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红楼梦:坠儿的自述

2019-4-3 15:51| 发布者: 新媒体-Echo| 查看: 149| 评论: 0|原作者: 杜若

(一)

那一年,我刚满十岁。能到怡红院当差,倒也是个巧宗儿。因为人多,活计又不重,当值不过是喂喂鸟儿,浇浇花,打桶水,烧个茶水罢了。宝玉宽柔待下,万事不苛求,袭人性子又好,寻常日子里,倒也惬意。有时候还会散果子,得赏钱呢。更别提一个月五百钱的月例,已是称得上“丰厚”了。

那跟赵姨娘的小吉祥儿,因为主子不被待见,月钱被裁一半,连跟主子奔丧去穿的月白缎子袄儿都要满府里去借。更可笑,借到林姑娘的雪雁那里,被雪雁三五句巧话打发了。

原本,怡红院的日子一天天过,傻吃酣睡猛长,也是极好的。

那天宝玉差佳蕙去给林姑娘送茶叶,恰好老太太着人给林姑娘送钱来。真真林姑娘是老太太心坎上的人,按说月钱一应跟别的姑娘一样,都有了,又因林姑娘体弱,老太太平日里就拿出梯己人参之类的稀罕物儿经常送去。这不,怕潇湘馆不够用度,还专门又送去零花钱。

我们平日背地里都悄悄说,老太太对林姑娘,也该赶上对宝玉的偏疼了。偏袭人总说“林姑娘不是咱们家的人”。可真是,袭人这么个明白人倒糊涂了:正经二小姐三小姐四小姐可曾得了老太太如此另眼相待了?

佳蕙真真好造化!林姑娘抓了两把钱赏了她,可把她高兴坏了。这不,回到怡红院,就让红玉替她数了收起来。哦,这红玉因为“玉”字重了宝玉黛玉名讳,改了叫小红,是管家林之孝的女儿。她大了我跟佳蕙几岁,素日里她也肯看顾我们几分。

我就没佳蕙那样的好造化了。家里几个姐妹,我排行第二,能在怡红院当差自然是福气,可是我虽也有几分伶俐,怎奈怡红院晴雯碧痕一众人张牙舞爪,哪个是好相与的?现拿小红来说,林管家之女,也生得秀丽恬静,年纪也大我几岁,何曾没有一颗向上攀爬之心。听说前几日好不容易逮着一个给宝玉倒茶的机会,究竟还不曾跟宝玉说上几句话呢,就被碧痕几个好一顿抢白。弄的小红心灰意冷好几日,懒吃懒睡的,到底没个出路。

至于我,毕竟年纪小,上不去。不过平日里盼着多得几个赏钱,拿到家里妈,免得她天天拿着四儿五儿的比着排暄我,也罢了。

(二)

那天李奶奶叫我领进去本家一位爷,说是什么西廊下住的芸二爷。说是宝玉要跟他说话,走到蜂腰桥上,遇见了小红,小红不知怎的,跟我没话找话的说了起来。我早跟她说要去带进芸二爷来,她这会子又问我,可曾看见她的帕子。这还不算,那芸二爷一面走,一面拿眼把红玉一溜,那红玉一边和我说话,也把眼去一溜贾芸:四目恰相对时,红玉不觉脸红了——这是打哪说起啊?

我似懂非懂的也看了看他俩,没言语。

带进芸二爷去不过半个多时辰,就出来了。仍旧让我带出去。芸二爷虽是本家爷们,倒不拿大,一路上与我说个不停:"几岁了?名字叫什么?你父母在那一行上?在宝叔房内几年了?一个月多少钱?共总宝叔房内有几个女孩子?"我见问,便一桩桩的都告诉他了。芸二爷又道:"才刚那个与你说话的,他可是叫小红?"我笑道:"他倒叫小红。你问他作什么?"芸二爷道:"方才他问你什么手帕子,我倒拣了一块。"我听了笑道:"他问了我好几遍,可有看见他的帕子。我有那么大工夫管这些事!今儿他又问我,他说我替他找着了,他还谢我呢。 才在蘅芜苑门口说的,二爷也听见了,不是我撒谎。好二爷,你既拣了,给我罢。我看他拿什么谢我。"芸二爷倒也痛快,向袖内将一块帕子取了出来,对我笑道:"我给是给你,你若得了他的谢礼,不许瞒着我。"我满口里答应了,接了手帕子,送出贾芸。

第二天是花朝节。主子姑娘们都早早去了园子里玩耍。红玉我俩也干完了活,我便约着她去滴翠亭坐着。 这亭子四面俱是游廊曲桥,盖造在池中水上,四面雕镂糊着纸,倒是个安静处。我拿出芸二爷给我的帕子,问她,“你瞧瞧这手帕子,果然是你丢的那块,你就拿着,要不是,就还芸二爷去。”小红见了忙抓在手里说,“可不就是我那块!快还我吧。”我记着她的谢礼,紧着说,拿什么谢我。她说既许了我,自然不哄我。小红为人,倒也是说话算数。我便趁机说道,那你拿什么谢芸二爷呢?芸二爷临走前嘱咐我呢,没有谢礼不许给你。小红先是不肯,后又松动,把她一块帕子给了我。又让我起了个誓,再不告诉别人。我乐不可支,这下两头收谢礼,不枉我跑了腿费了话。至于他俩形迹可疑处,谁管谁筋疼,横竖与我没相干。

