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中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红楼梦》中舌尖上的人性:牙尖齿利舌恶毒 争宠斗狠心刻薄 ...

2020-9-8 10:32| 发布者: linda92| 查看: 120| 评论: 0|原作者: 康天杰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舌尖上不只展示一个人的说话艺术,也尽显着人情人性。“毒舌”如同一根针锥,锋利尖锐,突然间刺入肌骨,痛彻心扉,让人感受到人性的恶,人心的险,人情的薄。

《红楼梦》中贾府就是一个复杂的社会,主子奴才,人物众多,明争暗斗,各怀心事,乱纷纷你方唱罢我登场,尽情演绎着自己的爱恨情仇,喜怒哀乐。里面的一些小人物,他们戏份不多,却心存刻薄,牙尖齿利,各怀心腹事,尽在言语中,把“毒舌”演绎的淋漓尽致。通过他们的“毒舌”,我们感受到小人物的可怜可悲,可恨可叹。

秋纹:无故发威为争宠

秋纹虽也是贾宝玉的大丫鬟,她在怡红院的存在感并不强。她踏实心细不如袭人,聪明能干不如晴雯,可她的势利眼富贵心却很强,是《红楼梦》诸女孩中为数不多的让人讨厌的女子。

二十四回中她辱骂小红的话很是无厘头,特别刺耳,特别让人厌烦:

“秋纹听了,兜脸啐了一口,骂道:‘没脸的下流东西!正经叫你去催水去,你说有事,倒叫我们去,你可等着做这个巧宗儿。一里一里的,这不上来了。难道我们到跟不上你了?你也拿镜子照照,配递茶递水不配!’”

这段文字动作感强,语言极尽挖苦打击之能事,实在是一副生动的强词夺理取闹图。

这之前怡红院的氛围还是温馨欢快的。小红第一次给宝玉倒茶,引起了宝玉的注意,秋纹和碧痕二人去打洗澡水,“嘻嘻哈哈的说笑着进来”,小红很有眼色的忙迎出来接水。

秋纹为何突然翻脸辱骂小红呢?原因很简单,就是见不得女孩子和宝玉单独在一起。她骂小红“没脸的下流东西”,她自己更为没有脸面,更为下流。她把递茶递水看成“巧宗儿”,并且认为只有她这一类人才能干。自己就是丫鬟奴才,又把奴才分成三六九等,还自认为高别人一等。她让小红“镜子照照,配递茶递水不配”,暴露出来的是她的自私与狭隘。

秋纹骂小红的根子在于“一里一里的,这不上来了”吗?她怕更多女孩子接近宝玉,得到宝玉喜爱,自己跟不上她们,受到冷落。她自身没有安全感,缺乏自信,就靠踩踏别人来抬高自己,这也是小人物的可怜可悲。

小红也的确比秋纹有才干和眼界。她给宝玉倒茶就是有“要在宝玉面前现弄现弄”之意,引起宝玉注意。但她很快就意识到:“谁守谁一辈子呢?不过三年五载,各人干各人的去了。那时谁还管谁呢?”她借给王熙凤传话的机会,得到凤姐的赏识,又留心经营和贾芸的关系,得到了一份爱情。

一个有才干有眼界又有心的人,运气总不会太差,小红应该是《红楼梦》众多女孩中为数不多的结局较好的一个。秋纹只会逞“毒舌”之快,刻薄碾压小圈子里的人,殊不知“开到荼蘼花事了”,这个圈子最终要烟消云散,自己会孤独无奈出局。

何婆子:利欲熏心出恶言

五十八五十九回,在重点写藕官芳官莺儿等人时,还写了何婆子姊妹姑嫂等三人。她们做法不同,一样肚肠,都是被钱物糊涂了心的小市侩。何婆子骂干女儿芳官和亲女儿春燕的话,用语恶毒,粗俗可憎,既无亲情,亦少人性,活脱脱一个泼妇形象。

何婆子是芳官的干娘,收管着芳官的月钱,自然要照顾芳官的生活。在给芳官洗头时,她先叫亲女儿洗,拿剩水给芳官用。性格桀骜的芳官当然不干,和她理论,她就恼羞成怒的骂芳官:

“不识抬举的东西!怪不得人人说戏子没一个好缠的。凭你甚么好人,入了这一行,都弄坏了。这一点子小崽子,也挑幺挑六,咸嘴淡舌,咬群的骡子似的!”

