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中医

 找回密码
 加入
微中医 首页 原创投稿 文学投稿 查看内容

细思恐极!!薛邢联姻是金玉良缘告罄后的“缓兵之计”

2022-11-1 16:59| 发布者: linda92| 查看: 188| 评论: 0|原作者: 水溶

在《红楼梦》中,有一位觅得良缘的幸运儿,那就是聪慧贞静,安贫守道的邢岫烟。

正因为她活得通透,超然如野鹤闲云,最终跳出了红颜薄命的悲运。但根据上下文本分析,邢岫烟与薛蝌两人的婚事也未必平顺无波,而是充满了各种变数。

在古代,婚姻是“合二姓之好”。然而日益没落的薛家与家道中落的邢家,这种组合形式,既不是繁盛中的强强联合,也不是贫贱中的守望相助。薛邢联姻恐怕只是金玉良缘告罄之后,薛姨妈退而求其次的“缓兵之计”。

促成邢薛联姻的动机不纯

薛姨妈代侄子薛蝌求娶邢岫烟,恰发生在“慧紫鹃情辞试忙玉”之后。宝玉为林妹妹要死要活地“疯”了一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金玉良缘”的筹谋已然告罄。

薛姨妈拖家带口地在贾府住了几年,眼见与贾府攀亲的希望破灭,又怎能甘心。既然亲姐姐王夫人这边走不通,身为商贾之家的主母薛姨妈就另辟蹊径,将主意打到了大房邢夫人身上。

邢夫人虽只是个填房夫人,娘家又落魄,但她毕竟是荣国府的长房长媳,地位名分在那里摆着。即便现下不能当家,待贾母百年之后,一旦长房二房分家,整个荣国府必然会回到她的掌控之中。

一开始薛姨妈就知道邢夫人无儿无女,身后无靠,只有个侄女邢岫烟还有几分人才。她看中邢岫烟有两个优点:性情端雅稳重,家境贫寒不失风骨。

最初薛姨妈面对邢岫烟这个“钗荆裙布的女儿,便欲说与薛蟠为妻。”

薛姨妈一心想与贾府联姻,女儿这边不行,就即刻想到了儿子。奈何她深知自家儿子行止浮奢拿不出手,就推出了家族中的还算优秀的薛蝌。

看薛姨妈为薛蟠和薛蝌挑选的妻子,一个是家财万贯的桂花夏家,一个荆钗布裙的女儿,这家世背景差别有点大。但仔细一想,又不难发现薛姨妈这位商户太太的精明之处。

夏金桂家的情况是“如今太爷也没了,只有老奶奶带着一个亲生的姑娘过活,也并没有哥儿兄弟,可惜他竟一门尽绝了。”夏家已经没了男性继承人,薛蟠娶了夏金桂等于是吃绝户,拿下了夏家的所有财产。而薛蝌娶了贫家女邢岫烟,既可以与贾府再搭上一层关系,又可以省掉一大笔聘嫁彩礼。薛姨妈如此敁敠思量,薛蝌与邢岫烟可不正是“一对天生地设的夫妻”么。

薛家送嫁背后的家族危机

薛姨妈这么着急与贾府联姻的一大原因,就是“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薛家已经不行了。

薛家分八房,除了薛蟠这一房外,薛蝌家也是失了主事的男主人。两个家庭的顶梁柱都没了,对家族的打击是巨大的。直接影响了儿女的婚事。

薛父在世时,已将女儿薛宝琴许配梅翰林之子为婚,可惜第二年他就撒手人寰。而待薛蝌、宝琴兄妹二人守孝除服之后,梅家见薛家没了男主人,人走茶凉,家族势力与当年不可同日而语,似有悔婚之意,迟迟不来下聘,又借机离京外任。