哦对了,那天正与小红说话,宝姑娘从亭子外经过,非说我俩把林姑娘藏了起来。林姑娘素来冷清,哪里会跟我们玩呢?可是小红却急坏了,说若是宝姑娘听了去还罢了,那林姑娘心细爱刻薄人,倘若走漏了风声,可如何是好?我似懂非懂,也懒得想那些去,见了文官,香菱一群人来,小红我俩便也收了那些话,与她们玩起来。

后来就是那一天,小红被琏二奶奶叫去传话,大大的露了一回脸——自然又被晴雯几个冷嘲热讽了一番。再后来,隔了一阵子 ,小红竟然被二奶奶要去使唤了。这是后话。

(三)

春去秋来,转眼间,秋天也过去,冬天来了。眼看要过年,府里却来了许多亲戚:有大太太的兄嫂并侄女,姨太太的侄子侄女,大奶奶的婶子带着两个女儿。老太太的话,四个女孩都留在了园里。姨太太的侄女叫宝琴的最好,老太太爱得什么似的。

有一日下了雪,这里的姑娘们并宝玉与新来的亲戚家的姑娘们一起在芦雪庵赏雪作诗。云姑娘和宝玉还弄了块鹿肉烧了吃。老太太兴致也好,坐了轿也进园了。随后平姑娘二奶奶也来了,云姑娘拉着平儿玩,平儿就褪了镯子,随手放了一边。

那个镯子亮晶晶黄澄澄的映着日头,细巧精致,虽不重,但上嵌着一颗大珠子,也值几个钱。

平日里我在怡红院也见过些好东西。那缠丝玛瑙碗啊,玻璃盘子啊,更不用说老太太太太赏这里的古董玩物。便是比我们大的那些,晴雯袭人几个,亦有不少主子们赏的钗簪环佩。我跟佳蕙这样的小丫头,节下也就得些赏钱,首饰簪环是没有的。

那一日,我被平姑娘的镯子迷了眼,趁着人多忙乱,就鬼使神差的把它偷拿了手里,藏在身上。心里也怕,可是转念一想,那么多人,等发现丢了,哪里找去?再说,平姑娘常年在二奶奶身边,这么对镯子对她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

可是对我来说就不一样了。我是家生子,家里还有几个姐妹,也没有个成体统的。我们几个小的初时瞅着宝玉房里的袭人晴雯眼热,可是究竟没什么希望。只一个四儿运气好,不知怎的就上去了。为这事,我妈羡慕嫉妒了很久。

可是我知道,我连小红尚且比不上,不敢心存幻想。怡红院这地方难呆,虽然宝玉说将来要把我们全放出去,让各自父母做主婚配,比配小子强些,可到底也要没什么大意思。倒不如攒下些梯己吧,将来总是用得着。

可是每每得了月钱又要如数交给妈,用她的话说,怡红院里吃穿不愁,要钱何用,不如给她,让她存起来。妈的心思我心知肚明,不就是给哥哥备下好娶媳妇吗?可也难说什么。今日见了这精致的金手镯,又值钱又好看,眼见众人都不理会,它就在我左手边,唾手可得。

……

(四)

怡红院里是藏不住秘密的。我舍不得将手镯交与娘,也不敢拿出来看,就把它放在 箱子底,以为这样就不会被人发现。可是我哪里知道琏二奶奶的手段。她怎么能容许眼皮子底下她的人丢了东西找不回来?没几日,我便被老宋妈发现了。

老宋妈还算省事的,虽回了上头,也不曾打骂,没有当场闹破,还叹了几句“这么个伶俐丫头却做这个事,可惜了”。我知道东窗事发,这个地方怕是待不下去。倒也没有太多留恋,只是怕到家被妈打骂责怪。一个月少了这五百钱,不知如何交代?

果然那日,平儿来找麝月。只因袭人她妈死了,她回家送殡去了,晴雯病着,我们几个小丫头偷懒都在底下玩。我见了平儿心里怕得不行。

果然,晴雯知道了,虽病着,还是凶神恶煞一般的拿一丈青扎我,骂我,我吓得又哭又叫。平时她就比别的大丫鬟凶,仗着宝玉疼她,把袭人都不放在眼里。今日我这事撞在她手里,一定是凶多吉少了。果然晴雯立逼着叫我妈来领我出去。

我妈不服,不免跟她吵了几句。麝月出来帮着,大大的排暄了我妈一顿。临了,我还被逼着给她们磕了两个头,走了。

(五)