自己贪便宜处事不公,还骂别人不识抬举。她的理论就是,用别人的钱买条鱼,自己吃完鱼肉,把鱼骨鱼刺赏赐给人,那人非但不能有怨言,还要欢天喜地表示感谢,这才叫识抬举。

她骂芳官“没良心,花掰我克扣你的钱”,她没想想,“克扣钱”是事实,不是“花掰”。明明是自己为老不尊,自私自利,失掉了良心,还大言不惭骂别人没良心,她的厚颜无耻让人无语。

她还一竿子打落一个行业。说芳官不好,小小年纪就如此难缠,是唱戏这一行业让她变坏的。好像她不是唱戏的,就是个好人,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贪占别人的月钱,就可以任意作践人。

何婆子骂女儿春燕是芳官事件的延续。春燕姑母看到莺儿等人用柳枝鲜花编花篮,心中不爽,又不敢发作,就把气撒到春燕身上,说春燕顶撞她,不服管教。何婆子也正为芳官的事生气,就指桑骂槐,一段恶毒的语言脱口而出:

“小娼妇,你能上去了几年?你也跟那起轻狂浪小妇学,怎么就管不得你们了?干的我管不得,你是我自己生出来的,难道也不敢管你不成!既是你们这起蹄子到的去的地方我到不去,你就该死在那里伺侯,又跑出来浪汉!”

母亲骂女儿两句也属正常,但语言如此不堪入耳实属少见。“小娼妇”“蹄子”“跑出来浪汉子”绝对不应该是母亲说女儿的话。他是要借春燕发泄对芳官晴雯等人的不满,但用语如此粗俗恶毒,也足以令人侧目。

很多时候,人的心胸不是越活越大,而是越活越小,内心一旦被物欲盛满,就会失去人性亲情,变得丑陋不堪,面目可憎。何婆子等人就是被物欲熏染从珍珠变成鱼眼睛的。

莲花儿:口无遮拦多轻狂

六十一回中有一段司棋大闹小厨房的描写,这是贾府奴才间矛盾的外化。这个事件的推波助澜者是小丫鬟莲花儿,她年少轻狂,一张“毒舌”毫无遮拦,痛快了自己的嘴,激化了双方矛盾。

莲花儿替迎春的大丫鬟司棋要一碗蒸鸡蛋,小厨房总管柳家媳妇不愿意做。这中间没有绝对的是非,柳家的长了一双势利眼,司棋要吃要喝一直摆副小姐的谱。莲花儿若心态平和言辞委婉和软些,就可能缓和双方矛盾,避免一场冲突。就像平儿一样,巧妙遮掩小丫头坠儿偷虾须镯一事,保全了很多人的体面,处理得很是智慧。

莲花儿则为双方矛盾加了把火。她一开始说柳家媳妇做的豆腐是馊的,还可以理解,动手在厨房乱翻,就有点过火,翻出鸡蛋后短短的几句话,可见她不是个省事人:

“这不是?你就这么利害!吃的是主子的,我们的分例,你为什么心疼?又不是你下的蛋,怕人吃了。”

一个小姑娘,面对可以做自己长辈的柳家媳妇,说这样的话显得过于尖酸刻薄。随着柳家媳妇的回击,莲花儿由传话人变成了事端挑起人,她又在司棋那里添油加醋,最终导致司棋大闹小厨房。后来她又揭发小厨房藏有玫瑰露,把大观园很多人都牵连进来。

小姑娘也许是太孩子气了,也许是经历的太少,缺乏必要的城府和稳重,她不知道,奴才间的争斗最终没有赢家,给双方带来的都是伤害。平儿是聪明的,她说:“大事化为小事,小事化为没事,方是兴旺之家。要是一点子小事,便扬铃打鼓乱折腾起来,不成道理。”

这个道理莲花儿不懂,很多人也不懂,因此才有一碗鸡蛋羹这样的小事,就闹出很多悲剧。“毒舌”实在是可怕的!

王善保家的:心底阴暗诽谤生

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是个心底阴暗的人,她一张“毒舌”,损人终害己,可悲又可耻。

借着绣春囊事件,她在王夫人面前大说园子里丫鬟的坏话,特别是对晴雯的诽谤,极其阴险卑劣:

“别的都还罢了。太太不知道,一个宝玉屋里的晴雯,那丫头仗着他生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的像个西施的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掐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他就立起两个骚眼睛来骂人,妖妖调调,大不成个体统。”

王善保家的这谗言进的既准又狠。她深知王夫人最关注宝玉,最怕有人带坏了宝玉,最讨厌长得标致能说会道的女孩子,她就专门拣王夫人痛恨的说,并趁机挑唆抄检大观园。

她的谗言直接导致晴雯被王夫人责骂,带着病被赶出大观园,很快死去。“毒舌”就是杀人的刀剑,王善保家的可恨之处在于为了自己获得所谓的一点尊重,就举起刀剑到处乱砍,全没想过给人造成多深的伤害。自身阴暗猥琐,心没成算行事可笑,还要希图别人尊重,就如沐猴而冠,终难成人。

她始料未及的是,抄检大观园抄出了她外孙女司棋的私情,要打别人脸,先打了自己的嘴。可惜了司棋这个刚烈的姑娘被赶出大观园,为情而死,她的外祖母竟是始作俑者。

小人物本就卑微如草芥,若不能有颗草芥般随遇而的心,就难免会鼓动唇舌搬弄是非,可能一时也争得风光,最终却只是为人作嫁,荒唐可笑,可怜可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