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嬉读红楼 | 我等中年老母,真的可以肆意diss王夫人吗?

2019-7-11 17:17| 发布者: linda92| 查看: 1109| 评论: 0|原作者: 芳梅儿

01

王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刘姥姥眼中,她“着实响快,会待人,倒不拿大。如今现是荣国府贾二老爷的夫人,听得说,如今上了年纪,越发怜贫恤老,最爱斋僧敬道,舍米舍钱的。……只怕这二姑娘还认得咱们。……要是他发一点好心,拨一根寒毛比咱们的腰还粗呢。”

刘姥姥说得没错。二十几年了,王夫人竟还认得她,的确是不拿大。虽说王夫人第一次没见刘姥姥,但第二次,王夫人给了刘姥姥一百两银子,一百两哦,这一根寒毛真的比刘姥姥的腰粗太多太多啦。

不仅如此,王夫人还叮嘱:“拿去或者作个小本买卖,或者置几亩地,以后再别求亲靠友的。”

谁都知道刘姥姥事隔多年来串门是来打秋风,大部分人都表现出了善意,实施了施舍。只有王夫人是真心想解决刘姥姥的窘境,她不仅授之以“鱼”,更授之以“渔”。她不是只想解刘姥姥一家一时之穷,她是想帮她改变他们一家的贫穷状况,希望他们活得有尊严。

试问你我,面对这么一个几十年不往来的拐了好多弯的转折穷亲戚,会不嫌恶会如此爽快大方吗?

所以,王夫人的确当得起“善良”二字。

02

王夫人的善良表现在很多方面

比如真心想找到人参救贾瑞,比如忧虑尤二姐的名声。

世人都道王夫人不喜欢黛玉。但其实,在最起初,王夫人对黛玉还是挺好的。

黛玉初来时,王夫人是再四携她上炕,介绍宝玉时也是笑着对黛玉说话,出门走路也是携着黛玉。平时见了面,会问黛玉“吃那鲍太医的药可好些?”,宝玉与黛玉有言不合,黛玉也会不自觉的说:“我告诉舅舅舅母去”,甚至黛玉会拉着王夫人道:“舅母听听,宝姐姐不替他圆谎,他只问着我。”而王夫人也会说:“宝玉,你很会欺负你妹妹。”

一派和睦、其乐融融的画面。脑补一下黛玉撒娇的模样,甚至能看到王夫人眼里爱怜、宠溺的目光。

纵观整书,我们其实看不到王夫人对黛玉冷言冷语,或者甩脸子。天生敏锐的黛玉,对凤姐的八面玲珑都有腹诽,但却从没有感怀过王夫人的为人。

黛玉的多愁善感,来自她诗人般敏感的心,不是来自王夫人的亏待。

若说王夫人对黛玉的好,因贾母的关系有假装的成分,那王夫人对探春,应该是真的善。

看多了宫斗剧和宅斗剧,我们都认为嫡母对庶女应该是看不上的,或者是冷漠对待。况且赵姨娘是如此讨厌的一个人,王夫人如此看不上赵姨娘,理所应当也将探春打入冷宫,或者如邢夫人对待迎春一样,不闻不问。

但是我们看到的探春,是如此神采飞扬的美少女,一看就是在宠爱中长大的女孩儿。这固然跟探春自身能干有关,与贾母培养有关,但同时,也与王夫人传递给探春的善意有关。

凤姐说王夫人对探春:“太太又疼他,虽然面上淡淡的,皆因赵姨娘那老东西闹的,心里却是和宝玉一样呢”,心机如凤姐都能感受到王夫人的内心,聪敏如探春怎么会不知呢?所以她才会时时为王夫人分忧解难,在贾母责怪王夫人的时候,站出来为王夫人申辩,让王夫人更看重她。

王夫人也的确看重探春,培养她,比宝玉更委她以重任,让她出任三驾马车之一管理内务。其实王夫人心里何尝不知李纨与宝钗只是挂名,主要负责人是探春。而探春也正是知道王夫人看重自己,所以才敢打了王善保家的一巴掌。

若是迎春,断不敢打出这一巴掌,虽然迎春乳母赌钱事件后邢夫人去跟迎春说了一长段话,大意是迎春应该拿出小姐的款,若是应付不了也应该报与她让她来处置,但因为邢夫人平素没传递给迎春底气,所以迎春不可能挥出探春这样响亮的一记。

