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麝月:配角也有戏

2020-6-28 10:32| 发布者: linda92| 查看: 114| 评论: 0|原作者: 苏扬

怡红院中丫鬟虽多,却也是细分了一等二等诸多等级,依着《红楼梦》第五回中所叙,“只留下袭人、晴雯、麝月、秋纹四个丫鬟为伴”,以及怡红院群芳夜宴四人各出的份例银子来看,麝月自然是贾宝玉身边的一等丫鬟,排名在袭人和晴雯之后,而晴雯在王夫人面前,为了撇清与宝玉的关系,也说宝玉的事“只问袭人、麝月两个”,可见宝玉虽然更喜欢晴雯,然而在怡红院内的实际掌权者,袭人之下应该就是麝月。但比起晴袭二婢,涉及麝月的笔墨则少了许多,乍看就像是袭人的影子,有关她的正故事,全书前八十回也不过三四处而已。

然而,曹雪芹写大观园的每个女儿都有她的一段笔墨,麝月自也不会例外,除第五回微露一面外,麝月的故事起始于第二十回,晴雯笑说宝玉为她梳头后,脂砚斋在此处批道:“闲闲一段儿女口舌,却写麝月一人。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弊等患,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可见袭人虽去实未去也。”若无此段批语,险些便错过了这样一个重要的人物。

1、名字的由来

《红楼梦》全书几乎所有主要人物,无不细细交待出身来历,像袭人自不必说,就连“姓氏、父母、家乡皆湮沦无考”的晴雯,赖大家用银子买来的,都给她安排了个叫做吴贵的姑舅哥哥,并且赖家还给他娶了一房媳妇,唯独麝月,关于她的身世只字全无,来无影去无踪,不得不令人生疑,以她的地位,只字片语都无,着实叫人难受。

关于“麝月”的这个“麝”字,自然与“麝香”并无半点关连,“麝月”最早的出处,大概是徐陵的《玉台新咏》序:“金星与婺女争华,麝月共嫦娥竟爽。”红学家吴世昌先生认为,“徐序既以婺女代星,嫦娥代月,而金星指灯,则麝月显然指镜”,清初李雯《风流子》中有“麝月懒新妆”一句,亦是指镜子,《国语辞典》则解释“麝月”为“古女子妆饰,钗钿之属”,除此之外,还有人说是指代月亮的。总之,“麝月”一词在古汉语中,应该包含了镜子、月亮等多层意思。

说了不少,再回到《红楼梦》原文中来,宝玉所做的诗文中,有两次都写到了“麝月”,如《夏夜即事》中有“窗明麝月开宫镜,室霭檀云品御香”,第七十八回的《芙蓉女儿诔》中又有“镜分鸾别,愁开麝月之奁;梳化龙飞,哀折檀云之齿”,从这两处看,意义很清楚,都应是指“镜子”,因此本文中,参考吴世昌先生、清朝二知道人等人的意见,也把“麝月”做“镜子”解。

镜子与梦境是《红楼梦》中两个重要的意象,且相互贯穿,怡红院中就有一面大穿衣镜,而且不止一次出现。较早的一次,是全书第十七回,大观园才建成,贾政带着贾宝玉游园题咏,书中写道“(贾政等人)便都迷了旧路”,“却是一架大玻璃镜。转过镜去,一发见门多了”,寥寥数语,一笔带过。与贾政等人不同,刘姥姥误入怡红院时,没有“迷失”,而是在这面镜中看到了自己的幻像(不是她本人,而是一个幻像),与刘姥姥有相似情形的,还有一人,那便是怡红院的正牌主子贾宝玉。

第五十六回,宝玉对镜梦见了甄宝玉,醒来后嘴里还喊着:“宝玉快回来,快回来!”贾宝玉和甄宝玉是互为形影的关系,贾宝玉分不清谁是形谁是影,因此才神意恍惚起来,这时便有人出来,做了一番说辞,而这个人,正是麝月,她说道:

麝月道:“怪道老太太常嘱咐说:‘小人儿屋里不可多有镜子,人小魂不全,有镜子照多了,睡觉惊恐做胡梦。’如今倒在大镜子那里安了一张床!有时放下镜套还好,往前去天热困倦,那里想的到放他?比如方才就忘了,自然先躺下照着影儿玩来着,一时合上眼自然是胡梦颠倒的。不然,如何叫起自己的名字来呢?不如明日挪进床来是正经。”

