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美文 | 笔下故乡​

2020-3-24 09:48| 发布者: linda92| 查看: 19| 评论: 0|原作者: 霜冷长河

归乡,似乎是一切文学创作永远绕不开的主题。

那些读书人,大多经历过离乡。当年,年少轻狂,怀揣所有的梦想和对远方的憧憬,头也不回地离开故乡去往他乡;然而,当在异地生活久了,甚至以为自己已然把他乡当成故乡的时候,他们却往往会在某一个瞬间,也许是在街上听到了熟悉的家乡话,也许是看到商场里在出售家乡的特产......忽然发现,自己身体里那根脐带,依然紧紧连接着故乡村口的那棵老槐。

非独读书人,这应该是大多数人都经历过或正在经历或即将经历的一个过程。离乡在外打拼,打拼多年以后才忽然惊觉:他乡终非吾乡,而故乡,却已在生活的彼岸,只能供我们回忆和怀念,再也回不去了。

这是一个不得不犯的错误,一次令人最为纠结的抛弃,大多数人都难以破解的一个魔咒。然而读书人与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他们有笔,有文字和文学。

于是,在思念故乡的时候,他们铺指执笔,将记忆中的故乡一点一点地还原于笔端。

他们在还原着故乡的同时,也还原着自己,把自己从“作家”“诗人”之类的头衔和身份中解放出来,变回那个曾经的游子,那个故乡眼中永远的孩子。

《朗读者》第二季,最后一期的主题词是“故乡”。我以为,选择这样一个词语作为这样一档节目的结尾,实在是恰当极了。

在那期节目中,作家余华谈及自己的故乡,谈及自己童年的趣事,幽默风趣,似乎丝毫没有把离乡看作一件忧伤的事。

但是当董卿问道:“可以说是离开成就了您吗?”他回答:“对,离开肯定是成就了我。”话尾,竟带出哽咽——走得再久,再远,他也还是故乡的孩子。

白岩松说:“我在北京33年了,故乡才17年,但是每当有人问:“你哪儿的人啊”?我很自然地答:“内蒙的”“呼伦贝尔的”,他还说,当他、斯琴高娃、腾格尔等“一帮”蒙古人偶然聚在一起,腾格尔很自然的开始弹《蒙古人》,斯琴高娃很自然的开始哼蒙古小调,他们忽然发现“原来风筝线没断,一直都在”。那一刻,他泪如雨下。

白岩松的朗读,是他自己写的不谱曲的歌词《长大回家》:“......长大回家,又有几天可以不用早起上班去刷考勤卡,草原像妈,笑看着我们把头发变花......”

在笔下,那个温馨的故乡,恢复成了记忆的模样。

鲁迅,铮铮铁骨的民主战士,文风犀利冷峻;但是,其散文和小说中屡屡出现的“鲁镇”,却依然暴露了他的真实身份:其实,他不过是从鲁镇走出的一个孩子。

莫言的《红高粱》,陈忠实的《白鹿原》,亦皆是植根于那片养育他们的土地。

古时官吏遭贬,看似旷达,在菊初黄的山径上信马悠悠,却于一刹那的回首中黯然,“何事吟余忽惆怅?村桥原树似吾乡”;看似心灰意冷,艳艳灯花下懒于展开书帙,却于一轮明月下现出了真正的思念,“出户独吟聊妄想,孤云断处是家乡。”

故乡,是春风吹绿的田野,是夏夜湖边的清笛,是秋日丰收的麦香,是冬季雪衬的窗花。一旦离去,它便与我们渐行渐远。

所幸,我们所幸我们还拥有笔。我们背起行囊,沿着去时的土路重返故里。远远地,看见了村口的老槐,和在槐树下守望的白发苍苍的母亲。

“妈,我回来啦!”

喝过母亲温好的酒,沉醉在故乡的怀抱里。湖水轻轻荡漾着,像一个梦境。这场梦太甜太美,我们永远也不愿醒来。

从本质上来说,文学和故乡本是一体。离别之后,你的笔端所流淌出的尽是家乡之水;你所书写之处,亦尽是故国的阡陌。

文字在,故乡便在。

当思念和怀念在笔下缓缓流淌,我知道,这世上再没有什么东西,来阻挡我望向故乡时充满柔情的目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