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中医

 找回密码
 加入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红楼梦》:这两个字,改变了贾蔷的命运!

2021-9-7 09:31| 发布者: linda92| 查看: 130| 评论: 0|原作者: 水云初静

贾蔷出身很高,是宁国府正派玄孙,可惜的是父母早亡,自幼就成了孤儿,幸运的是贾珍对他疼爱有加,视若己出。因而,贾蔷的生活和贾蓉并无二致,一样的锦衣玉食,纨绔风流。

1

贾蔷第一次出场就是打抱不平来的,和金庸小说中“路见不平,拔刀而起”不同,贾蔷用的是心计,玩的是“暗中相助”。

书中写贾蔷生的比贾蓉还风流俊俏,且“外相既美,内性又聪明”,他假装去厕所的功夫,就“挑唆”的茗烟大闹了学堂,为宝玉争回了面子。

眼见秦钟被欺负,贾蔷也想立马跳将出来,但又忖度一番,想欺负人的金荣和薛蟠相好,自己若是出头相助秦钟,难免间接得罪了薛蟠。若是不管,又觉对不起贾蓉。

想毕,贾蔷的“内性聪明”发挥了作用,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出去对宝玉的小厮茗烟如此这般一说,茗烟一听居然有人敢欺负他爷宝玉,这是翻了天了,于是抄起一根门闩杀将过去,于是《红楼梦》变成了《侠客行》。

贾蔷一计得成,既不致于得罪金荣及薛蟠,又帮秦钟出了气。只是如此行事不够光明磊落,又兼曹公有言在先,说贾蔷来上学不过应个名儿,掩人眼目而已,背地里仍是斗鸡走狗,赏花玩柳,仗着上有贾珍溺爱,下有贾蓉匡助,合族人等竟无人敢惹。

因而,在读者心中,贾蔷的印象和贾府一干“下流胚子”的爷们儿并无二致。

好在贾蔷的聪明只是用“歪”了,并没有用来害人,铸成大错。

2

贾瑞垂涎凤姐的美貌,自从在宁国府的会芳园中“无意”邂逅,凤姐的“仙资”便刻在了他的心里,凤姐一而再地诱惑诓骗于他,无奈色迷心窍,贾瑞再想不到是凤姐耍他,在荣国府的穿堂里喝了一夜寒冬的西北风后,仍执迷不悟,终于引得“具菩萨心肠”(脂批语)的凤姐“金刚怒目”了。

她调派了一兵一将,在现场抓住了色心病狂的贾瑞,这一兵一将,一个是贾蓉,另一个就是贾蔷。

那还是一个寒风刺骨的冬夜,时间大概不算晚,但是古代除节日外,没有丰富的夜生活,阖府上下都早早闭了门,关了灯,只有贾瑞躲在一间小黑屋里,望眼欲穿地等待着凤姐的降临。

终于,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暗夜里一个黑魅魅的人影推门而入,正怕凤姐不来的贾瑞意定来人是凤姐,猫扑鼠一般上来抱住便亲。

忽然,外面灯光一闪,有人喊:“谁在屋里?”随声进来一人,确是贾蔷,炕上那人也实在忍不住笑起来,原来是贾蓉,披了凤姐的衣服假扮她而来。

贾瑞臊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待要溜,蓉蔷二人岂肯放他!少不得在两位晚辈面前千声万声告饶,二人方答应不去告诉王夫人,但有个条件是给每人写一张欠条。

纸笔现成,连理由都为他想好了,“就写赌钱输了,借了头家若干两银子。”贾瑞无奈只得照做,更可怜可笑的是这两人得了欠条,并没有放走他,反而又假充好人,让他躲在一屋檐下,谁知上面竟有一桶尿粪直泼下来,正浇了贾瑞满头满身。这时,贾蔷才跑来叫他,说哨探清楚了,现在没人快跑!贾瑞才如得了命般三步两步从后门跑了。

读到这里,真为这场戏的导演叫绝,剧情、台词、演员都超级好看,但这导演是谁呢?

