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老兵还乡,面对的却是家园永逝,凄苦何人说?

2020-3-24 09:47| 发布者: linda92| 查看: 110| 评论: 0|原作者: 慕文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曾写道:你孤身一人,无家可归。像一个无名小卒,像一块滚动的石头……家是一个人最终的灵魂归宿,当家园永逝,亲人不在时,人就像一块滚动的石头那样无所依傍,四处漂泊。

汉乐府里有一首佳作表达的就是家园永逝,孤身一人穿行在荒冢间,凄苦无人说的体验,那就是《十五从军征》。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

道逢乡里人:“家中有阿谁?”

“遥望是君家,松柏冢累累。”

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

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

舂谷持作饭,采葵持作羹。

羹饭一时熟,不知饴阿谁。

出门东向看,泪落沾我衣。

优秀的诗作总是能以轻驭重,这首诗的意象、词句看似简单明了,但读完后却能感受到字里行间浓的化不开的哀伤,催人泪下!

主人公十五岁就投身军旅,戎马一生,回乡时已是垂暮老者,儿时的记忆恐怕只剩零星。

“道逢乡里人,家中有阿谁?”老兵终于回到了魂牵梦萦的家乡,对亲人和家园现状的想象变得急切、盼知又怕询问。时间都过去几十年了,岂敢奢望家人安然无恙、亲人健在?能有一二幸存者已是不幸中之万幸了。

所以碰见乡友,他只问,“家中有阿谁”?可是,乡友的回答却像是刺骨的寒风吹灭了仅存的希望:“遥看是君家,松柏冢累累。”

听闻此句,老兵魂灵一颤,那满是青青松柏、垒垒坟冢的地方就是我家?不,不,不可能!

尽管他不愿意相信,但摆在他面前的现实是:野兔从狗洞里出进,野鸡在屋脊上飞来飞去。院子里长满野谷子,井台边环绕着野生的葵菜,满眼尽是荒凉凄楚的景象。人去屋空,人亡园荒,一个风尘仆仆的老人,站在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眼看存在之根已断……

“舂谷持作饭,采葵持作羹。羹饭一时熟,不知饴阿谁。”用野谷子和葵菜做好了饭汤,却不知道还能给谁吃。读到此处,一阵刻骨的孤苦和辛酸袭来,令人不禁落泪。

“出门东向看,泪落沾我衣。”老兵走出年久失修的破门,向东方看去,他也许还抱着希望,他看到了谁?看到了什么呢?他什么也没看见!他茫然地从幻想中走出来,低声哭了起来。

整首诗连成一片,将我们裹挟进一种悲凉的氛围中,我们看见这位垂暮老兵,白发苍苍,身形枯瘦,孤独地站在院门外。他离家数十载,征战一生,本应是荣归故里,亲人团聚,却没想竟成了“绝户”。

他仅剩的生命岁月像荒野一样敞开,无人陪伴,只能被孤独耗尽。

悲剧之所以震撼人心,是因为本应获得圆满结局的人却遭受了“命运”不公正的待遇。这悲剧背后的操控者究竟是谁?——是统治者!是私欲!是徭役!

统治者为了成就自己的千秋功业把一个个本该幸福的家庭拆散,逼他们为了自己的私欲连年征战。最终,成千上万无名的尸骨只是统治者“伟大”墓志铭的一个个注脚罢了。

对统治者来说,死去的士兵渺小如尘埃,但对等着他们回家的人来说,却伟大如星海!

老兵,熬了数十载,终于得偿所愿,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生命开始的地方。可是,等待他的只有荒冢、青柏、兔稚……

当一个人仅存的希望被掐灭时,其实比被敌人杀死更让人绝望。老兵走着走着,世间只剩下了他一个人,黑暗也成了他一个人的。当家园废失,所有回家的脚步都已经踏踏实实的迈上了虚无之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