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美文 | 田园之春

2020-3-24 09:49| 发布者: linda92| 查看: 19| 评论: 0|原作者: 兰庭钰

一过雨水节气,田园便呈现出勃勃生机。

踏上塘埂,草木扶疏,那黝黑粗砺的大柳树,像个沧桑的故人,笃悠悠的。它的根须一定经纬交织,密而有序,主根定如蜿蜒攀伸的幽径,触探塘底。可从它身上披散下来的枝条,纤细,柔韧;翠绿,深绿,墨绿。粗糙与柔美,绿与黑,泾渭分明又和谐互衬。

这让我想到北宋诗人梅尧臣说的:老树开花无丑枝。靠近他,如偎依在老祖父的怀抱,心更接近泥土,安然,怡然。

过了塘埂,便是菜地,农田。这辽阔的平坦的田园,每到春季便是我的乐园。盈满春光的乐园,在不疾不徐的时间中成为曾经。离我越来越远。不,它离我有多远,就离我有多近。

每到春天,放学的路,我总是选择这片田园。越过一条条溪,跨过一道道沟,穿梭在阡陌纵横的田畴。那哗啦啦的流水,嗡嗡嘤嘤的虫鸣蝶舞,一路相随。

沉迷水草边的小蝌蚪,贪婪野麦的青杆,寻觅草丛中的钩爪花,常常耽误了时间,弄湿了布鞋,挨了责骂,却仍乐此不疲。

每到周末,不等母亲吩咐家务活,我总是自告奋勇。我,放鹅去!

一根长长的青竹竿,一群憨悠悠的小黄鹅,一扭一扭,向田园行进。那田埂旁,沟渠边,只要有泥土,到处是绿的草,绿得油亮。鹅儿走一步啄一口,等到达目的地,小鹅那长长的颈脖便膨胀如纺锤。

吃饱了,走累了,它们乖乖伏在长满红花草的田地里,把长长的,鼓胀的脖子安放在扁平的背上,蓝天当被褥,闭目休憩,仿佛天空飘落的云朵,看得我满心欢喜,这融融春光少了我的鹅儿,田园一定逊色多了。

不知不觉,小黄鹅变成了大白鹅,青草换白鹅,真是大自然春天的恩赐呀。

红花草,多亲切的称呼,就像我呼唤村口的伙伴,二狗,小林,一样质朴,毫不娇气。鹅睡在这绿毯上,我就坐在红花草地的田埂上,我们都默默的,任春光沐浴淋洒。

偶尔春风吹,红花草扭转那小巧的,绿伞似的叶瓣,向着风儿不住点头,说着悄悄话,那定是无尽的感激,难怪风儿会如此轻柔。

日头偏西,父亲牵着牛来了,牛是村里几户人家所共有的。小黄鹅被庞然大物惊醒,却伸长脖子,迎上去,叽叽直叫,是欢迎抑或嗔怪。

水牛鼓圆着大眼睛,瞥了它们一眼,伸出长舌头,呼哧呼哧,一片红花草,齐刷刷地折断,卷进嘴里,食了一冬枯草粗糠,这油嫩的红花草,定像老祖母赏我的大扁糖,香甜美味。

风柔日暖,用不了几天,红花草就准备抽茎,打苞,开花。老牛便背着闪亮的犁铧,把方正平坦的草地划成一笼笼。新翻的泥土,整齐 光滑。如方格本上一行行汉字。

红花草,生长在农田,又葬于农田,把自己化为养分,回报生长它的大地。而那笼缝中,没有被泥土完全覆盖的几棵,仍在春风中舞蹈。当我再次见到它时,虽清瘦不少,却含苞待放。

生命,的确有无限可能,是花,总会开的。

红花草又叫紫云英,一个意境邈远的名字,像小家碧玉。的确,那一块留作草种的地,开花了。紫红的云霞般,在燃烧。

鹅在吃草,我坐在田埂上,右边是一块麦地,麦苗和我一样高了,正分蘖拔节,那圆滚滚的干,如孕育生命的少妇,灵巧不减,春风中还起伏着绿的波浪,蜻蜓在绿浪中荡着秋千,我看到虫网,巴掌大,挂在两根麦秆上,纤细如发,却能在麦浪中颠扑不破。

我很惊讶,原来柔弱的躯体也能创造坚毅之丝. 我竟崇拜起昆虫来。

当然,放鹅时,我也会带上书。书是学校不考试的,可以随性翻看。后来我才知道这样的日子是充满诗意的。

当然,是陶渊明赋予“田园”以诗意。原来,田园不仅属于陶渊明,也属于我,这芸芸众生中极普通的人。

我的田园不仅春光无限,还诗意盎然,它永存记忆,熨帖倦怠的心灵,以便再次出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