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美文 | 青岩古镇

2019-9-6 18:24| 发布者: linda92| 查看: 184| 评论: 0|原作者: 闲花

来这里,不是为了寻找江南记忆。只是想借这一方宁静,晕一点疏淡文字,兑现诺言。

仿古修建的民宿,推开微掩的木门,一条青石小径在眼前缓缓舒展。假山河池,流水潺潺,池中几尾红鱼悠悠游躺。随阶而上来到客房,“池上”,“西风”,诗意的名字,让我有些迫不及待想拉下帘钩梦回大唐。

窗前的书桌上,放有两本线装书,整洁无尘,我想民宿的主人,定是个精致的女子。于这里诗意栖居,也给来此投宿的旅客一缕古镇的清幽。

我们未曾谋面,但房中古典的旧物,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池上月,西风卷,半亩方塘,半卷西风,几竿翠竹,几许雕窗。她轻许我粉墙黛瓦婉约柔媚,来日,我轻匀笔墨装点古镇年华。

夜里的青岩不及江南热闹繁华,熙攘的人群也已散去,我踩着青石板在小巷里穿行,一旁有女子掩门闭客。我喜欢这样早来的宁静,无人执恋,他们以古镇换取碎银,却不忘还古镇点点星光。

尽管已是夜晚,巷子里的灯盏也已变暗,还是有人走上城墙,爬上烽火台,感受古时战场的残酷。他们都是勤劳朴实的山地农人,不愿生起战火,但当战争不可避免来临时,他们也绝不退缩。

为了抵御外敌,守护家园,他们军民一心,同仇敌忾,修筑起高而坚固的城墙。为了保护家人,往日安于简单的农夫,化身战士,以锄为戟,柴刀为战斧,终守得一方平安。

如今城墙早已修复,但那长有苔藓的青石,仍旧可见斑驳的痕迹,墙上的战旗,在风中猎猎作响,穿越千年的战场,不知流淌过多少鲜血。

那一夜的梦,战马斯鸣,剑影刀光,无边漫长!

清晨的古镇,格外宁静,微风轻拂面颊,宛若女子的芊芊玉手,揭开神秘的面纱。风里夹有水珠,让人如饮甘露。小巷人影稀少,耳畔却有莺啼鸟鸣,仿佛置身茂密的山野石径,静谧清幽。

来的时候,有人对我说,这里没有江南古镇的古色古香,也没有小桥流水,曲巷荷风。到了才觉,山里的古镇,自是与江南有别。西山环绕,古寺相依,古老的城墙,静守千年光阴。而今那些战火已随历史久远,这里的人们也已安居乐业,相拥太平,再不用经受硝烟。

城墙高而陡,我扶着贯穿始末的铁链拾阶而上,去触摸昨夜充满硝烟的梦,梦里有当年的战场。

站在烽火台至高处,俯瞰古镇,青烟笼罩,房屋错落,琳琅有序,静逸安宁。天边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古寺钟声悠悠,引来无数看客。山腰矗立着一间木屋,檐下有犬终身相守,屋后有农妇手提竹篮采摘蚕豆。

不由让我想起陶渊明的诗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真有意,欲辩已忘言。”没有车马的喧嚣,嘈杂的市井,只有古镇的宁静和内心的繁华。

我望着那一轮红日,顶出云层,扶云而上,好似从前的日子。生命从开始走到最后,是幻灭还是新生?站在尽头,又去回望年少,漫不经心的就老了。

这样的古镇,似乎就是用来隐居的,一张琴,一溪云,一碗茶。是谁在城门下轻弹琵琶,守望我归来;是谁在夜里铺宣研墨,等我筑梦青岩;又是谁在梦醒时,为我洗手做羹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