有关麝月的笔墨不多,但她每次出场,却似乎总与镜子为伴,就像板儿之见巧姐,说是巧合也好,抑或是作者有意为之,以上即是一例,还有一例,就是前文所说,第二十回,宝玉要给麝月篦头,原文如下:

只篦了三五下儿,见晴雯忙忙走进来取钱,一见他两个,便冷笑道:“哦!交杯盏儿还没吃,就上了头了!”宝玉笑道:“你来,我也替你篦篦。”晴雯道:“我没这么大造化。”说着,拿了钱,摔了帘子,就出去了。宝玉在麝月身后,麝月对镜,二人在镜内相视而笑。宝玉笑着道:“满屋里就只是他磨牙。”麝月听说,忙向镜中摆手儿。宝玉会意,忽听“唿”一声帘子响,晴雯又跑进来问道:“我怎么磨牙了?咱们倒得说说!”麝月笑道:“你去你的罢,又来拌嘴儿了。”晴雯也笑道:“你又护着他了!你们瞒神弄鬼的,打量我都不知道呢!等我捞回本儿来再说。”说着,一径去了。

这段儿把晴雯写得极妙,麝月则是“忙向镜中摆手儿”,这是个下意识的小动作,联系到《红楼梦》全书,相似的动作仿佛也出现过一次,那是在“王熙凤毒设相思局”一回中,贾瑞病重,跛足道人送来一面“正面反面皆可照人的镜子”,那贾瑞“想着,便将正面一照,只见凤姐站在里面点手儿叫他”,镜中居然有个美人儿,这还不可怕,怕的是“点手儿”几字。

跛足道人的镜子即为“风月宝鉴”,古汉语中“鉴”与“镜”通,《红楼梦》中的镜子,多已失去了“正衣冠”的通用功能,而是取“鉴”的含义,即通过参照而明察事物,一曰“点手儿”,一曰“摆手儿”,互相映照,犹如两面,颇为耐人寻味。

大约还有一二处,此处就不再赘述了,假如上述都是真的,也就是麝月实则履行了“风月宝鉴”的功能,那么她的身世不可考,也就不足为奇了,既然如此,从她身上照见的,又会是什么呢?

2、花签荼靡花

关于麝月另外一件非常紧要之事,自然是将近前八十回末“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一回中“占花名儿”一事,在宝钗、探春、李纨、湘云之后,麝月掣出一签即“开到荼靡花事了”,宝玉觉得不好,偷偷将签儿藏了。关于“荼靡花”的含义,著述颇丰,无非是宝玉出家,麝月则是陪伴他做完红楼最后一梦的人物等等,并无异议,因此不再多说,但是在这里,倒是想要用“荼靡花”引出书中另外一个重要人物来。

荼靡又名佛见笑、空心泡、酴醿等,是春季最后盛放的花,在佛义中有分离的表征,历来诗人多有歌咏,如方岳“要护荼蘼继牡丹”,洪咨夔“野荼靡发牡丹开”,张扩“却道有,荼靡牡丹时候”,欧阳修“更值牡丹开欲遍,酴醿压架清香散”,等等。因同为谷雨节气的花信风,是以荼靡总是与牡丹并称、相伴,而在群芳夜宴中,掣出牡丹一签的正是薛宝钗,众人都笑说宝钗:“巧得很!你也原配牡丹花。”宝钗和麝月,佚文中的一妻一妾,都说袭人是“钗副”,但麝月才是陪伴牡丹花的那一个。

话说到此处应该就够了,或者不妨再回到贾政带着宝玉游大观园题咏一节,宝玉为蘅芜院题的对联正是“睡足荼靡梦亦香”,“荼靡”在这里再一次抢镜。不止如此,同样在蘅芜院,一众清客相公为凑贾政之趣,纷纷题联以颜其额,其中就有“麝兰芳霭斜阳院,杜若香飘明月洲”一句,上联一个“麝”,下联一个“月”,以麝月来配蘅芜院。当然,众清客深谙世故,早知贾政有意要试宝玉的才情,故此只将些俗套敷衍,也是有的,果然如此,就将这段归入“胡说八道”一流,那也是可以的。

不过,袭人嫁人后,告诫宝玉“好歹留着麝月”,因此她才得以成为陪伴在宝玉身边的最后一位女儿,从始至终,共过富贵,也经历过磨难,见证了贾府的兴衰成败,个人命运的荣辱变化,应该是确凿无疑的,而程高续书中几乎不再提及麝月,显然是错的,而且错得很离谱。

