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中医

 找回密码
 加入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的真正目的,不是为了报恩,而是……

2021-12-27 14:43| 发布者: linda92| 查看: 157| 评论: 0|原作者: 祢豆豆酱

第6回,秋尽冬初,天气冷将上来,刘姥姥家因没钱过冬正犯愁。家人们一合计,想起可以去投奔曾同自家连过宗的贾府二太太王夫人。事不宜迟,刘姥姥第二天天没亮就出门了。

结果大家都知道,王熙凤接济了刘姥姥20两银子,让她心满意足地回家了。按理说,贾府是自家的救命恩人,第二年庄稼一有了收成刘姥姥就该来贾府谢恩了,但奇怪的是,她二进府却在多年后的第39回。

刘姥姥两次进贾府,为什么中间隔这么久?是身体不好不方便走动,还是刘姥姥嘴里说的“早要来请姑奶奶的安,看姑奶奶来的,因为庄家忙”,所以抽不出空呢?其实都不是,真正的原因藏在乌进孝的话里——年成不好。可即便如此,刘姥姥还是带着“孝敬”来了,只是谁能想到,“孝敬”背后藏着刘姥姥“打抽丰”的本来目的。

极端气候下的老百姓

第53回腊月的一天,宁国府上上下下正打扫卫生、收拾供器,为迎接新年做准备。正忙着,有小厮进来回贾珍:“黑山村乌庄头来了。”

乌进孝是宁国府八九个田地庄子这项银子产业的负责人,每年过年前都得来交帐,今年比往年晚了几天。

刚进门,乌进孝就先给贾珍递了份禀帖,报告了今年的收成情况,从单子上写的五花八门的食物种类看,很多人可能会先入为主地认为今年收成不错,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贾珍抱怨说:“这够作什么的?真真是又教别过年了。”

一听这话,乌进孝忙解释:“今年年成实在不好。从三月下雨起,接接连连直到八月,竟没有一连晴过五日。九月里一场碗大的雹子,方近一千三百里地,连人带房并牲口粮食,打伤了上千上万的,所以才这样。小的并不敢说谎。”

原来这一年来,天有不测风云,极端天气频出,大大影响了土地收成。而且不止宁国府的那几个庄子遭了殃,连荣国府的庄子也未能幸免。

乌进孝说:“爷的这地方还算好呢!我兄弟离我那里只一百多地,谁知竟又大差了。他现管着那府里八处庄地,比爷这边多着几倍,今年也只这些东西,不过多二三千银子,也是有饥荒打呢。”

但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从贾珍的话“今年你这老货又来打擂台来了”“真真是又教别过年了”,可以知道,乌进孝不是第一次来“打擂台”了,很可能去年或者前年也是如此。

看来,收成艰难是近几年普遍存在的状况,只是住在深宅大院的这些老爷太太们不知道罢了。堂堂国公府都开始渐露疲态、今时不同往日,那那些只能靠老天爷赏饭吃的老百姓——比如刘姥姥——的情况又会好到哪里去呢?

比乌进孝进宁国府提前了四个月,八月份刘姥姥带着孙子走进了荣国府,这也是她多年后第二次进贾府。与第一次不同,刘姥姥此行的目的似乎并不是诉苦,而是报恩。

刘姥姥再进贾府没有空手而来,带了两口袋自家种的新鲜瓜果蔬菜。“好容易今年多打了两石粮食,瓜果菜蔬也丰盛。这是头一起摘下来的,并没敢卖呢,留的尖儿孝敬姑奶奶、姑娘们尝尝。”

“好容易”三个字道出了刘姥姥一家这几年的不容易,这话也会让我们读者觉得,前几年他们家可能连多打两石粮食都做不到,所以也没多余的拿得出手的东西来孝敬,以至于二进贾府被耽搁到了几年后。

但事实真是如此吗?“孝敬”真的是刘姥姥此番进府的最终目的吗?

名为报恩,实为“打抽丰”

从乌进孝的话可以知道,这几年“年成不好”,“今年”尤其如此。别人家要么是在闹旱涝,要么是在闹饥荒,粮食大减产,而刘姥姥家却瓜果蔬菜丰富,还有多余的用来孝敬恩人,确实有点奇怪。

不过也正是刘姥姥的此番“穷心”,让她投了王熙凤和贾母的缘,在贾家住了下来,并赶上了一个饭局。

第四十回,贾母在大观园摆酒给史湘云的螃蟹宴还席,当天刘姥姥用智慧又戏谑的社交方式逗笑了一屋子人,但席间,刘姥姥时不时会冒出一些让人细思而尴尬的话。

沁芳亭上,贾母问她这园子好不好?刘姥姥说“怎么也得有人也照着这个园子画一张,我带了家去”;潇湘馆中,贾母介绍软烟罗可以用来糊窗户,刘姥姥说“我们想他作衣裳还不能”;晓翠堂里吃早饭,刘姥姥的鸽子蛋掉了,她叹气“一两银子,也没听见个响声儿就没了”;藕香榭上行酒令,被罚喝完十个大木杯酒的刘姥姥说,“把这大杯收着,我带了家去慢慢的吃罢”;酒后吃点心,刘姥姥见它长得好看,又说“我又爱吃,又舍不得吃,包些家去,给他们做花样子倒好”……

从这些对话里不难看出,刘姥姥使用“家去”这个词相当频繁,无时无刻不透露着索取。

如果刘姥姥家今年真的丰收,而她还一个劲儿地向恩人家要这要那,无疑显得过分贪婪,我也觉得情况并非如此。真实的情况更可能是以下两种:

要么刘姥姥在“丰收”这件事上说了谎,要么就是她家确实比往年“多打了两石粮食”,但依旧过得很艰难。

无论哪种情况,刘姥姥此番前来的目的都不会简单,名义上虽然说成是“孝敬”,暗地里还是为日子越来越难过,来“打抽丰”。

这从刘姥姥临走前,平儿转述王夫人的话可见一斑。“这两包,每包里头五十两,共是一百两,是太太给的,叫你拿去,或者作个小本买卖,或者置几亩地,以后再别求亲靠友的。”

面对如此明显来“求亲靠友”的刘姥姥,书里的人其实都看出来了,所以事后林黛玉才会形容她“母蝗虫”,薛宝钗才会附和“这三字,把昨儿那些行景都现出来了”,众人才会听后大笑而不反驳。

此前听人就“母蝗虫”批评林黛玉,说她:“侯门小姐们不懂民间疾苦,轻视刘姥姥这样的劳动人民。”

我觉得那是他没有读懂刘姥姥。灾年之下,刘姥姥们尚且还有个有钱的“亲戚”可以偶尔揩揩油,那些无依无靠、只能靠自己的劳动人民,才是真正值得同情的可怜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