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红楼梦》:用生命演奏爱情悲歌的两个红楼女儿

2019-7-11 17:15| 发布者: linda92| 查看: 124| 评论: 0|原作者: 沙木木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无论是“山无陵, 江水为竭。冬雷震震, 夏雨雪。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的炽热誓言,还是“行也思君,坐也思君”的绵长思念,都会深深地击中人心。爱情的悲欢,千百年来上演了一幕又一幕。

《红楼梦》中,除了宝黛爱情,还有很多动人的描写,这里面,有喜更有悲,让无数读者为之动容。如贾蔷与龄官,贾芸与小红,薛蝌与岫烟,他们因相遇而美好,演奏出了属于他们自己的爱情之歌,这是喜;又如秦钟与智能儿,虽两情相悦却被棒打鸳鸯,这是悲。今天我要说的是两个勇敢的女儿,她们为了心中的那份爱,不惜赔上自己的生命。

01

尤三姐: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李健的这首《传奇》,像极了尤三姐的爱情。

爱情真是很奇妙的东西,你每天都会和那么多人有交集,但却只对其中一个人一见难忘,有时,只需那么远远的一眼,便怦然心动,从此至死不渝。尤三姐就是这样。

那时,他是客串在舞台上风流倜傥的一小生,而她,是台下的一个观众,一个春心萌动的标致少女。只是因为那远远的一望,从此芳心暗许,“冷面冷心”的柳二郎成了她心中的唯一。她把他藏在心中整整五年,心心念念,非他不嫁,“若有了姓柳的来,我便嫁他。从今儿起,我吃常斋念佛,伏侍母亲;等来了嫁了他去;若一百年不来,我自己修行去了。”世间痴情二字,即是若此。

“终身大事,一生至一死,非同儿戏,……只要我拣一个素日可心如意的人,方跟他去。若凭你们抉择,虽是富比石崇,才过子建,貌比潘安的,我心里进不去,也白过了一世。”

好在痴情的少女,终于等来了心上人的定亲的信物——一把鸳鸯剑。这剑被她挂在绣房的床前,每天都要望上几眼,这时的她,内心充满了欢喜,她欢喜自己终于找到可心的人,那个飘蓬一般离自己天遥地远的人就要实实在在的来到她身边;她欢喜终身有了依靠,她相信他能够拯救她,带她离开贾府这个污浊的泥淖,去过他和她的新生活,干净、平和的新生活。她在这种憧憬中静静地等,带着快乐和幸福静静地等。

然而……(如果生活中,没有然而,那该是多么美好。)

尤三姐等来的,却是要收回定礼的柳湘莲。他果断而决然,因为他知道她居然生活在宁国府,而他深信那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我不做这忘八。”而她,还有什么话可说呢?于是,她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也是他俩此生唯一的一句话:还给你的定礼。她说完,泪如雨下,一手把剑递给湘莲,一手按住剑柄,使劲一拔,把剑往颈上一横。顿时,“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此一见,便成永别。留下后悔不迭心痛难捱的他。难抑心伤的他挥剑斩断万根烦恼丝,截发出家,跟着一个道士飘然而去。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 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我一直在你身旁从未走远。”因为这一眼,三姐用生命来让心爱的人发现,发现她的执着和坚贞,发现她的爱和思念!而三姐血染宝剑时的绝美容颜,也会让萍踪浪迹的柳湘莲,从此牢记一生。相信他今生的爱情,也绝不会改变。

他们的爱情,是个悲剧。他们的结局,令人唏嘘。有着绝代风华和倔强刚烈的个性的尤家小妹,以最激烈的方式捍卫了她的爱情和尊严,也使得她的形象,格外耀人眼目。

02

司棋与君幼相识,生死作君妇

司棋这个人物,在《红楼梦》中并没有太多笔墨。一开始她并不是个讨人喜欢的角色,但是因为她的爱情,使她在作品里又是那样的光芒四射,与众不同。

司棋的爱情,是青梅竹马式的,这种爱情模式,无论古今,都是很美好的一种。司棋的爱人,是她的表弟潘又安,“在一处顽笑起住时,小儿戏言,便都订下将来不娶不嫁”的誓言。他俩一个是贾府的丫鬟,一个是小厮,因为工作地点相同,有了比别人方便的约会机会,他们可以传递情书,互相赠送礼物。二人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却也你情我愿,爱得真挚而热烈,直到他们某次在大观园中约会,被鸳鸯撞见。虽然鸳鸯并没有说出去,胆小的潘又安居然逃走了,这一走,击碎了司琪坚硬的外壳,“她又急又气又伤心,支持不住,一头躺倒,恹恹的成了病了。”