为防婚事有变,薛蝌兄妹便带着嫁妆上京来,一方面托赖薛姨妈周旋帮衬,另一方面投靠贾府,希冀早日作定了梅薛两家的婚事。

贾母也深知这一点,才乐得做顺水人情,一再抬举薛宝琴。让王夫人认她做干女儿,又是送凫靥裘表达喜爱眷顾之情,又是问她年庚八字是否婚配,这一系列的动作,既表达了贾母对宝玉宝钗“金玉良缘”的否定,也向梅翰林家传递了讯息:薛家再落魄,也是贾府的正经亲戚,有贾府在后面撑腰,万不可做背信弃义的事。

所以后文中一度隐匿不见的梅翰林也终于出场了,他开始与贾府走动,送宝玉礼物。看似是接受了薛宝琴这个儿媳的意思,却也未见三媒六聘走婚嫁流程。

除了家族中缺乏运筹帷幄的养家男人,薛家还面临着日趋严重的财务危机。当初薛蟠招惹了串戏的票友柳湘莲,遭了一通好打无脸见人,便想与家中当铺总揽事务的张德辉一起出门做生意。

彼时薛家尚不愁银子,宝钗还乐观地说:“哥哥果然要经历正事,正是好的了。他既说的名正言顺,妈就打谅着丢了八百一千银子,竟交与他试一试。横竖有伙计们帮着,也未必好意思哄骗他的。”

可惜,面对薛蟠这个糊涂的二世祖,“头一个惯喜送钱与人的”。即便能干的世仆不生谋财之心,那些与之攀交的人可不得逮住他“薅羊毛”。事实终将与宝钗期望的背道而驰。

细数薛家的收入来源,明文撰述的有皇家买办、棺材店、当铺等。

首先,薛蟠父亲死后,薛家旗下的总管、伙计人等,见薛蟠年轻不谙世事,便趁时拐骗起来,几处生意都被消耗鲸吞了。

其次,薛家虽为皇商,但承办的都是些宫花脂粉类的小玩意,利润有限。

再次,薛家自营的纸札香料寿材店利润虽有,但关税花销不少。

最后,年景欠佳,典当行中必然典当压仓的多,赎当生息的少,经营每况愈下不言而喻。

综上所述,薛家的钱财流失的速度犹如银瓶泻水,一去不复返。到最后当薛家母女意识到穷窘在睫的时候,情商高的宝姐姐,很多事就做不周全了。最典型的便是对邢岫妆饰的劝诫上。

宝钗见岫烟天冷还穿夹的,问了才知邢岫烟缺钱用当了冬衣。宝钗便让她拿了当票来,她帮忙悄悄取出来。若是薛家财务状况还不到岌岌可危的地步,以宝钗往日的大方行事,必然会送两身新衣给岫烟。为了亲近从弟媳妇,送衣裳鞋袜本就是现成的理由。然而宝钗眼下只能替岫烟赎当来应对寒冬。

岫烟安贫乐道,不卑不亢,不会逢人诉苦。让她主动去找宝钗求她帮忙,恐怕也是不会为之的。所以宝钗让她“打发小丫头悄悄的和我说去”,也及可能是场面话。

而后宝钗又因探春送的一块碧玉珮,便提点岫烟不该“富丽闲妆”,唯恐她思量薛家富贵,待嫁过去就有好日子过了。这是在给岫烟“打预防针”,薛家不比从前了,将来嫁过来也唯有勤谨持家,将就俭省了。

邢家人嫌贫爱富婪取彩礼

在贾母保媒之下,邢夫人见“薛家根基不错,且现今大富,薛蝌生得又好,且贾母硬作保山,将计就计便应了。”

邢夫人与王夫人这边的亲戚本就少来往,对薛家的财务状况可能还停留在多年前的“护官符”上,邢家人认为薛家位列四大家族,又是皇商,想必是大商巨贾中的石崇。能够靠侄女儿婚嫁捞一笔彩礼钱,对邢夫人而言是最大的利好消息。