苦命懦弱的迎春幸好有一段较幸运的少女时期,她从王夫人这个婶娘那里,感受到了她从她嫡母那里没有感受到的温情,在婶娘这边过了几年心净日子。

王夫人传递给迎春的,也是善意。迎春嫁到孙家,回来后也是在王夫人房中哭着诉委屈,并不曾跟邢夫人哭诉。王夫人听得落泪。

她对这些女孩是真的好,真的慈。她一直耿耿于怀贾敏作小姐时的富贵,觉得现今家道稍艰,小姐们只略比别人的丫鬟强些,委屈了女孩子们。

试问你我,能多年如一日的养着一群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给关怀,给经济,发自真心,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满与不耐么?

03

王夫人在作小姐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呢?

她也曾是刘姥姥眼中的响快人。是怎么样一个响快呢?我们不得而知。

曹公很有意思,他将王夫人设计成是二小姐,把迎春也设计成了二小姐。迎春被人称为“二木头”,而王夫人呢,则被贾母这样跟宝钗评价过:“你姨娘可怜见的,不大说话,和木头似的,在公婆跟前就不大显好。”

两个二小姐都是“二木头”。迎春是姐妹里最无才华的一个,王夫人应该也没有什么才华,刘姥姥游大观园时行酒令,轮到王夫人时,酒令是鸳鸯代说的。迎春有空就看《太上感应篇》,王夫人有空就念佛。

王家应该在培养女孩儿方面,不太注重文化培养。凤姐这么能干,从小是当男孩子教养,但却识字不多。王夫人和薛姨妈身上,完全看不出文釆,更别谈如贾母的品味和生活品质。薛姨妈倒有时候陪着贾母风花雪月一番,而王夫人在这些时候,存在感是相当弱的。大观园赏雪,我们就没有看到王夫人的影子。

王家培养女孩儿的宗旨应该跟李纨家差不多:女子无才便是德。所以王夫人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在侍亲养子上做的很好。

整本书里,凡是有贾母在的场合,我们是看不到王夫人唱主角的。她始终是影子一样的存在。

贾家规矩大,凡贾母吃饭的时候,她永远是在服侍。若问她吃什么,她永远回答贾母说吃什么就吃什么。若问在哪里吃,她永远回答贾母说在哪里吃就在哪里吃。游大观园,她其实并不喜欢游,但没办法,必须全程跟随,还必须是在贾母歇息了才能休息一下,并且还得叮嘱,老太太一醒,就立马让她知道。

她是一个好儿媳。她也是一个好妻子。她并不如凤姐一样强势,她也跟贾政一样没有权力欲望。她凡事会和贾政商量着办,薛姨妈一家能住在贾家,她也让贾政来发话,不是一味凭自己来定夺。从贾政讲的那个怕老婆的笑话来看,她与贾政也算得是“举案齐眉”,虽然不能红袖添香,但贾政还是非常尊重她的。

她是一个慈母。她对宝玉的爱,简直无法用言语来论述,那是她的命根子,是她后半辈子的依靠。她对他的爱,并不亚于贾母。所以,凡涉及关爱宝玉的场景,她也是紧跟在贾母身后,如影随行。

曹公在写王夫人对宝玉的爱上,也蛮奇怪。比如清虚观打醮事件后,宝黛闹大了,贾母王夫人进来,怪罪紫鹃袭人,将他二人连骂带说教训了一顿。这里并不写是贾母还是王夫人骂的。但我们想,一定是贾母在骂,王夫人依然是象个木头一样在旁边着急掉泪。

这样的场景很多,而曹公都是这种写法,包括紫鹃试宝玉那一回,宝玉都病成半个死人了,也是写“贾母王夫人一夜还遣人来问讯几次”,不曾单独写王夫人遣人来问讯几次。

连关爱自己儿子这件事,她也愿意以贾母为先,可见王夫人的确是一个懂礼守法的大家闺秀,是一个贤淑温良的当家主母。

试问你我,撇开封建礼教论,能做到几分之几或者几十分之几?