小说虽写的是凤姐派兵遣将,是主帅,但根据“闹学堂”一回来看,贾蔷绝对是当仁不让的编辑兼导演。

排兵布阵堪称教科书级“整人版”,先是诱敌深入,再是击溃对方心理防线,接着趁机敲诈勒索,最后还说自己把贾瑞放了是“担着好大的干系”,卖了个好大的人情给贾瑞。而贾瑞呢,只想明白了原来是王熙凤要整他,却绝不会想到谋划者有可能是“内性聪明”的贾蔷。

只是这一次贾蔷的“聪明”却间接害死了贾瑞,真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为我而死”了。

3

若是曹公按此思路一直写下去,贾蔷也就是再为整个红楼添了“斗鸡走狗,赏花玩柳”的纨绔子弟一枚,谁知曹公写着写着,可能觉得整个贾府中的“渣男”太多了,于是笔锋一转,最后定给贾蔷的竟是“深情男主”的人设。

这个夏天伊始,端午节前后发生了好多大事件:黛玉和宝玉大闹一场刚和好,宝钗“借扇”狠狠敲打了宝玉,死了金钏儿,忠顺王府的人来要蒋雨涵,最终导致宝玉被父亲贾政大棒毒打一顿,在家养病,闭门不出。

可宝玉的棒疮稍稍好了一点儿,就又不安分起来,实在无聊,只得读茗烟偷偷弄来的“淫词艳曲”,读到《牡丹亭》,单看文字,觉得不过瘾,因想起梨香院的小戏子龄官唱得最好,便来找龄官。

令宝玉大感意外,疑惑不解的是自己一向受女孩子欢迎,很多小丫头为了能和自己说一句话,能为自己倒一杯茶费尽心机,这龄官却躲自己犹躲“色狼”。他刚一坐到龄官的床上,龄官立即触电般起来躲开,说嗓子哑了,前几天娘娘传进宫去唱,还没唱呢。

宝玉不觉怔住,想自己何曾受过这等厌弃,不禁仔细打量起龄官来,才发现正是那日大雨下蔷薇架旁划“蔷”的女孩子。宝玉“热脸贴了冷屁股”,落了个大没趣,只得讪讪地出来了。

外面的小戏子宝官也纳闷,问知原因,说:“只略等一等,蔷二爷来了,他叫她唱是必唱的。”宝玉不解其意,问贾蔷去哪儿了,宝官说必是龄官想要什么东西,他去变弄去了。说着,只见贾蔷提着一个雀儿笼来了,见了宝玉,只得站住,边回答宝玉的问话边往龄官房里走。

宝玉好奇心起,也忘了来是为了听曲子的了,只想看看贾蔷和龄官之间是怎样的光景。

但见贾蔷满脸赔笑对龄官说要她起来,他为她买来了好玩儿的玩意儿,是个会演戏的雀儿,拿些谷子哄着想让它就在戏台上乱串,活像个“雀儿戏子”。别的女孩子看了都说“有趣”,唯独龄官冷笑两声,赌气仍睡去了。

贾蔷以为他不喜欢,只管赔笑问她好不好,龄官却说这是拿雀儿取笑她也是供别人玩耍的东西。贾蔷一听,恍然大悟,连忙把雀儿放了生,还一个劲儿骂自己“脂油蒙了心”,简直就是猪脑子,竟没想到这一层。

不得不说,贾蔷这一次的聪明的确用错了地方,但是爱令智昏,这也看出贾蔷对龄官是真爱,且用情至深。

龄官又说自己今日又咳了血,竟不如那个雀儿窝里还有个老雀儿等它,自己却是无父无母无人管无人疼,贾蔷赶忙说再去请大夫,龄官偏赌气说:“这大毒日头底下,你就是叫来了,我也不瞧。”

二人一来一往,竟把个宝玉看得呆了:这镜头,分明是他和黛玉的日常重现!他此时才领会了那日划“蔷”的深意——原来这龄官分明是又一个黛玉,可惜那个宝哥哥叫“贾蔷”。

记得元春省亲时,元春喜欢龄官,让她多唱两出,作为戏班班主的贾蔷让她唱《游园》、《惊梦》二出,龄官因为不是自己的拿手戏,非要唱《相约》、《相骂》两出颇不应景的戏。贾蔷扭她不过,只得答应了。

要知道,若是元春不喜欢,那可是“欺君之罪”,贾蔷竟然敢如此胆大冒险,原因无他,因为爱情。

因为爱情,贾蔷成了除宝玉外,最受欢迎的红楼爷们儿。只是可惜,红楼未完,龄官最后的结局不得而知:有人说她如愿和贾蔷结成夫妻,离开贾府,双宿双飞,过起了平凡的生活;有人说贾蔷毕竟是宁府嫡派玄孙,家族断不容许他娶一个戏子为妻,且龄官有吐血之症,必会因“爱而不能”早夭身亡。

其实,无论结果如何,毋庸置疑的是龄官拥有过当时大多数女子都不能拥有的真挚爱情,在最美的年华遇到了最爱她的人,这样的生命,无论长短,对龄官来说都是完整的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马氏温灸|小儿推拿|红枣商社|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