原本邢岫烟家中原艰难,一无恒产二无房舍,举家上京是希望邢夫人与他们治房舍,帮盘缠的。然而在邢大舅的抱怨中得知,邢夫人当年为了嫁给贾赦做填房,把持着家中的所有家私,一应用度都是陪房王善保家的掌管。邢家人中除了邢夫人一个成了官太太,其余人都过得艰窘极了。

邢夫人爱财如命,对至亲骨肉都不肯均分家私,周济帮扶,可见她贪鄙之甚。摊上皇商薛家求亲,她必然不会放过索要彩礼的大好机会,势必敲一笔竹杠。

而薛姨妈这边囿于自家财务状况,不得不“吝”,却又好脸面,惯爱说场面话。曾说要请贾母赏雪,又得闻老太太心下不大爽,没敢惊动。然后就没有下文了。贾母追讨“谢媒钱”,薛姨妈也是笑着打哈哈:“纵抬了十万银子来,只怕不希罕。”后来到底是没给这笔钱。

邢夫人本就是左性愚犟之人,又两眼只看财势富贵,尤氏无奈接下了这桩苦差,惟有忖度邢夫人之意行事。所谓邢夫人之意无非多要彩礼罢了。

而薛家这边又有一位“口惠而实不至”的薛姨妈。可想而知,这姻亲双方为聘财章程可有好一番“商讨”。

精明的薛姨妈既能以巨额彩礼为饵,收买邢夫人让其支持“金玉良缘”;也可以用薛蝌之母身患痰症、与梅家婚期未定等借口,在薛邢二人的婚事上出尔反尔,反复不定,以逼迫邢夫人站队“金玉良缘”。

两家婚事由贾母作保山,尤氏协助上下张罗,薛姨妈“功成身退”便成了“无可无不可的人”。至于婚事最后成与不成,她都成功施展了金玉良缘的“缓兵之计”。

事实上,薛蝌与邢岫烟的婚事能成须有两个条件,一个是梅翰林之子与薛宝琴履约完婚,一个是宝玉与宝钗的金玉良姻能成。

所以宝钗才愁,“偏梅家又合家在任上,后年才进来。若是在这里,琴儿过去了,好再商议你这事。离了这里就完了。如今不先定了他妹妹的事,也断不敢先娶亲的。如今倒是一件难事。”

梅家若不娶宝琴,薛家相当于又失了一个助力,再无财力去张罗薛蝌的婚事。倘若梅家拖到后年,万一宝琴母亲熬不住病辞人世了,梅家恰好借守丧之故,推拒婚姻。

薛蝌与邢岫烟最后是否历经波折方喜结连理,由于《红楼梦》未完尚不得知,但是书中有写宝玉见杏花落而结子有感而发,或许就隐含了邢岫烟婚事的结局。

宝玉仰望杏子想起邢岫烟已择了夫婿一事,想到不过经年,岫烟未免乌发如银,红颜似槁了,因此流泪叹息。恰悲叹时,有雀儿飞来落于枝上乱啼。宝玉心想:“这雀儿必定是杏花正开时他曾来过,今见无花空有子叶,故也乱啼。这声韵必是啼哭之声,但不知明年再发时,这个雀儿可还记得飞到这里来与杏花一会了?”

文中有写“蝌岫二人前次途中皆曾有一面之遇,大约二人心中也皆如意。”,他们匆匆一见,良缘牵线目成心许。

但也可能如这雀儿见杏花一样,“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又或者邢岫烟最后嫁人生子,只是所嫁之人并非薛蝌。暌隔经年再见,却是“昔别卿未婚,儿女忽成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
  • 电话:0755-22670882
  • 邮箱:fu@weizy.cn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5号民企科技园3栋510
    微中医APP下载:
    关注公众号:
  • 微中医服务号
  • 每周一次信息推送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微中医创办于2014年,旨在借助互联网,让千万家庭了解中医、学习中医、感受中医之美,因为中医而更健康!中医是医学,是文化,也是哲学,希望微中医能为中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简版|小黑屋|排行|推广|金数据|跟师|微中医 ( 粤ICP备14026347号 )