04

连赵姨娘,其实也是恨凤姐多过恨她

她对赵姨娘和贾环,其实也不狠辣。贾环故意烫伤宝玉,她也不过骂贾环几句。受凤姐启发,她才想起把赵姨娘叫过来骂几句,也并没有告到贾政那里要求打贾环一顿。从她当时的话里:“几番几次我都不理论,你们得了意了,越发上来了!” 可知,赵姨娘和贾环已经触犯很多次了,这一次是实质性伤害到宝玉了,她才动了气。却也不是雷霆之怒。

王夫人“原是天真烂漫之人,喜怒出于心臆间,不比那些饰词掩意之人”,所以她是喜就是真喜,若怒就是真怒。

全书她唯有一次的大笑,是刘姥姥说了一句:“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王夫人笑的用手指着凤姐儿,只说不出话来”。那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王夫人也可以是动感的。

而全书里她的雷霆之怒,都爆发于她所不喜的涉及宝玉男女之事上。在这些时点,她的慈和善全都跑得无影无踪,取代的,是无情,是冷酷。利箭出鞘,片甲不留。

她象一头护犊的母牛,平时静静的,看上去无害,但只要有她碍眼的小母牛靠近,她就奋起扬蹄,蹄到之处,哀声一遍。

第一声哀,是金钏。金钏与宝玉说的那两句话,是有点暧昧,但王夫人何以如此震怒?这件事发生前,还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贵妃赏了宝玉宝钗一样的端午礼;清虚观打醮张道士提亲被贾母回绝;宝黛因张道士提亲而闹得众人皆知;贾母说了宝黛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也许此时,王夫人已经意识到了黛玉是那个可以任意支配左右她儿子的人,她的心里已经种上了不满黛玉的种子,心里正有气不敢发,而金钏刚好撞了上来,于是一向视金钏为女儿的王夫人,借机发作,悲剧了金钏。

第二声哀,却是晴雯。绣春囊到王夫人手以后,她来到凤姐处,是喝命:“平儿出去!”何曾如此阵张过,平儿都吓得着慌的不行。王夫人跟凤姐的一席话,是又哭又叹,可见此事的严重性。

当然,这件事对当时的她们来说,是不得了见不得人的大事,如果牵扯出小姐少爷来,那更是天大的丑闻,毁掉一生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要快快暗地访拿这事。

本来事情这样解决最好。但王夫人,是一个经不起挑拨的人。

当然也不仅是经不起挑拨。凡事只要涉及到她的宝玉,她就会慌的一比。

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想公报私仇,将晴雯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来,触动了王夫人的往事。也许连王夫人也不自知,原来她对黛玉的不满,已经如此之深了。

紫鹃试宝玉的那一回,宝玉变成了半个死人。贾母一见紫鹃就眼里出火口里骂着,但自始至终,我们没有看到关于王夫人的一言半语。王夫人既没有出声,也没有表情描写。她心里在想什么?

黛玉于宝玉,已重要到如此程度,居然可以一句话就要她儿子的命,她心里该有着怎么样的惊骇,怎么样的恐惧。

然而,她能怎么办呢?有老太太压着,贾政又出差在外,她毫无办法。而贾政欣赏喜欢黛玉,王夫人怕也是心知肚明的。

她只有时时警惕着,如暗夜里的猫。只要怡红院一有风吹草动,她就行动迅速。所以怡红院夜里谎报有人闯入,她就害怕紧张得直让人查了一夜。

她害怕什么?她害怕的,不过是有狐狸精勾引她的宝贝儿子。她不害怕宝玉有女人,她只害怕,有赵姨娘那样子勾走贾政的灵动女人,来勾走她的儿子。

她害怕的,是礼教之外的郎情妾意,是与她三观相左的异类。

她的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

所以,晴雯触动了她的往事,她的雷霆之怒变成了抄检大观园。那一刻,她完全忘记了考虑后果,忘记了去思考,万一查出了什么风流韵事,那些女孩儿,特别是她的宝玉,后半生该如何面对。

原本,她最在乎的,是宝玉的名声。

她当初骂金钏“下作小猖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

她后来骂晴雯:“好好的宝玉,倘或叫这蹄子勾引坏了,那还了得。”

在她心中,她的小宝贝永远是小白兔。若长大知男女之事,也必是别人勾引教坏。

她当初迁怒金钏,还只是金钏的言语触动了她的心事。而晴雯,则完全是外形触动了她的心事。晴雯眉眼象黛玉,是个美人,是个病西施。而病西施的样子,在王夫人的眼里,是轻狂样儿。她其实想说的,是黛玉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吧?