到家不免被责骂了好一阵子。当然,骂的最多的还是晴雯那蹄子。

好在,倒也没人知道我偷手镯的事。想来是顾及宝玉怡红院的面子吧。就这样过了一年,有一日妈心情大好,到家便念佛:“阿弥陀佛,菩萨开眼。那妖精也有今日!”原来,晴雯被太太撵出去了,听说当时还病着。也是,太太如何容得下她?平日里她避着太太,听说大太太陪房王善保家的公然在太太面前告她,惹怒了太太。

那一次,不但晴雯,连四儿,芳官也一并被撵出去了。这下妈倒不骂我了,反说,早出来晚出来,都是出来。早出来倒也干净,将来还免得随便配个小子呢。

又过了几日,我听说,晴雯竟然病死了,临死喊了一夜娘。想不到,那样抓尖要强的晴雯,竟然就这么死了。还听说,跟芳官一气的藕官蕊官等人也被太太撵了,可是芳官几个人天天跟干娘闹,寻死觅活的要做姑子去。干娘无法,只好带了见太太,太太准了,这三个就自去了。

对了,太太房里的彩霞也出来了。说是大了,总病着。但是妈说,都是因为那丫头跟环哥有瓜葛的缘故。出来后,旺儿小子看中了彩霞,托了琏二奶奶说媒,彩霞妈竟然答应了。可是旺儿小子极丑又不成才,仗着爹妈是二奶奶的陪房,每每生事。可惜了彩霞的好人才。

还有司棋,也被撵出去了。她那老娘也不大露面了。

还有四姑娘的入画,也被撵出去了。

……

(六)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大小姐薨了。我也在那一年里嫁给了庄上的一个“小子”。想当初,李嬷嬷在怡红院大骂袭人“装狐媚子哄宝玉,好不好拉出去配小子”,袭人急得直哭。也是,她那等大丫头,是做姨娘的命,怎么能受得了拉出去配小子呢?可是我们,不过是小红说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配小子也是命。

婚后日子倒也平和。庄上虽活计多些,但是省心。我素来使力不使心,日子也颇过得。袭人在宝玉生病一晃也几年了,因为宝玉没娶妻,袭人也封不得姨娘。

就在那一年,我们家并十来家家人,都被府里给挪出去了。想来贵妃不在了,贾府也败落了吧?妈说,讲不起大排场了,只好把一些家人散了。于我们这样的奴才,也并无啥大的影响。我们依然是干活的奴才命罢咧。

再后来,嫁去孙家的二小姐死了,听说是活活被姑爷折磨死的,贾家居然没追究。也难怪了,原本二姑娘就是锥子扎一下不知道哎哟一声儿的主儿。三姑娘那朵玫瑰花就不一样了,二姑娘死后,听说是嫁去了海疆做王妃。其实就是去“和亲”了,南安太妃舍不得自己的亲女儿,就认了三姑娘做干女儿,变相的替自己的女儿挡了灾祸。

也是那一年,林姑娘没了。她那身子一直病病歪歪,到底是没挨过去。宝玉就娶了宝姑娘。听说婚礼的排场大不如前,贾家是真败了,那薛家也好不到哪去。这倒也罢了,突然有一天,贾家竟然被抄家了。一时间树倒猢狲散。老太太当时就唬住了,没醒过来。那鸳鸯姐姐真个是义仆,当时就一头碰死,随老太太去了。听说这倒合了上面的“忠义”的心思,竟赏了副棺木,得了善终。

可叹那琏二奶奶,放债,行权多少事被牵出来,被休回家。她王家娘家早败了,到了王家不多时就死了。可怜她要强说嘴一辈子,最后连口薄木棺材都没有,硬是一领破席子就埋了。留下个巧姐不知结果。

(七)

抄家后的贾家,死的死,散的散,四姑娘做了姑子,不问世事。男人们都流放羁押,宝玉无功名爵位,无罪,也是耐不得凄凉,跟了道人和尚走了,剩下宝二奶奶与袭人。也真是狠心。可笑当时多少大丫头痴心妄想,百般想给宝玉做姨娘。结果又如何?听说最后,连袭人也没守住,嫁了个戏子就去了。

倒是小红,茜雪,早早离了宝玉,也都脱了奴籍。小红早就嫁给了西廊下的芸二爷,如今也是芸大奶奶了。说起来,他俩这个姻缘,还得谢我呢。小红也是有情意的人,听说宝玉被羁押的时候,还与茜雪约着去看过呢。小红对我也不错,我出嫁那天,还送了我几支簪钗。我妈高兴得无可无不可的……

唉,后来我们还是这么着过日子,一天又一天。而贾家是过了十来年,才又重新有了些许信息的。就是珠大奶奶的兰哥争气,读书中了状元,又封了官。这珠大奶奶因是寡妇,抄家时并没有受多少苦楚,兰哥长大成人,娘两个终于苦尽甘来。却也听说,琏二奶奶留下的唯一一点骨血,巧姐,却丢了。也有说是被二奶奶的亲哥哥给卖了的,没听真切,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

再往后,说是兰哥竟也早早没了。珠大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也真是凄惶。

贾家的故事讲完了。倒是我们这些人,还得活下去。天长日久,倒也罢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