,岂不是也不干净,缘不得被诋毁攻击,谣言四起啊。

笔者以为,至少在作者笔下,宝玉秦钟之间的关系,还是更简单纯粹的,主要出于对美的共同欣赏,“都生得花朵儿一般得模样”,加上性情相投,趣味接近,功利肉欲的东西较少渗透其中。换句话说,就算他们有暧昧,这种暧昧,也更接近我们当今探讨得较多的以平等为基础的同性恋,与薛蟠的狎童纵欲还是不同。考虑到当时文人们不以男风为禁忌,作者对这一话题并未过多避讳,反而以此刻画宝玉对一切美的东西都博爱、多情。至于宝玉秦钟之间是否真属同性恋,笔者留待后文探讨。

在本回中,贾府义学中粗鄙无耻的一面,被充分暴露出来。塾师贾代儒号称“年高有德”之人,却因受了薛蟠礼物,对其放任不管,任由其将学校变成风月之所。贾代儒外出时将事务交长孙贾瑞管理,他却最是个图便宜没行止的人,每在学中以公报私,勒索子弟们请他,为图些银钱酒肉,对薛蟠助纣为虐。金荣更是争风吃醋、散播流言的那种在每个人群中都可能出现的典型的小人。矛盾因此一步步激化。

而在一切对抗争斗中,都少不了运用权谋的、好事出头的、打下第一枪的、趁火打劫的。一场大混战,如同电影般活灵活现呈现在读者面前,贾蔷、茗烟等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贾蔷的心思刻画,茗烟粗俗而生动的语言,都可谓一绝。

最后还是由李贵等大仆人出场平息争端。李贵手法老练,所依据的无非几条原则:一、事态不能进一步闹大,惊动了老爷太太,大家都脱不了关系。二、镇住为首闹事和承担责任的,对茗烟以喝骂为主,对贾瑞也一通指斥,晓以利害。三、明确身份后按照高低贵贱原则进行补偿处理,首先满足身份最高的宝玉的要求,各方施压要求金荣磕头道歉。在这里,真正的是非曲直,其实并不那么重要。地位决定最后的结局。即便金荣被迫磕头后极度不满,他也不敢质疑宝玉的特殊地位,而只是怨恨秦钟:不过是贾蓉的小舅子,又不是贾家的子孙,附学读书,也不过和我一样。换言之,地位高的才可以为所欲为。

学堂的这一场混乱,是贾府乃至整个社会的缩影,物欲横流、粗鄙恶劣,生命中的美好、简单纯粹的情感来到这里后都要被扭曲、毒化。虽然权威、高低贵贱的制度把所有混乱都强行压下来,但每个生命在其中都受到伤害,或者变形。

读红楼梦故事,感受作者情怀。有感偶题:一曲红楼今古情,当年亭苑草犹青。金陵风月留不住,凤尾龙吟梦里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