她也许并不反感木石姻缘,她反感的,是黛玉教会了宝玉摔玉,是黛玉完全控制了她的儿子。

王夫人动不了黛玉,但她动得了晴雯,哪怕晴雯是老太太给的丫鬟,为了她的儿子,她也可以来个先斩后奏,随意撒个谎。

其实王夫人是一个行动力很强的人。当她认为的危险在眼前时,她一点不磨叽,会当机立断,立马摘去病源,不会让危险长成毒瘤。

于是,晴雯和金钏一样,被莫须有的罪名给定了罪,获得了被撵出去的结局。

第三声哀,是芳官四儿。对芳官,王夫人说的是:“唱戏的女孩子,自然是狐狸精了。你就成精鼓捣起来,调唆宝玉无所不为。”

王夫人对十二个戏子,态度是有变化的。最初她是怜惜她们的,认为“这学戏的倒比不得使唤的,他们都是好人家的女儿”,还打发他们银子,给他们自由。后来,涉及到她的宝玉,这些好人家的女孩儿,就都是狐狸精了。

恰如古往今来,红尘中大多数女人,视那些能任意摆布她儿子或老公的女人,是狐狸精。

05

而狐狸精,是可恶的,当赶尽杀绝

从金钏、晴雯、芳官的角度来看,王夫人是多么坏啊,多么狠毒,多么狰狞。

她们都是无辜。她们没有一个是真正的狐媚子,没有任何一个真正的勾引过宝玉。就算是金钏稍过轻浮,也还是宝玉爱吃人家嘴上的胭脂,玩笑而已。

她们都是清清白白的女儿,不过长得美一些,性格活泼一些,就被王夫人象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描淡写间,就决定了命运。

而王夫人,不会觉得她做错了什么。

她是当家主母,一生最恨的,就是这样的美人,何况她们几个,不过是几个奴才。她只是撵了她们,她们后来的结局,也许会让她再掉几滴泪,但决不会有愧疚。

而她是从什么时候从响快变成沉默的呢?她开始恨的那个人,又是谁?

一定是赵姨娘。

赵姨娘是什么时候开始侍候贾政的?从探春比宝玉小不了多少可知,是在王夫人孕期里。不仅如此,赵姨娘还接下来马上又生了贾环。赵姨娘一口气生下两个孩子,肯定已经让王夫人很不爽了,却不想,接下来没多久,贾珠又一病死了,这几重打击之下,曾经响快的王夫人又该如何?

她恨。然而她是四大家族的王家教导出来的小姐,她比凤姐更能沉得住,教养不允许她做拈酸吃醋的妒妇,她一定会是贤能的正房太太。于是她的恨被深埋在了心里。

如何排解心中的郁闷?最好的办法,就是吃斋念佛。

她将管家的事务交给凤姐,自己专心吃斋念佛。吃斋念佛久了,就变成了老好人,仿佛世上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值得她使出她骨子里王家女儿的魄力。除了宝玉。

宝玉的事,就是她心尖上第一大事。他是她全部的希望。然而,她在他面前,却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王夫人对宝玉,只有一个宠。她不知道该如何爱他。当贾政问宝玉话时,王夫人会帮忙打掩护,还会抬出贾母来掩护。当贾政打宝玉时,她是护,以自己的命相胁。她叮嘱宝玉读书,是让他应付贾政抽查,不让他老子生气。

我等中年老母,闻没闻到熟悉的味道?

王夫人将贾环交赵姨娘教养,是不喜欢贾环,所以她虽为嫡母却不管教他。但王夫人对她的宝贝儿子宝玉,也同样没有管教,而是把他丢给贾母和众丫鬟。她爱他,但却寄希望另外的女人来代替她管教他。

她要给宝玉找的女人,不是宝玉的爱人,是另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人,是宝玉另一个形式的妈。

写到这里,我不禁笑了,古往今来,哪一个儿子的妈,不希望那个抢走儿子的女人,象她一样,任劳任怨事无巨细的照顾她的儿子呢?

时代的洪流滔滔向前。王夫人曾劝迎春:“我的儿,这都是你的命。”王夫人有她那个时代的局限性,她认为,每个人的一生,都应该认命。

所以,她从响快的珍珠,变成摧毁世外桃源的死鱼眼睛,都是她的命。

而我等新时代的新女性们,人到中年,有多少,还是那颗曾亮如星辰的珍珠呢?

又有多少,大睁着一双鱼目,面目可憎到比王夫人尤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