3、麝月和晴雯及其他

麝月的脾气秉性都与袭人相似,仿佛是袭人的一个影子,连宝玉都说她“公然又是一个袭人”,但除了怡红院众丫头的群戏,麝月却总是与晴雯相对出现。晴麝对立,大概是因为晴雯有“情”,而麝月乃是“风月宝鉴”,所以必然是无情的,有麝月在,晴雯终究难逃风月宝鉴的反面,故此晴麝两不相容,但又可以互相映衬,二水分流。

书中凡有晴雯的重头戏,经常都少不得麝月。“晴雯撕扇”,历来为人津津乐道、喜闻乐见,这一场戏的主角自然是宝玉和晴雯,但别忘了出场人物中还有一个麝月,晴雯撕的,正是麝月的扇子。麝月心思单纯厚道,但并不木讷,把她惹得急了,也会数落晴雯“造孽”、“死不拣好日子”,脏话频出、精彩纷呈,大观园的女儿中,说到口才好的,一是小红,一是晴雯,恐怕还要再加上一个麝月。尽管如此,但晴雯隔肢芳官是麝月给按着,晴雯打坠儿又是她帮着拉开,及至后来的“病补孔雀裘”,整晚随侍左右,帮忙拈线的,又是只有麝月一人。晴雯号称“爆炭”,但她亦是知恩图报之人,对于贾母,赖大家的,还有宝玉的知遇之恩一直非常感念,对于麝月的真诚友谊也很领情。

麝月的脾气秉性颇肖袭人,但在性情上,却与晴雯近似,算是集二人之美,陈其泰在《桐花凤阁评红楼梦辑录》中也评价道:“写麝月自有麝月体段,不是袭人,亦不是晴雯,却兼有两人之才。”但有一样,晴雯是贾府的奴才赖大花了银子买来的,算是“奴才中的奴才”,但一旦晋升“副小姐”,好日子过久了,就以为这种富丽繁华可以长久,例如,麝月因为身量不如她,请她将穿衣镜的套子放下来,她坐在熏笼边上不动弹,只说道:“等你们都去净了,我再动不迟。有你们一日,我且受用一日。”谁知一语成谶,最后真落了个连冷茶都喝不上的境地,也只有麝月这样的,做人不忘本,不显山露水,只管默默地旁观一切,方能陪伴宝玉直到最后。

这里有必要再提及一个人物,檀云,此人曾做过宝玉的丫环,书中有简单提及,但后来便不见了。类似这样的人物《红楼梦》中还有,如茜雪,然而在鸳鸯拒婚一段中,她曾说过“死了的可人和金钏,去了的茜雪,连上你我,这十来个人,从小儿什么话儿不说”这样的话,总算略微交代了茜雪的去处,而檀云则是属于“写着写着就没了”的。之所以有必要提及此人,是因为从字义上看,“麝月”和“檀云”原应是一对的,如前文所述,宝玉撰写的两篇提到“麝月”的文章中,也分别都写到了“檀云”,有兴趣的读者不妨翻阅前文,在这里檀云意指“梳子”,亦与麝月的“镜子”相对。

写到这里本来应该结束了,又偶然翻到一本名叫《红楼梦补》的书,乃清人归锄子所撰,在《红楼梦》的众多续书中似乎比其他略有提高,里面有一段宝玉和麝月关于镜子的对话,特抄录如下,不是作为什么“佐证”,博君一笑而已。

(宝玉)从蘅芜苑来到潇湘馆,黛玉尚未起身,便到麝月屋里,见麝月正对着镜子梳头。宝玉放轻脚步走到背后站着,镜子里已照出两个人脸儿。麝月只管梳他头,并不回过脸来。宝玉便走到他面前向桌上拿起篦箕道:“多时不与你篦头了。”麝月便伸手过去把篦箕夺下,道:“如今可再不敢劳动二爷了。”宝玉道:“为什么如今不要我篦头了?”麝月带笑不笑的说道:“二爷爱弄这些,新的旧的要篦头的人还不少。”宝玉道:“你才在镜子里瞧见了我,为什么不理我?”麝月道:“我没瞧见。”宝玉笑道:“镜子里明明有我,怎么你瞧不见?”麝月道:“我这面镜子是黑的了,镜子里的二爷我就瞧不见。”宝玉道:“黑了为什么不拿去明一明?”麝月道:“不是镜子黑,是我这个人黑了,对照过去,连镜子都昏暗了。”宝玉听说麝月的话来,便道:“你别性急,少不得园子里头的镜子还要叫他明出几面来就是了。今儿请老太太到半仙阁去赏梅,你也跟着奶奶去闹热一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