没有担当的男人走了,司棋依然保留着他送给她的东西和情书,保留着对心上人的守候和思念。抄检大观园时,从她的箱子里搜出一双男子的锦带袜并一双缎鞋,同心如意并一个大红双喜笺的字帖儿。然而司棋,只是低头不语,并无畏惧惭愧之意。在那个时代,男女私相授受可是大忌,小厮和丫鬟婚姻,只能由主子或父母做主。做奴才的人,主人对其有绝对的处置权。司棋,这个困在深宅大院里的丫头,在事败后不辩不争,不惧不悔。好一个敢作敢当的女子!

司棋被赶出了大观园,离开了紫菱洲,失去了她副小姐(司琪是二小姐迎春的贴身丫鬟,地位比其他人要高,在加上脾气刚硬,被人称为“副小姐”)的工作,母亲为此也和她闹翻了。司琪终日啼哭,这眼泪,是恼恨,是失望,是无比的伤心。

好在,潘又安又回来了,他又回来找司棋来了。

故事如果就这样结束,那该有多好。然而不,潘又安遭到了司琪母亲的百般谩骂和指责,司棋对母亲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就是他一辈子不来,我也一辈子不嫁人的。妈要给我配人,我原拼着一死。今儿他来了,妈问他怎么样。要是他不改心,我在妈跟前磕了头,只当是我死了,他到那里,我跟到那里,就是讨饭吃也是愿意的。”只愿生生世世和心爱的人儿在一起,哪怕讨饭也愿意,司棋,这是一个多么专情的女孩子。潘又安,此生有她,夫复何求?

可惜,这番披肝沥胆的表白,并没有获得母亲的理解和支持,母亲哭着骂她:“你是我的女儿,我偏不给他,你敢怎么着?”是的,封建时代,子女就是父母的私人物品,贾赦为了自己的私利,将女儿迎春送入狼口,嫁给了中山狼孙绍祖,最终让娇弱的侯门千金,遭受家暴而死。司棋的母亲,也是因为自己的独断专横,要了自己女儿原本美好的生命。

司棋死了,她一头撞在墙上,把自己撞死了。

潘又安也死了,“他抬来了两口棺材,收拾司棋之身,也不啼哭,眼错不见,把带的小刀子往自己脖子一抹,也就抹死了。”

人生自是有情,情到深处痴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也许,他们可以在另一个世界里,自由的相爱。

曹雪芹在红楼梦引子中这样写道: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一部《红楼梦》,写尽人间多少情事。尤三姐和司琪爱情故事,是这其中闪耀着别样光彩篇章。尤三姐和司琪,有着同样刚烈的个性,有着对爱情同样的执着和坚贞,有着相似的爱情宣言,有着同样决绝的勇气。她们不是完人,也有一些缺点甚至不堪,但她们敢爱,爱得非常认真而且专一。她们用生命,唱出了一曲哀婉动人的爱情挽歌。她们的爱情宣言,在那个“风刀霜剑严相逼”的社会,光彩四溢。她们对爱情的勇敢追求,是其他女性所不及的。(连追求个性自由黛玉,也只能将深爱藏在心里独自饮泣,“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笔者深深地喜欢她们,要向她们送上自己的敬意和赞美。

压抑人性的时代已经永不再来,今天,我们可以在明媚的阳光里,自由地选择爱或是不爱。红楼里这两个女孩的爱情故事,我们今天读来依然觉得震撼,除了感动她们勇敢追求真爱的精神,还因为她们的爱情婚姻观包含了爱情的真正内涵——忠贞、矢志不渝,她们的爱,与财富和地位无关,而仅仅因为,他是她心中的唯一。

最后,我想说,年轻的姑娘们,我们真的不必一定选择坐在宝马车里哭,爱情最重要的是心心相印,有时,我们可以选择坐在自行车上笑。如果你爱,请认真爱,如果你已拥有,请一定珍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