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中医

 找回密码
 加入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桃花行》原是一曲凄婉绵长的告别

2022-11-1 16:56| 发布者: linda92| 查看: 183| 评论: 0|原作者: 水溶

大观园里的闺阁诗翁中,黛玉虽是个中翘楚,有机会也乐呈才藻。但她天性喜散不喜聚,前几次姊妹们起社作诗即景联句,她都是应邀而来,并不是牵头人。

暌隔一年后,黛玉因其一首《桃花行》被众人推举为社主,重建桃花社。然而桃花诗社又因贾府杂冗所阻一再耽搁,并没有留下诸位诗翁的桃花诗,林妹妹的《桃花行》便是唯一切题应景之作了。

桃花社起的前情是凤姐病了,太妃薨了,李纨、探春料理家务不得闲暇,多愁善感的宝玉因冷遁了柳湘莲,剑刎了尤小妹,金逝了尤二姐,气病了柳五儿,连连接接,闲愁胡恨,一重不了一重添。弄得情色若痴,语言常乱,似染怔忡之疾。

所以尽管是万物逢春,皆主生盛的时节,贾府诸人却难见喜色,忙冗的忙冗,生病的生病,怨艾的怨艾,并无人有作诗的闲情逸致。等到大家终于摆脱了应酬不暇的俗事,可以放松下来作诗了,已是暮春时节,可桃花尽谢。

幸而柳色尚新,拟咏柳絮便成了主题。可惜除了宝姐姐还在遥思“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美梦,其余人的填词都是潜哀凄恻,各怀悲音。宝琴待嫁,湘云订亲,香菱还家,李纹李绮也纷纷离去,一时离散之意弥漫在大观园中。

难道是没有螃蟹佐味,没有鹿肉熏染,作出的诗词就失了生机趣味么?实则是大家内心或多或少感受到了家族穷途末路的窘境,姐妹分离在即的无奈。

再看黛玉写的《桃花行》,与其说是让人闻之落泪的一缕哀音,不如说是一曲凄婉绵长的告别。

桃花帘外东风软,桃花帘内晨妆懒。帘外桃花帘内人,人与桃花隔不远。东风有意揭帘栊,花欲窥人帘不卷。桃花帘外开仍旧,帘中人比桃花瘦。

阻隔桃花与人的仅仅是一道帘子,偏偏轻软的东风无论如何挣挫都揭不开帘栊,纵是花爱人颜,人怜花意,人与花也只能两厢长泣,相思相望不相亲。

闺阁中的少女有意冲破桎梏去亲近春色,帘外的桃花也想要窥看少女的面容,奈何帘栊无情。帘栊之外一个寂寞独自开,帘栊之中一个消得人憔悴。

花解怜人花也愁,隔帘消息风吹透。风透湘帘花满庭,庭前春色倍伤情。闲苔院落门空掩,斜日栏杆人自凭。凭栏人向东风泣,茜裙偷傍桃花立。

花解人之语,人怜花轻愁。人亦如花,是挚爱鸳侣;花亦如人,是红颜知音。尽管春景如斯美丽,却因为花开不同赏,庭前景伤情。寂寥蔓延到门前闲苔,落日斜照下凭栏孑立抛珠洒泪,也只敢将茜色裙在桃花边偷偷依傍。

桃花桃叶乱纷纷,花绽新红叶凝碧。雾裹烟封一万株,烘楼照壁红模糊。天机烧破鸳鸯锦,春酣欲醒移珊枕。侍女金盆进水来,香泉影蘸胭脂冷。

花红叶碧,桃花灼灼,如烘楼照壁,天机烧锦,看得人泪眼婆娑,只剩模糊一片红。照影慵妆懒,香泉胭脂冷,一边是花叶纷乱乱,一边是人心灰意懒。

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泪;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飞人倦易黄昏。

胭脂、桃花、人之血泪,都是鲜艳的红色。桃花命薄,亦如长泪易干。泪眼看花,泪干花凋。从晨至暮,不过一夕之间。人花两憔悴,花谢人心倦。

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栊空月痕!

杜鹃鸣归去,为春意收梢。春尽花也尽,人去雕栏空。那寂寞帘栊外,杳无花迹,空留冷月痕。

最后的伤悼之句,倾尽告别之言。恍如残泪湿帕,冷月叹息。

想当初黛玉的身体每况愈下,又常怀司马牛之叹。宝玉曾劝道:“你又自寻烦恼了。你瞧瞧,今年比旧年越发瘦了,你还不保养。每天好好的,你必是自寻烦恼,哭一会子,才算完了这一天的事。”黛玉拭泪道:“近来我只觉心酸,眼泪却象比旧年少了些的。心里只管酸痛,眼泪却不多。”宝玉道:“这是你哭惯了心里疑的,岂有眼泪会少的!”

殊不知,桃花再美,风华易逝。绛珠还泪泪已尽,分离聚合早前定。

宝玉一见《桃花行》便知是潇湘子稿,从来易被人哄骗的宝二爷,却无论旁人如何诱导歪曲,他都坚信此诗为林妹妹所作。诗文是一个人的心血灵魂,岂能模仿矫饰而成。但能让宝玉潸然泪下的佳作,却不肯称赞一句,要知道彼时的宝玉对黛玉的作品是何等推崇。

李纨评海棠诗,认为潇湘之诗终让蘅稿,当居第二。宝玉便说:蘅潇二首还要斟酌。菊花诗潇湘夺魁,宝玉喜的拍手叫“极是,极公道。”宝玉对黛玉的喜欢溢于言表呼之欲出,人尽皆知。

可此时面对黛玉这一首绝佳的《桃花行》,他却缄默不语。诗中流露的离丧哀戚之浓烈,让他悲不自胜,又担忧黛玉的沉疴难愈,痛缠心扉。他说不出一个“好”字,因为“好”即是“了”,意味着完结与分离。作为林黛玉的知音人,他隐约听到了挚爱告别的心声,却也如她一样“恨无力回天”。

遥想当日饯花之期,黛玉情痴葬花,宝玉恸倒山坡之上,试想林黛玉的花颜月貌,将来亦到无可寻觅之时,宁不心碎肠断!宝玉的心绪被凄恻哀伤的《葬花吟》所感染,想到的是红颜易老,芳踪难觅。而此时的宝玉历经了一系列的变故,思想逐步成熟,对黛玉的爱恋也越发深沉。

那时候的《葬花吟》中壅塞的不平之气和不屈不挠的孤傲之心,那些慷慨激烈的叩问,委屈愤懑的哭诉恰是黛玉的活力与生机。

如今的《桃花行》依旧悲戚动人,犹如蚌病成珠。余留凄凉自怜的伤心,情懒意怠的无奈,没有了执着与不甘,只有一句“纵为知己,侬何薄命”的长叹。

桃花易落的遗憾,红颜命薄的哀婉。这是黛玉最后一个春天,因是辞花之饯,告别之音,终究开不出第二朵新蕊,桃花诗社也终成泡影,慧心人可为一哭。而随之而来的柳絮词,不过是短暂的杨花萍聚,逃不过四散天涯的命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